政二代、星二代的貴族教育故事算成功嗎?從施明德女兒上常春藤名校談起

教養議題

成功的貴族教育故事有時是在腳下墊了好幾個箱子,所以才「比別人高」,沒有這些優勢的孩子們,該怎麼辦?(圖片來源/pixabay)

一早起來看到好幾個朋友分享施明徳施塾教育的文章,施明德兩個女兒大概在小三、小四的年紀回家自學,因為他是施明德所以可以幫她們找些非常棒的老師在家裡教小朋友,兩個女兒也順利地進入美國的常春藤名校。

當家長的朋友評論此事,不外乎以下兩種,一種是羨慕,如果我能夠幫我的小孩弄到這麼多好的老師來教他有多好。另一種是批判(嫉妒),這根本是科舉時代放榜的心態,而且因為你是施明德,所以才能夠請到這麼多好的老師,這是另外一種形式的炫富。年輕人看到這則貼文,一定有會有一種投錯胎的感受。

台灣革命家的矛盾

我看到這篇貼文,只是覺得感慨和可笑,感慨的是台灣這些革命家,看到社會的不公不義,充滿特權和不平等,起身與之對抗,背後的動機和最終的目標,往往不是希望建立一個更公平、正義、平等的世界,只是想取而代之,不爽的不是不公平而是特權階級不是我。

自學方案當然有很多優點,我覺得它最大的缺點是「逃避社會制度的折磨因而和這塊土地的其他人沒有共同的生活經驗」,在無塵室裡長大的小孩對病菌是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尤其剝奪他身為一般人的生活經驗,這是種非常殘酷的事情。

有些話給那看到這篇文章沮喪的年輕人,最近我熱衷於跑馬拉松,人生和跑馬拉松成功重要的關鍵並不是你有沒有一個好的父母和環境,而是對自己的信念,接受挑戰和不怕困難的毅力,這是別人給不了你的。

與其羨慕別人,不如自己努力

我加入一個跑馬拉松Line的族群,裡面的人有一部分跑完全馬是低於四小時,許多另外跑四個半小時的人,非常崇拜這一些破四的人,之間有相當多的對話,而我這種網路上音量這麼大的人,跑在五個半小時之後,只能坐冷板凳,當然會羨慕嫉妒別人,但也沒什麼話好說的。

這個世界非常寬廣,如果只有單一的價值非常狹隘,也浪費了自己太多的人生,每個人各有一片天地不用去羨慕別人怎麼樣,在唸書方面是一個留德博士、國立大學的教授,在於運動方面卻是一個跑六個小時的遜咖,這才是真實的人生。

至於可笑的部分在哪裡,我覺得施明德這個爸爸,真的沒有智慧,非常自私,一心只想到自己,他想要告訴大家她對小孩付出了多少愛,讓小孩不用接受無情的台灣教育制度的摧殘,幫小孩聘請這麼多有名的老師,小孩也非常聽話受敎,總算都進了美國常春藤名校,這是一個多麼令人羨慕美好的故事。

貴族教育故事不見得是真「成功」

如果我是那兩個小孩,一定恨死這個爸爸,在競爭的世界裡面,在我的腳下墊了三個箱子,讓我比別人高,卻昭告天下,作弊還怕別人不知道。年輕人應該都看過心靈捕手這部電影,裡面的主角不是常春藤的學生,是學校裡面的工友,這些用幾百萬幾百萬糊起來的學生,比不上麥特戴蒙用兩塊五去買了一本書自修的結果,還有裡面那種貧窮人之間真實的朋友感情,在有錢人的世界往往很難找到。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面,連兩塊五都不需要,在這樣高度資訊流通的現代世界裡面,看到一篇把自己小孩圈養起來,害怕跟骯髒社會接觸和躲避問題重重的教育體制,因此成功的貴族教育故事,難道不可笑嗎?何況上了美國常春藤的名校,這樣就算成功嗎?

本文經作者李忠憲授權轉載自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