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神父直言:我不認為自己有生之年能看到中梵建交

外交關係

中國不願交出對天主教會的掌控權,恐怕將讓中梵正式建交之日遙遙無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兩天有關中國與梵蒂岡即將就任命中國樞機主教一事達成協議的傳聞甚囂塵上,也讓台灣與教廷之間的正式外交關係蒙上了一層陰影,不過就現實情況來看,即便任命主教的爭議獲得解決,考量到中梵雙方在其他議題與價值觀上仍舊存在巨大的歧異,兩國之間距離正式建交恐怕仍有一段很長的道路要走。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在周四(3月29日)的一篇報導指出,由北京當局認可的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向環球時報透露,中國與梵蒂岡之間針對任命主教一事所進行的協商工作已經來到最後階段,如果一切順利最快可在3月結束以前簽署正式協議。

阻礙中梵關係正常化的首要爭議

目前在中國估計約有將近1000萬名天主教徒,然而這些天主教徒卻分屬兩種不同的教會系統,一方是由北京政府在背後支持,於1957年建立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另一方則是獲得梵蒂岡教廷認可,卻只能在暗地裡進行活動的教會組織,兩邊都有各自任命的中國地區主教,但也互相無法獲得對方的承認,成為阻礙中梵兩國關係正常化的一項首要爭議。

在郭金才發表上述言論後,雖然梵諦岡的發言人Greg Burke隨即出面否認雙方即將簽署正式協議,但由最近一連串的各種跡象來看,中梵之間在任命主教一事上達成共識終究只剩下時間的問題而已,由於外界普遍認為此事將是中梵兩國邁向正式建交的第一步,對於目前在國際間只剩下20個正式邦交國的台灣來說,無疑也代表著另一個外交戰場上的重大危機。

不是一蹴可及之事

儘管如此,觀察家們卻不認為中梵建交會是一件一蹴可及之事,並預期雙方仍然需要花費許多年的時間才能化解彼此的歧異。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分析,在解決了如何任命中國地區主教的爭議之後,另外像是現有的地下教會組織是否將被迫加入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並且受到北京政府的監督與掌控?先前遭到監禁或隔離的地下神職人員是否可以獲得釋放?或著往後在中國能否允許更多的宗教自由空間?這些問題都等待著中梵雙方花上更多的時間去協商與處理。

前台灣駐梵蒂岡大使杜筑生指出,解決任命主教的爭議是中梵邁向關係正常化的第一步,但這並不會立刻將所有問題一次加以解決,並且依據前蘇聯以及越南和教廷之間發展關係的歷史來看,從協調主教任命到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中間,往往都會是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

前蘇聯最高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是在1989年拜訪教廷時宣稱要讓蘇聯與梵蒂岡的關係恢復正常化,但一直要等到10年過去,前蘇聯都已經解體並成為現在的俄羅斯之後,雙方才真正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而前越南總理阮晉勇則是在2007年面見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時表達出希望雙方建交的意願,但直到現在這項目標也都還沒有獲得實現。

仍然存在著太多障礙

一位在北京當局認可的教會當中任職的佩德羅神父(Father Pedro)便認為,目前在中梵關係的面前仍然存在著太多障礙,而他也懷疑中國政府是否真的準備要交出對教會的掌控,並且願意真誠地與教廷進行對話。

他向南早記者表示:「我不是在誇大其辭,我並不認為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看到此事(中梵正式建交)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