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困選區難打 吳敦義想推「夢幻名單」但藍營明星立委紛紛避戰

國民黨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去年曾說,2018縣市首長的可能人選,都已在他的腦海中,黨中央也傳出一份年底縣市長的「夢幻參選人名單」。(攝影/黃威彬)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去年曾說,2018縣市首長的可能人選,都已在他的腦海中,黨中央也傳出一份年底縣市長的「夢幻參選人名單」,不過隨著局勢發展,眼見國民黨環境不好,這些受到期待的人選也逐一選擇不參選,許多被點名徵召的明星級立委都寧願留在立院,不願投入艱困的選戰,這個情況在南部綠營執政縣市更加明顯。

過去被安排在「政治組」的不分區立委包括吳志揚、黃昭順、張麗善、徐榛蔚等人,現在僅有張與徐願挑戰雲林縣、花蓮縣長。政治組的安排是前主席朱立倫的設計,但隨著兩年後政治環境的改變,現任主席吳敦義就任後也有不同想法,反而是許多新進、專業組的形象牌立委或知名政治人物,讓選民更加青睞。

最受矚目的國民黨青壯代政治明星,頂著蔣家後代光環參政的蔣萬安,一直被視為是黨中央屬意參選台北市長的青壯接班代表人選,但最後宣布不選的結果,著實讓一大票支持者感到失望。雖然蔣萬安雖然從頭到尾沒有說過有意參選的話語,但也因態度曖昧不把話說死,讓媒體頻頻追問,最後才在1月19日正式宣布不參選。

在蔣萬安率先發難宣布不選後,吳敦義希望在桃園市徵召參選的立委吳志揚也以顧及老父健康為由而拒絕再選。吳還說鄭文燦經營方式讓國民黨內「無人能望其項背」的話,引發黨內更大不滿,批評他怯戰還長他人志氣。

沒人想打沒資源、沒未來的仗

政治明星避戰自保的狀況似乎發生骨牌效應,另一位頂著高人氣到高雄任黨部主委的前台北農產總經理韓國瑜,本以為在支持者與吳敦義期待下自然會宣布參選,結果也以缺乏資源的理由不願表態參選,甚至還突發性跑到台北登記參選台北市長,5分鐘後又反悔取消,現在還在考量是否真的參選,只是反覆難捉摸的行徑澆熄了不少支持者的熱情,再宣布參選,民調恐怕也要掉不少。

現在要為黨參選的政治人物,黨中央不再挹注資源的態度也很明確,在沒有資源,要自己募款甚至背債參選,如果不幸敗選後的政治生涯如何安排延續,在吳敦義的上層黨中央不願沾鍋介入糾紛,沒有資源幫助,甚至連黨部薪水都要自籌的情況下,除非像某些有熱情、有財力背景與派系人脈的參選人,一般人自然不會願意淌這個渾水。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總被嘲笑「沒有錢就不會打選戰」的原因。

南部綠色縣市,藍營會越來越難選

缺乏資源導致無法經營的惡性循環,在「綠化」通常都超過20年的南部縣市中尤其明顯。一名南部縣市的擬參選人就說,黨中央現在的策略顯然是保住現有,在突破幾個有勝算的縣市,就算勝利,但對於相對艱困的南部縣市,黨中央幾乎採取半放棄狀態,在那裏的參選人就只能完全靠自己,久而久之就越來越難選。

例如「小英故鄉」的屏東縣,過去黨內就不時傳出包括吳敦義在內的高層,都有意勸進柯志恩參選縣長,但柯志恩總是以離開屏東已超過35年,不願空降為由婉拒,導致現在屏東縣爆出難產狀況,仍在協調當中。不過柯志恩已故父親是前屏東縣長柯文福,曾在1973年至81年擔任縣長,因此與屏東縣並非毫無淵源。

同樣面臨無人可戰窘境的嘉義縣,原本黨內屬意出身嘉義縣的現任不分區立委王育敏,也被王以離開嘉義太久為由拒絕,據聞黨中央有意徵召前立委吳育仁,也初步獲得吳的首肯,總算是有人願意出馬。

留在立院主戰場的立委,真的有戰力嗎?

這些立委、前立委與政治人物確實都遠離家鄉,在台北定居已久,但令黨內不滿的是,在國民黨面臨困境,缺乏戰將願為黨一戰之際,為何沒有膽量出外開疆拓土,只想手在安逸圈的立法院內做完任期?

對於不願參選的立委來說,留在國會維持戰力也許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事實是,立法院過去重要爭議法案包括前瞻條例、勞基法,甚至黨主席吳敦義都開口要求力擋的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攸關國民黨重要票源的公教年改法案、促轉條例,沒有一個不是在民進黨團手中水到渠成,順利過關,而國民黨立委沒有真的擋下任何一個法案,這樣的國民黨團真的有戰力嗎?就連藍營的國會助理也無法反駁這些質疑。

除了黨團戰力不強,上述許多藍委除了上電視曝光累積明星光環,在政治議題上謾罵吵架,做為立委本業的實質修法績效卻經常乏善可陳,雖然在野人數少,沒有實力確實很難通過自己所提修法,但如果要以留在國會強化戰力為理由來婉拒參選,若沒有更亮眼的問政成績或修法績效,恐怕都只是避戰、怯戰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