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計總處冰冷統計數字底下 藏著「悶世代」拉低平均薪資密碼

職場話題

當一個個人生被簡化成冰冷的統計數字,就是一幅幅歌舞昇平的藍圖。(圖片來源/pxhere)

每每官方的薪資統計出爐,總讓不少年輕人感覺活在平行時空,胸中自生一股悶氣。根據主計總處資料顯示,2017年台灣每人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將近4萬元,不過,人力銀行業者日前調查卻指出,35歲以下的「悶世代」高達7成2都在平均值以下,其中有2成2更被外食費、房租、保險、學貸、孝親費等支出壓成了所謂的「月光族」。

根據1111人力銀行日前公布一項調查,35歲以下的上班族當中,高達7成2的受訪者月薪不足4萬元,顯然多數年輕族群的薪資待遇皆不如主計總處所謂的平均值。其中,有將近2成2的受訪者被迫當起「月光族」,甚至有12.1%已經處於入不敷出的窘境,在支出上,主要是外食費、房租、保險、學貸、孝親費。

值得一提的是,這群手無資源的悶世代,被問起最想改變的現況,答案多半都直指經濟壓力,依序是希望:基本工資提高、落實勞檢(工時過長)、調薪慢;若以生活壓力來看,物價高最令人有感,再者是存不了錢,然後是無法買房。

不敢生小孩,大夜班兼差早市擺攤只想結婚

「我是想要結婚的,……」今年26歲的趙小姐說,為了配合男友大夜班的生活作息,她主動辭去原本日夜輪班的工作,改為固定大夜班,雖然薪水也因此高了一些,每月有3萬多元,但扣除每月2萬元左右給父母的家用,再加上生活開銷,實在存不了什麼錢,「現在因為有季獎金,每兩三個月可以多領1萬,那個才是我可以存錢的時候,但其實也很少。」

改上大夜班後,她始終感到睡不飽,連放假時與朋友出遊也常常精神不濟。談到青年壓力,她認為,基本工資低、物價高、調薪難,都讓年輕人難以存錢,「希望公司可以固定幫員工調薪」,在那之前,為了額外增加收入,只能靠自己兼差。

她說,因為男友的家庭狀況無法存錢,所以除了大夜班的工作,只要時間允許,自己都會利用上班前的時間去早市擺攤賣口罩,順利的話,可以再多賺幾千元,「我想說,能夠存就盡量存,至少也要存到二三十萬吧,才能夠結婚。」

至於再往後的目標,趙小姐已無法明確說出,「結婚還可以慢慢計畫,可是生小孩負擔太重、太重了,聽人家說到養小孩的花費,那個真的嚇死人了,......」她回憶,從前單身時,逛街購物喜歡就買,如今物質欲望已經變很低,只想開源節流,「現在連買五百塊衣服都覺得太貴」,希望自己能有餘力思考未來。

談錢也要看需求,求歷練不妨先談「未來薪資」

針對類似案例,1111人力銀行職涯發展中心總經理李大華說,如今經常性薪資倒退至17年前水準,薪水增幅不及物價漲幅,加上通貨膨脹的壓力,更讓受薪階級對於民生物價波動更加敏感,以今年3月初迅速延燒全國的「衛生紙之亂」來說,因國際紙漿價格上揚,而造成國人瘋狂搶購衛生紙的現象,也反映出部份小資上班族面對大環境的束手無策,開源無方下,只能消極地節流以對。

李大華也建議,若年輕人想爭取加薪,本職學能將是一項關鍵,無論是程式或語言,都是未來主流,可以透過進修加強,更重要的是,在談薪水時,除了看行情,也要考量本身需求,如果當下是以歷練為主,不妨把眼光放在往後的轉職、升職、加薪機會,先評估自己可接受的最低薪資,再去商談「未來薪資」。

「可以問雇主的是,『如果三個月、半年後,我的表現好,薪資是否能達到一個數字?』在那之前,或許不要太計較,先努力工作、努力學習,這樣子一來,雙方去談薪水,會比較容易找到一個平衡點。」他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