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特斯拉等美科技股面臨可轉債到期償還壓力

股市投資

未來一段時間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恐怕得要為設法償還公司債務而傷透腦筋。(圖片來源/Flickr)

對於許多投資人在今日早已耳熟能詳的美國科技公司來說,可轉換公司債這項接近零成本的資本市場工具,一直都是他們長年以來仰賴的重要資金來源之一,不過隨著最近股市出現大幅修正,有不少可轉債的轉換價格已經高過於對應的股票市價,大大降低了持有人將債權轉換成股權的潛在意願,無形中也讓這些科技公司可能會在可轉債到期時面臨到龐大的償債壓力。

將近半數可轉債的轉換價格高於對應股價

根據彭博社(Bloomberg)收集的資料顯示,截至3月29日為止,在所有由美國上市科技公司發行,目前尚未到期的650億美元可轉債當中,有高達306億美元的可轉債在當初設定的轉換價格如今已經高過於對應的股票市價,其中包括半導體公司微晶片科技(Microchip Technology)的30億美元,推特(Twitter)的20億美元,以及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的10億美元等等,如果未來一段時間股市繼續向下探底,恐怕將會有越來越多可轉債失去其潛在的轉換價值。

可轉債是一項同時具備股票與債券兩種性質的資本市場工具,一般持有可轉債的投資人在持有期間並不能獲得,或只能收取很少的利息,但卻可以擁有將債權轉換成股權的選擇權,若是在債券到期日時的對應股價高於當初設定的轉換價格,投資人便可以選擇轉換成股票來賺取其中的價差,一旦沒有價差可賺,至少也能夠拿回當初投資的本金。

站在發行公司的角度,可轉債不僅發行成本低,並且到期時至少還能拿回本金的特性,也能夠吸引那些雖然看好公司發展前景,但又不想承擔太大風險的投資人,因此在過去這十幾年來,有不少科技公司便是運用發行可轉債來度過在發展初期必須大量燒錢的階段。

亞馬遜靠著可轉債免於破產命運

在彭博商業週刊作家Brad Stone於2013年為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所撰寫的傳記當中便提到,當初在網路泡沫破滅之後的那段時間,亞馬遜便是靠著發行可轉債募集到的救命資金才免於破產的命運。

資產管理公司CI Investments的基金管理人Geof Marshall指出,科技公司在過去藉由販賣希望給投資人的方式,利用可轉債這種廉價債券來取得公司成長計畫所需要的資金,但這種方法可行的前提必須是當可轉債到期的時候,當初規劃的夢想已經獲得實現,而公司營運也已經能夠產生淨現金流入。

然而對於持有美國科技公司可轉債的投資人來說,如今他們或許只能期望在可轉債到期時仍然有辦法拿回當初投資的本金,以推特發行的一檔在2019年9月到期的可轉債為例,其轉換價格在發行時乃是設定在每股77.64美元,不過目前推特的股價卻只剩下28.21美元,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在明年9月以前,推特將必須為這檔可轉債想辦法湊出一筆償債資金。

特斯拉有37億美元債務將在2020年前到期

另外像是最近因為遲遲無法達到Model 3量產目標,導致財務壓力不斷升高的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在2020年以前也有總計37億美元的債務即將到期,並且其中有將近半數可轉債的轉換價格目前都已經高過於特斯拉的股價,考慮到特斯拉如今仍在大量燒錢的階段,再加上稍早前國際信評機構穆迪公司(Moody’s)又宣布調降特斯拉的債信評級,該公司若是想要另外借錢來償還這些即將到期的債務,無疑將會面臨到比以往更高的困難度。

彭博智庫(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師Noel Hebert表示,一旦這些可轉債在到期時沒有被轉換成股權,發行公司將有可能因此背負額外的償債壓力,對於那些在財務上仍然捉襟見肘的公司來說,這將是一項十分值得憂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