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優秀陸軍官校學生與國民黨黨產的糾結故事

新南向

丁善理紀念基金會董事長、錩新科技董事長丁廣欽回憶起父親丁善理,覺得最令他驕傲的地方是能夠協助越南經濟發展起來。( 攝影/ 鄭國強)

「出事情之後,我們家人圍成一圈禱告,希望能渡過這一切。」丁善理紀念基金會董事長、錩新科技董事長丁廣欽回憶起2004年父親丁善理跳樓身亡的那天後,整個家族面對的,是各方勢力上門來討股份,對父親一手建立的中央貿開的覬覦,人性的險惡,赤裸裸裸的上演著,他與媽媽、弟弟攜手禱告,那年他三十幾歲。

「一位公股行庫總經理帶著一位常務董事出現,寒暄幾句以後,突然說,你們最好把股票交給我保管,我跟你父親是深交。」丁廣欽愣了一下,回應說「我自己家裡的東西,自己保管就好。」沒想到,對方態度丕變,罵說「不尊敬長輩!」

還有更醜陋的事情,父親丁善理往生還沒有大殮,公司(當年國民黨透過悅昇昌投資公司持有中央貿易開發公司,簡稱「中央貿開」)的某個大股東為了逼迫丁家便宜賣出股份,就已經去找各家銀行的董事長、總經理說,「這家沒有大人了,你還要借錢給它們嗎?」

家逢巨變,看盡人情冷暖

父親走了,黑衣人對生命的威脅不時出現在身邊,讓丁家陷入困境,由於丁善理出身自陸軍官校30期,「也有爸爸的朋友雪中送炭,突然接到電話那頭說,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丁廣欽說,當時聽到這句話,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丁善理是在2004年9月24日這晚跳樓自殺,原因是中央貿開股東之一的陳清志(萬海航運陳家),在越南及台灣兩地對他提告,並受到限制出境,台北地檢署指揮檢調搜索中央貿開辦公室,丁善理留下遺書後墜樓身亡,以死明志,但丁家、陳家與國民黨黨產之間的盤根錯結,並未馬上解開。

這一切要從1989年的富美興投資案開始說起。當時國民黨主席李登輝下令南向政策,由國民黨透過悅昇昌持股中央貿開,國民黨注資75%,3家民間股東丁家、太古集團董事長錢鵬倫、萬海集團陳家共投資25%。

眼見多年過去,遲遲沒有回收。1993年,國民黨投管會主委劉泰英親自飛了一趟越南,到富美興看到仍是一片沼澤,他感覺「計畫還泡在水裡」,再加上中央貿開從1989年到1993年之前都是虧損的,丁廣欽說,國民黨在越南投資2300萬美元,累計虧損850萬美元,「但每個計劃都很大,蓋電廠要3億美元,開發富美興又是2億多美元,這代表未來還要投入很多錢。」

丁廣欽回憶說,劉泰英認為國民黨的錢,應該要投資在其他方面效益比較大,回去很快把我父親在中央貿開的相關職務都拔掉,對公司查帳,查幾個月查不出任何結果,1994年1月份,劉泰英獨自向媒體宣布國民黨從越南撤資,「從記者打電話問我父親,我父親才知道劉泰英撤資。」

買回股份,與國民黨徹底切割

「我們當年是越南最大投資者,若我們撤走,台越關係會不會生變?如果我們承諾別人,竟然突然離開的話,別人對台灣怎麼想?」丁廣欽娓娓道出父親丁善理當時的想法,更不願意讓多年的努力心血歸零,丁家和一部分股東決定把國民黨手上的中央貿開股份買回,以繼續進行對越南的開發案。

丁家總共分2年4次加計利息償還,總數大約10.43億新台幣,分作1994年7月31日、1995年1月31日、1995年7月31日、1995年12月31日四次付款。1998年1月再把國民黨手上最後那10%的股份(約0.28億元)買回,前後共花了10.71億元,至此中央貿開已和國民黨完全沒有關係了。

1993年的越南,第七郡富美興一帶仍是一大片的沼澤,「連一條進來的路都沒有」。圖為富美興新都心阮文靈大道。( 攝影/ 鄭國強)

「但1994年那個時候,大家都不知道越南未來的發展會如何,公司沒有錢、大股東又跑了。」那年6月,丁廣欽從哈佛大學畢業後就回中央貿開,一開始在財務處,他回想起當時公司的條件非常辛苦,自己也親自走過這片沼澤地。

花了一年多時間,1995年11月終於找到一個銀行團組的聯貸案(多半是台灣的銀行),第一個針對越南基礎建設計畫的美元聯合貸款,籌到1億7千萬美元。另外設備商也願意給7千萬美元設備融資,最後籌到2億4千萬美元進行越南相關投資,中央貿開在辛苦開發的情況下,丁善理正創造越南的金融歷史。

一家公股行庫的同仁向丁家說,「廣欽阿,我幾乎是閉著眼睛簽下去的,我唯一敢簽下去的理由是,我每次問你們一些問題,你們都會在最快時間內找答案或者明白表示自己不知道,我試了幾次,認為說這些人是踏踏實實的做事情。」

陸軍官校,高材生開發越南

丁善理和國民黨交易完畢後兩年時間,「我們又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才找到錢 ,實現越南的計畫。」丁廣欽回憶說。

「你父親丁善理是個怎麼樣的人?他為什麼在20、30年前堅信這一切可以成功?」被記者問起這個問題,丁廣欽馬上紅了眼眶,他娓娓道來,這位在陸軍官校表現優異的學生,是丁家九個子女之一,父母隨著國民政府來台,落腳台中,為了省一筆開支,家裡男丁選擇就讀軍校。丁善理還有一個很有名的導演哥哥丁善璽。

1961年陸軍官校畢業後,分發至部隊,丁善理因陸軍官校成績優異,被選派至美國班寧堡完成步兵學校、傘兵學校、突擊兵學校等特種部隊訓練。到美國後,丁善理大開眼界,很想再去學習,3年後考取名額僅2名的國防公費獎學金,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所,主修電機,學業完成後回到台灣,繼續軍職,退伍後到華夏塑膠任職。

前總統李登輝在1989年時喊出南向政策,籌組中央貿開,丁善理就這樣去了越南投資。那年他第一次到越南,自己10歲第一次從青島到台中那種相似的感覺浮上心頭。事實上,1989年越南的通膨是350%、20%的失業率,在國際禁運與經濟制裁之下,美國物資不能來,西方陣營、日本、韓國的物資也都沒辦法來,那時候越南即使有錢也買不到工業製品。

中央貿開選擇了今日富美興一帶做為造鎮重心,那個地方被當地人稱之為「連隻牛都站不穩的沼澤地」,1993年7月到這裡只能坐船進來,到1995年才有一部分的路接通,1997年第一條路打通,蓋發電廠,到後來帶動整個南西貢發展計畫。

丁廣欽說,「爸爸和一般到海外開發投資的思維不同,他說過,到一個地方投資,不是在意我們能帶走什麼,而是在乎我們能留下什麼。」

造鎮成功,投資越南的未來

丁善理陸續把台灣人發明「單一窗口服務」的觀念介紹到越南,最先從新順加工出口區開始,到後來推展到所有加工出口區。改革之前,外資在越南2年蓋了52個章,才能拿到投資執照;改革後縮短到7到10天,只要蓋1個章就拿到投資執照。新順加工出口區內的廠商從1991到2006年幫越南國家銀行賺了10分之1的外匯存底。

幾十年的努力有目共睹,哈佛商學院把中央貿開在越南投資的計畫,評選為全球最好的永續城市發展範例。當年越南沒有電腦,中央貿開和越南教育部,捐助創立了122間的電腦教室,也蓋了國際學校,還設立培養越南優秀人才的丁善理紀念中學,替越南打造能培養廣大中產階級的良好環境與條件。

「他所想的,永遠不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是把越南的利益放在第一優先。」丁廣欽說,見證這一切的發展,印證了父親說過的話和做過的事,至今富美鑫集團(中央貿開)仍在越南進行許多慈善公益活動,致力於改善基層人民生活,因為這個理念至今仍被丁家第二代傳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