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族的悲歌 是誰要將我們一口無情吃下

社會議題

大環境低迷,社會資源有限,又是誰張大了嘴,要將三明治族一口吃下。(圖片來源/flickr)

人口老化對一些業者來說,或許是銅香滿溢的商機,在年輕男女看來,卻像一處死角──每每想描繪人生願景,遇到退休後的那段路,總沒了方寸──因為職場環境每況愈下,養兒防老的期待已太過奢侈,更遑論家中尚有一對顧復未報的年邁父母;當這代人被夾在幼子、老父母之間,便被冠上一個不大討喜的稱謂:三明治族。

去年,全台僅19.3萬新生兒,改寫史上次低紀錄,若換算成生育率不過1.125,是全球倒數第三。此外,國發會的「人口推計報告」也指出,15到64歲的工作年齡人口,已從2016年起開始減少,到了2061年恐怕只剩下861萬人,減幅將近一半(約少722萬人),屆時,社會將出現缺乏勞動力的危機,在可預見的未來,會出現平均1.3名青壯年扶養1位老人的狀況。

根據yes123求職網統計,高達88.2%的家庭收入為「雙薪」,其中70%是「雙薪家庭,且有長輩需扶養照顧」,18.2%為「雙薪家庭,但尚未有長輩需扶養照顧」,7.9%是單薪家庭「但有長輩需扶養照顧」,剩餘3.9%則是單薪家庭「尚未有長輩需扶養照顧」。

整體而言,同時有子女、長輩待扶養照顧的家庭比例,多達77.9%,也就是當下外界所謂的「三明治族」、「夾心餅乾族」;但無論目前是否為雙薪家庭,或者有無長輩需扶養照顧,74.4%受訪者都對目前生活感到「財務吃緊」。

另一份1111人力銀行的調查,高達8成6的上班族坦言,當下經濟、工作是兩大壓力來源,從自評身心壓力指數分析,男性的壓力值高出女性5個百分點,顯示身處悶世代的男性身心負擔較女性更沈重些。

對此,1111人力銀行職涯發展中心總經理李大華分析,該結果主要是因為男性在傳統上被賦予養家的責任,或是經濟上需負擔較多的一方,在本身條件不佳及外在資源不足的夾殺下,身心壓力不言而喻;值得一提的是,在30到35歲的族群當中,不乏已開始考慮婚姻大事,準備邁向人生下一階段的男女,若父母無法給予充裕的後援,當經濟面的匱乏感加上工作的危機感,窮忙的青貧族很容易產生相對剝奪感。

月薪4萬多養一家五口,醫療費最可怕

「弟弟有癲癇,每個月都要去醫院拿藥,醫生說,那個沒辦法痊癒,只能吃藥控制,……」今年30歲,始終一臉疲態的卜先生說,弟弟雖願意外出工作,卻沒有雇主敢用,「人家都怕怕的」,因此,家中的經濟重擔便落在他一人身上,必須養活新婚不久的妻子、未滿月的幼子、生病的弟弟、行動不便的媽媽,一家五口人。

新婚不久的卜先生是工廠大夜班的作業員,月薪3萬多元,與尚在就讀大學、23歲的妻子育有未滿月的幼子,目前在林口租套房,還要一邊照料扶養基隆老家裡生病的弟弟,以及行動不便的母親,因此龐大的生活壓力,讓他不斷在工作與家庭的蠟燭兩頭燒。

「我目前是林口工廠的大夜班作業員,夜班有3萬多,每週的假日兼差兩天,去餐廳洗碗,可以再賺一萬多。但因為要養五個人,一個月的收入都打死了,所以我現在想說,之後趁上班前的時間,再去兼差一兩個小時吧,可能會找宅急便那種晨間理貨的工作,那個時薪差不多150元,每天做3小時可以再多賺450元。」談起現況,卜先生顯得有氣無力,只能擠出一臉苦笑。

「我每個月要匯一萬多元給弟弟,當生活費,另外還要拿錢給媽媽看病,有時候不夠,就只能先跟朋友借。」卜先生說,因為自己只有初中畢業,學歷不高,所以工作並不好找,「我現在也在投履歷,大概是物流業、作業員那些,看有沒有薪水再高一點的。主要還是會擔心我媽、我弟醫療那塊,偶爾會有比較大筆的支出。」

言談間,卜先生抱怨不多,平鋪直敘地描述卻教人替他捏把冷汗。放眼未來,他只說,期待妻子畢業後盡快投入職場,兩人共同努力,可以給小孩一個衣食無虞又充滿溫暖的家庭。

被孝親費、學貸綁死,交往兩年不敢見女友家人

比起卜先生的了無生機, 28歲的卓先生臉上多了點笑容,卻有些僵硬。他大學畢業於產品設計系,談起夢想,嘴上掛著賈伯斯的名言「讓這世界更美好」,但一聊起現況,周邊彷彿響起一陣急轉直下的罐頭音效,「像我在台中,其實滿沒得選的,因為如果做正常白天班的工作,基本上月薪都只能落在2萬4到2萬7之間,現在去超商做大夜班,雖然日夜顛倒,要犧牲健康,但畢竟可以到3萬5這種薪水,……」

卓先生是家中長子,與老父、妹妹在台中租屋同住,因為唸書曾申請貸款,畢業即負債,一出社會就要開始償還30萬元的學貸。無奈求職時才赫然發現,設計工作起薪低,根本無法支付家中固定開銷,更遑論儲蓄,於是只好另尋「相對高薪」的工作。

「像平常,我還是有做一些接案的工作,算是讓自己還維持著夢想。這部分每個月大概多賺5千,讓月收入到4萬左右,不過,還是很難存(錢),因為我爸爸很早就是自由業,沒有在工作了,所以變成我和妹妹要盡量去……大部分的錢都要給爸爸,就是孝親費了。」他說。

孝親費要給多少?被問起苦處,卓先生不自覺嘆氣,「唉……對我而言,孝親費已經是全部,因為我有多少,我爸會希望我都給他了,所以我只有盡可能偷偷存一些,真的不多。另外也包含過去為我家人貸款的支出,還有幫我爸還卡債……我算過,每個月基本開銷就兩三萬元,這還不含孝親費、生活開銷。」

說起女朋友,卓先生顯得既感激又愧疚,因為目前手頭的不寬裕,兩人約會採AA制,「這部分我會覺得很尷尬,因為我的家庭環境,可能沒辦法給她……很感謝她的體諒。可是對她來說,也滿不公平的啦,因為她家境不錯,變成我沒有任何成績,會不太敢去……我們交往兩年,她家人都還不知道,所以我只能盡量努力,等在外面做出一些成績,才可以大大方方去見她的父母。」

對於未來,卓先生仍有夢想,希望可以創業,但前提是把債務先還清,「可是,感覺那一天有點遙遠,不知不覺地,我也28歲了,可能35歲都不知道還不還得完,後面的買車買房都不敢想。……因為以前比較不會想,只覺得自己應該支持家裡,所以全部收入都會給爸爸,等於每個月歸零,我現在也在跟他溝通,希望能稍微少給一點,不然這樣對女朋友真的很不公平。」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其實,奉養父母、扶養子女,自古皆然,排除特殊案例,所謂「三明治族」不過是如今大環境低薪、高物價、高房價所催生的普遍結果。

只不過,當一個社會的資源有限,我們或許也要想想,在三明治裡頭已被擠壓到難以喘息的時候,那外面,又是誰張大了嘴,正打算無情地一口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