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艷文當年也沒言論自由 賴清德:政府規定他不能說台語

社會議題

行政院長賴清德3日出席「言論自由新時代的挑戰─政府角色之省思」研討會,他強調,言論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要去打拼、去爭取,甚至犧牲很多人才得到的,所以應該要珍惜。(圖片來源/行政院)

「那個時候街頭巷尾最轟動的布袋戲──史艷文,結果他不是被藏鏡人打敗,是被政府所打敗,因為政府規定他不能說台語,要說北京話,致使純陽掌的功力大大受到影響,……」行政院長賴清德的一番話逗得台下哄笑,不過幾秒,現場又靜了下來,「當然,那個年代也發生一件,我們最捨不得的……也就是我們敬重的《自由時代》創辦人鄭南榕先生為了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拒絕逮捕,自焚殉道。」

再過四天,便是台灣的第二個「言論自由日」,賴清德3日出席相關紀念活動「言論自由新時代的挑戰──政府角色之省思」研討會,向人民做出提醒,「言論自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要去打拼、去爭取,甚至犧牲很多人才得到的,所以我們應該要珍惜。」

「過去專制、獨裁、戒嚴的時代,不只有黨禁、報禁,出版品要審查、電影要審查、歌曲要審查,而且也沒有結社遊行的自由。在那種年代,我們沒辦法說出心裡想說的話,也沒辦法歡喜唱出想唱的歌,更嚴重的是,連要說什麼樣的語言也受到限制。」賴清德回憶。

他說,是鄭南榕的犧牲喚起了社會對言論自由的支持,所以這些年來,在眾人打拼下,才有了長足進步,像是:《Freedom House》今年將台灣評為自由國家,分數93分也比去年多2分、比前年多4分;無國界記者組織則評比台灣的言論自由是亞洲第一,「這都是大家共同打拼的結果,但是,我們是不是可以因為國際的評價不錯就放鬆?當然不行。」

「言論自由在不同年代,會遭受到不同的壓力,……」賴清德直言,在過去戒嚴、專制、獨裁的年代,政府就是言論自由的殺手,但如今已是民主時代,政府角色應該轉變,成為推手,「政府站出來訂定言論自由日,就是要讓國家的主人知道,政府會保護言論自由,而且會根據時代進步,讓言論自由不斷有新的價值在裡面。」

中國崛起,台灣言論自由受傷最重

話鋒一轉,賴清德強調,在民主時代,任何人都可以對國家未來走向表達看法,甚至公開說出自己主張台灣獨立也沒關係,「我作為行政院長,去立法院備詢時,可以誠心和立法委員報告,我確實是台灣獨立的工作者,……我不說自己主張台灣獨立,是基於對鄭南榕先生的尊重,因為我只是追隨者,是去做這個工作。」

「前不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學蔣介石打破任期限制,而且從李明哲事件,我們也可以清楚看到,現在中國社會和十幾年前、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國民黨所統治的台灣社會一樣,但國民黨所統治的情形,大家都很清楚,……在言論自由日的這個時候,我們也要提醒中國,應該要保障言論自由,這是普世價值。」他說。

說起言論自由,內政部長葉俊榮也開了話匣子,致詞時間幾乎是賴清德的兩倍,無獨有偶,兩人都拿對岸作為反面教材,「經過長時期的努力,到了2007年,也就是解嚴之後的第20年,台灣面臨的非常困難的處境,言論自由面臨另外的挑戰,尤其是大(中)國崛起,商業力量、政治力量,在全球的網絡裡面,不斷地橫掃各地,造成了相當多對於言論自由本身的箝制,……」

「有相當多,不管是企業界人士、演藝圈人士,因為商業的強大力量壓迫,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表意自由,連不表意都不可以,於是要積極去表態,我們在網路上、媒體上所看到的這些情境,其實是刺痛很多人的心,這是一個大(中)國崛起,國際政治、經濟力量在不斷地翻攪過程當中,台灣也無法倖免的,甚至也可以這樣講,因為地緣的關係,台灣可能受害最為嚴重。」葉俊榮補充。

假新聞vs言論自由,政府該不該把手伸進網路

事實上,言論自由當前除了外患,也有不少內憂,在研討會上,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陳耀祥指出,在網路時代裡,假新聞已被視為一大問題,甚至導致各國掀起一陣打假浪潮,「假新聞被傳統廣電媒體引用報導,或在網路上反覆轉載,可能會對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造成影響。」

他舉例,美國2016年的總統大選期間,社群網站充斥許多與候選人相關的虛假新聞,也被質疑對選舉結果造成影響,「例如,某知名人士支持川普,希拉蕊虐童等等,……」

不過,他特別提醒,部分政治人物可能會以打擊假新聞的名義,將真新聞指為假新聞,藉此躲避媒體監督,像是美國總統川普就不時將批評自己的媒體稱作假新聞,甚至今年1月還在個人推特上公布2017年假新聞的獲獎名單,「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美國主流媒體都榜上有名。」

此外,菲律賓新聞網Rappler也因為時常報導杜特蒂政府的負面消息,被菲國總統杜特蒂指為假新聞網站,不只阻止該媒體記者進入總統府採訪,今年1月更設法吊銷該網站營業執照。

陳耀祥直言,言論自由存在的傳統價值之一,就是對抗國家,只不過如今多了對抗第三人的效果,因此必須另外找出防禦假新聞、網路霸凌的方法,「這就是我們今天要去思考的問題,……一方面我們要維護言論自由,另一方面,政府也要適度保持一臂之遙的距離。」

「如果政府再把手伸進去,會出現數位集權的效果,……是有這種技術的,就好比對岸的雪亮工程、天網計畫,你走在任何地方,政府都看得到,什麼都實名制,讓你難以肇事,所有責任都一清二楚。可是,這是我們想要的網路嗎?絕對不是。」他認為,無論如何,政府都不該用管制思維看待言論自由,否則,最終只會變回箝制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