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蒜頭3斤90元... 誰能懂百姓與農民的寂寞?

政治議題

農民感受不到農政與執政政府是朋友的寂寞有誰能懂?(圖片來源/pxhere)

春假連續假日前,在市場巧遇蘇治芬拉著顏聖冠拜票,賭氣想去碎念一句「吳音寧不下台,教我們如何投票」。回頭買蒜頭三斤九十元,又遇到她們也回頭而來正面相迎。就在蒜頭攤前我告訴她「吳音寧不下台,教我們如何投票」,她原本要介紹這是正港台灣蒜頭,話講一半只能倖然離去。

蒜農是可憐的,歷經國民兩黨輪流執政輪流崩盤。這個曾經當過雲林縣長的人,和張榮味不就是同一款嗎!

施政不當=遺棄子民

顏聖冠等作為一個有實質監督權的民進黨市議員,連同其他市議員、立法委員也一樣不追究農委會主委、市場處處長與吳音寧的責任,這如何讓國中老師們能教導政黨政治、責任政治的基本原則呢?施政不當就像遺棄子民,而且已經實質傷民,竟然不懲處,這如何叫做維護官箴,如何贏得人民信任。

論語不是說民無信不立嗎!

柯文哲更讓人心寒,他揚言整肅「政治路霸」,除了拆公投盟帳棚、反年改「八百壯士」帳棚,包括長期駐守在台大醫院捷運站外的「原轉小教室」,也難逃拆除命運,原民歌手「巴奈」無奈的說,他們不懂柯文哲的轉型正義。感覺被騙的除了巴奈,一定包括當時很高興聽到蔡英文道歉的許許多多原住民。

巴奈推出最新專輯叫做《凱道巴奈流浪記》。流浪,一定感受到寂寞。教公民與道德的老師和教論語的國文老師一定感受寂寞,一種沒有公民夥伴的寂寞。

政治人物讓人心寒

我最近也感受到寂寞。一族群一族群一種沒有朋友的寂寞。農民感受不到農政與執政政府是朋友的寂寞。這一群滿大群的包括高麗菜農、冬季葉菜農、香菜農、香蕉農、吳郭魚、石斑魚養殖農、蒜頭農。還有一種以地域分的宜蘭農,對國家農業土地政策疑惑的宜蘭農。

一樣以地名分的還有花蓮人。一大半對花蓮民主現狀感到怪異的花蓮人,也感覺自己的是孤單的。為什麼民主憲政的國家領袖會對**王的世襲現象與議會失能現象無能為力呢!

士官、警察、反核的環保團體,當我們用選票跟隨「國民黨不倒國家不會好」之後,國家竟然沒有好起來。原住民巴奈那種被騙之後的無奈、失落和不信任的寂寞於是充斥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