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今天拿棒子明天拿手套就叫二刀流! 持續進化的怪物大谷翔平

運動視界

今年二十三歲的大谷翔平,其又投又打的「二刀流」功力,轟動全球最高棒球殿堂的美國大聯盟。(圖片來源/大谷翔平 台灣應援團)

美國職棒大聯盟MLB洛杉磯天使隊,今天客場對德州遊騎兵隊3連戰最後一場,日籍二刀流球星大谷翔平排先發第8棒指定打擊,2局上首度上場打擊,擊出左外野方向滾地安打,護送隊友凱爾洪(Kole Calhoun)回本壘,為天使首開得分紀錄,4局上的打擊則是被三振。這場比賽截至目前為止,大谷翔平3打數1安打有1分打點,還帶回球隊勝利打點,不過在第8局保送後卻在一壘被牽制出局。天使最後7:2贏球,收下4連勝。

近日,要說到美國、日本和台灣體壇最轟動的消息非「二刀流」(two-way player大谷翔平莫屬。

在今年4月1日,大谷翔平成為MLB(美國職棒大聯盟),成為近百年來首位在開幕戰擔任先發打者,並且在10天內擔任投手先發出賽的選手。在此之前能達成這項成就的,正是大約距今一百年前的棒球之神貝比魯斯(Babe Ruth)。

大聯盟也有左右手都能投球的投手

過去一百年來,在講究力量與技巧並重的棒球這項運動上,最高殿堂MLB幾乎每年都有奇才橫空出世。

其中有兩手都能投球的Pat Venditte,為了能隨時「左右開投」,甚至帶上了特殊的六指手套;有個叫Bo Jackson的更厲害,在MLB的季賽結束後,還跑去打另一項北美四大職業運動之一的NFL(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甚至在兩個職業聯盟都入選過明星賽。

而說到又投又打,也不乏打擊能力不差的投手,像是生涯有17支全壘打的舊金山巨人隊王牌投手Madison Bumgarner。

當然,說若到在大比分,或延長賽戰力吃緊的時候,投手野手互相客串一下的情況,更是每年都會出現幾次。

但為什麼要等待了近百年後,才有選手真正在大聯盟挑戰投打雙修,不是玩票、不是客串,而是一整季都要以先發投手與打者的身分持續出賽?

二刀流最難的地方在投打都要頂尖

舉例而言,以Bumgarner的打擊天賦,我相信他專任打者,也能繳出不俗的成績,但要在同一個球季,同時兼顧投打穩定出賽,不是看今天拿棒子還是手套上去這麼簡單。

大聯盟例行賽長達近半年162場,是北美四大職業聯賽中最多的,為了在漫長的賽季保持水準與體能,投手有一套的訓練與調整循環,打者也是。上帝很公平,每個人每天都只有24小時,二刀流意味著在同樣的時間內,要花出比別人多出2倍以上的心力。而這裡指的「別人」,是全世界最會打棒球的一群人。

這也難怪大谷物質慾望極低,生活極度規律,因為除了吃飯、睡覺和打棒球,他根本沒有時間做其他的事情。

想又投又打,若兩邊成績都很差,那當然沒什麼好談的;如果投球卓越,打擊僅是堪用,那還不如專心投球看能否更上一層樓,反之亦然。

換句話說,如果無法在投打上,都繳出不可取代的精英級成績,二刀流就毫無意義,這才是二刀流真正困難的地方。

不斷進化的怪物

現在回頭看春訓時,大谷不論投球和打擊的慘澹成績,彷彿像是一場夢。

頂著全球矚目焦點從日本到美國的大谷,春訓時不但頻頻被大聯盟級的投手用曲球修理,甚至有美國球評及球探放話:「大谷不會打曲球,只能算是個高中生打者,日本職棒沒有好的曲球投手。」

然而大谷首次以打者身分在天使主場先發的第一個打席,就在滿場主場球迷面前轟出三分砲,全場擊出三支安打。

但比起打臉酸民,最重要的是透過這場比賽觀察出幾個關鍵重點。

首先是大谷打了曲球。在被評為打不到曲球後,印地安人隊先發投手Josh Tomlin,初次對上大谷,也毫不意外的丟曲球誘使他出棒,而大谷確實也揮空了一顆曲球,但兩好球後,Tomlin又塞了一顆內角曲球,就被大谷抓到節奏,撈出一發397英呎的右外野全壘打。

再來是內角速球。在日本職棒時,大谷很少碰到內角速球,因為日本投手都怕一個控球沒控好,把日本國寶給打傷。

克服弱點打內角曲球 用全壘打證明自己

但到了美國大聯盟,可就不是這樣的。以大聯盟來說,低層級的打者一上到大聯盟,碰到控球更好、經驗更老道的大聯盟投手,往往就需要被考驗打內角速球的能力。

所以內角速球被預期是大谷的弱點之一,也同樣看到後援投手Zach McAllister,對大谷頻頻塞95英哩以上的內角速球,不過最後仍被他打出結實的安打。

再看投球,大谷第一場先發投球,雖然狂飆100英哩的速球,並繳出6局失3分的不俗成績,但控球準心仍令人擔憂。

到了第二場,控球狀態卻是從日本到美國,我所看過所有大谷正式比賽投球中,最好的一場。

大幅下墜的指叉球,不但變化軌跡極大,變化的時間又晚,迷惑打者的能力十足,且能控在好球帶的下緣,即使不出棒也是好球,更是讓打者毫無招架之力。

大谷的指叉球,全場讓運動家隊打者揮了24次空棒,揮空率達26.4%,其中指叉球的揮空率更超過70%,相比大聯盟整體平均揮空率約在8%左右,被稱為惡魔般的指叉球一點也不為過。

從被評為高中生等級打者到美國聯盟單週最佳球員,這樣的轉變只花了大谷幾週的時間而已。

放眼未來,大谷翔平的二刀流之路仍充滿挑戰,但他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他是個怪物,而是他是個滿腦子只有棒球,且「持續進化中的怪物」。你無法知道他會成長到什麼模樣,我們都正在見證傳奇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