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學生較會念書?

書摘

如果這樣的遺傳傾向是東亞各國的共通點,便能說明亞洲國家的考試成績為何普遍比較高,或許可以說,用不安感換來高智力。(圖片來源/unsplash)

亞瑟.傑森除了推算白人與黑人的智商差異之外,也提出亞裔美國人的智力比白人高的事實。關於這說法,只要看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便一目了然。

2013年PISA的調查。(圖片來源/好優文化提供)
圖2-3 比較各國在數學素養、解讀力和科學素養上的成績表現。(圖片來源/好優文化提供)

2-3是2012年數學素養、讀解力和科學素養等的國際比較數據,前三名全是由上海、香港與新加坡包辦,緊追在後的是台灣、韓國與日本,唯一能與東亞國家相提並論的是芬蘭。

雖然這樣的傾向足以說明,重視家庭教育的儒家思想有多麼深遠的影響力,但是由認為智商的高遺傳率與孩子人格養成教育無關的行為遺傳學觀點看來,實在很難贊同這種「文化決定論」。

根據古代人骨的DNA分析結果顯示,日本人的祖先(彌生人)是從中國南部(長江流域),經由朝鮮半島南部來到北九州。其實看外貌便知道,中國人和韓國人、日本人有著同樣的基因,既然如此,這樣的淵源也和智力有關嗎?有個假設是關於血清素轉運體基因的分布。

腦內稱為「幸福賀爾蒙」的血清素濃度(血清素等級)愈高,個性愈樂觀;血清素的濃度降低,便容易變得神經質、焦慮不安。負責搬運血清素的轉運體基因,分為傳達力高的L型與傳達力低的S型,以及組合成LL型、SL型、SS型等三種。

分布上也有明顯的地域差異,以日本人來說,約7成是SS型,LL型僅有2%,是世界上最少的族群。這也是日本人罹患憂鬱症、自殺的比例偏高的遺傳性原因。

以智商測試的「智力」與PISA的「學力」(考試分數)並不一樣,就算S型基因與智力無關,還是可以聯想到勤勉一事。

有著強烈不安感的人容易杞人憂天,凡事未雨綢繆;過度樂天的人則是比起思考將來的事,更享受當下。

如果這樣的遺傳傾向是東亞各國的共通點,便能說明亞洲國家的考試成績為何普遍比較高,或許可以說,用不安感換來高智力。

這樣的論述也可以用來解釋東亞各國的封建政治、社會制度為何特別發達,以及為何偏好規律的組織。正因為儒教是適合SS型基因型的思想,所以這個思想才會遍及整個東亞區域。

企業家通常擁有罪犯人格特質

模里西斯是個位於馬達加斯加東邊的印度洋上,人口僅約130萬人的島國,因為這裡曾是英法殖民地,所以帶來許多來自非洲和印度的勞工從事農業等,現在則是全球知名的度假勝地。模里西斯於1967年,被世界衛生組織(WHO)選為進行關於「將來可能會出現脫序行為之高風險群孩子」的研究地區。這項耗時好幾年的研究計劃是將1795位3歲小孩,分為就算待在有很多玩具的房間也離不開母親的「避免刺激類型」,以及毫不猶豫拿起玩具玩的「(追求刺激)冒險家類型」。

經過8年後,也就是孩子們11歲時,再向他們的父母確認孩子是否曾有「吵架」、「打人」、「威脅別人」等攻擊性行為,結果發現3歲時刺激追求度高的孩子(前15%),11歲時的攻擊性也比較高。

然而,並非指所有3歲時具有冒險精神的孩子都會出現脫序行為、淪為罪犯的意思。

拉吉與潔兒是這項實驗中心跳次數最低的兩位兒童,顯示他們敢於追求最高層級的刺激,也比較不會感到恐懼。

於是,少年拉吉長大成人後背負竊盜、暴力、搶劫等多項罪名。他是典型的反社會人格,會迫使他人感到恐懼,要脅別人能讓他產生快感,當他被問到:「不覺得被你施暴的人很可憐嗎?」他回答:「不會,追求良心這玩意兒的是那些傢伙,不是我。」因為對拉吉來說,人生是一場無止盡追求快樂與興奮的遊戲。

反觀少女潔兒,則走出一條完全不同於拉吉的人生路,雖然不知恐懼為何的她也會追求刺激,但她的這股人格特質讓她如願在選美比賽中脫穎而出。

潔兒回顧她的童年時代,覺得自己就是那種勇於嘗試、想探索世界,總是比別人還要積極的小孩。

「我想知道人生的各種事,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展現自我。」這番話讓人馬上聯想到維珍集團的創辦人理查.布蘭森(Sir Richard CharlesNicholas Branson),有閱讀障礙的他16歲時從公立學校中輟,憑著興趣開始經營郵購中古唱片,事業非常成功。後來創立「維珍唱片」公司,一路成為捧紅SexPistols(性手槍)、Culture Club(文化俱樂部)等知名音樂團體。

後來維珍唱片賣給EMI,布蘭森轉換跑道經營航空業,成立維珍大西洋航空。

從一架波音747客機開始營業的航空公司,到現在發展成擁有飛往全球各地的航線,集團旗下還有廉價航空Virgin Express 維珍快捷(歐洲)以及Virgin Australia維珍澳洲航空。

布蘭森也是知名的冒險家,他曾經駕駛飛機不著陸的環遊世界,也曾搭乘熱氣球橫渡太平洋、大西洋,成為焦點人物。雖然他的種種冒險壯舉被說成是一種企業宣傳手段,但是當我知道聯合國衛生組織在模里西斯的實驗,便很希望有人能調查一下布蘭森的心跳次數。

心跳次數偏低的孩子為了尋求刺激,容易出現反社會行為,而且因為覺醒度低造成生理方面的不快,也會迫使他們透過吸毒等方法得到解脫。

如果這樣的孩子有著天賦的聰明才智,或許能在社會、經濟方面有很大的成就,畢竟新創事業就是要那種不知恐懼為何物的人才辦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