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皇宮收攤早有心理準備 莊秀石這局布了兩年之久

觀光產業

六福皇宮將在年底熄燈,卻是集團翻生的一個機會。(圖片來源/六福皇宮粉絲頁)

4月3日傍晚,各地辦公室的燈火正逐一熄滅,那是多數企業員工所期盼的5天連假前一天,對部分六福旅遊集團員工來說,心情卻十分複雜,「他們(國泰人壽)在連假前一天傍晚,突然告知準備發函,要到期終止合約,我們大概下週會收到書面,但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六福皇宮協理王淺秋回憶。

連假後第二天,書面抵達六福村,也就是六福集團的總部,「當天中午我們正式收到函文,就趕快準備發布重訊,……我們的確是被通知、被告知的情況。那有沒有心理準備,當然是有,去年會願意換成短約(過去為20年長約),我們老闆就說,要有停損的心理準備了,否則,往後推估,恐怕還要付一筆金額不小的租金。」

當天,六福集團執行長莊豐如召開了一場記者會,宣布六福皇宮將在年底熄燈,原因是「營收成長追不上租金」,各界譁然,身為飯店第一號員工的她,更一度哽咽至無法言語,感性畫面還被媒體稱為「公主的眼淚」。或許是擔心惡房東的罵名,接連兩日,國泰人壽不斷澄清。

國壽對外宣稱,不只在SARS期間,連金融海嘯時,六福皇宮的租金都曾調降,不過,當時基於相互共好的法想,也訂下但書「5年內(即2014年前)達到與市場同等級飯店的餐飲效率水準」;此外,國壽還必須符合金管會對壽險業租金報酬率的1.875%規定(六福皇宮興建至今已達20年,適用門檻較低)。

針對雙方說法不一的情況,王淺秋在接受《信傳媒》訪問時表示,「我們再怎樣,也不可能跟他們(國壽)一直打下去,我們也打不過他們,希望能到此為止就好,而且,在商言商,合約是我們簽的,再怎麼不合理,商業行為就是這樣,我們也得認了,……」對於合約內容,她強調必須保密,僅說「這個租金成本的確非常高。」

國壽降租再用違約金賺回來,金管會1.875%早超標

一名知情人士則透露,在金融海嘯期間,國壽確實曾經調降六福皇宮的租金,「可是同時也訂了一個非常非常高,根本達不到的餐飲營業額標準,然後再用倍數計的違約金去卡他們(六福皇宮),所以後來他們租金占支出的比例才會高成那樣,而且,合約上也確實寫了每一年都要調漲。」

至於六福皇宮租金的實際狀況,根據《信傳媒》掌握資料,「六福皇宮土地租金原本為5年最少支付24.2億元。2009年9月開始,調降為20.35億元,等於每年租金支出減少8000萬元。」此外,若六福與國壽去年再簽長約,預計5年內還得再付23億元以上的租金,也就是說,在「租金每年調漲」的但書下,六福皇宮年租金應該介於3億到5億元之間。

值得一提的是,國壽一番「必須符合金管會對壽險業租金報酬率1.875%規定」的說法也令人玩味。因為六福皇宮所在基地,是國壽在1987年以15億元左右取得,在1996年斥資43億元興建,完工後便出租給六福皇宮至今。換句話說,國壽投資六福皇宮的總成本為58億元,若依此反推,要符合1.875%的年報酬率,租金只要1億875萬元左右便可達標,實際租金顯然遠遠超過。

六福皇宮收攤非偶然,莊家兩年前開始布局

被問起後續對六福的影響,王淺秋說,六福皇宮去年營業額雖排名全台第十,卻也是相對虧損最高的飯店,「在過去20年,除了兩年有獲利,幾乎每一年都在虧損,所以如果瘦身、調整體質完成,其實並非壞事,對公司整體獲利、對投資人,其實說不定都有幫助,效果有機會在明年業績上呈現。」

一位業界大老更直言,六福皇宮的收攤和萬怡開幕恐怕脫不了干係,「六福皇宮一年房租要付4、5億,依照六福總裁莊秀石的經營反應,早在兩年前把南港的六福萬怡準備好了,因為潤泰給他的租金相對便宜,所以打算要把六福皇宮的國際商務客全轉往萬怡,……」

該大老進一步分析:「因為威斯汀和萬怡都是萬豪體系,可以說國際商務客的來源是不變的,所以這麼做沒太大問題,皇宮平均房價6000元,但不賺錢,萬怡賣5000元反而有利潤,當然會把皇宮收掉。……簡單說,站在莊秀石的立場,來自威斯汀的國際客原本就固定,往南港搬,房租便宜利潤就多,集團的帳面才會好看,所以,捨棄六福皇宮是他必然的選項。」

從六福皇宮到萬怡,房價競爭力大增

對此,王淺秋並未證實,僅說萬怡有超過400間的客房,數量遠多於六福皇宮的288間,確實有足夠的承接能量,「餐飲的部分會比較傷腦筋一點,但商務住宿絕對沒有問題,而且萬怡去年業績其實非常亮麗,營收達到6.6億元,比前一年成長26.64%,加上現在又有米其林推薦住宿,我們並不擔心。」

事實上,從皇宮到萬怡,也可以看出六福集團在定價上的轉變,因為兩者雖然都是萬豪國際集團旗下的品牌,卻有些微差異,原本六福皇宮引進的威斯汀品牌,屬於第二級,與喜來登、艾美比肩,僅次於W飯店;而萬怡屬於第三級,與福朋一般,在價位上自然相對具有競爭力。

根據交通部觀光局資料,六福皇宮2017年的平均房價為6128元,在北市排名第七,還高過蔡家的寒舍艾麗酒店(5986元)、台北寒舍喜來登大飯店(5430元),而六福萬怡的平均房價則介於4500到5000元之間,兩者落差高達二成左右。

六福皇宮曾是飯店指標之一,近年隨著五星級飯店一家一家開,已漸漸陷入僧多粥少的競爭囹圄,如今用萬怡取代六福皇宮,順勢熄燈,外界看來或許是兵行險招,但對連年被扯後腿的六福集團來說,卻不失為翻生機會,至於轉骨成效如何,明年將是第一個檢視點,大家不妨睜大眼睛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