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長照預算用不完 專家:人力問題沒解有錢也沒用

長照2.0

蔡政府強力推動長照2.0政策,每年提撥的預算也不斷調升,如今卻發生地方用不完中央核撥預算的情況。(攝影/黃威彬)

「最短在未來7年內,台灣就會面臨少子化、高齡化長照、年金改革、貧富不均與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曾擔任政務委員的台大社科院教授薛承泰提出警告。事實上,這已經不是警告而已,而是台灣已經迫在眉睫的問題。

台灣正式邁入老人化社會

內政部日昨公告,今年(2018年)3月老年人口比例到達14.05%,換句話說,7個國民裡就有1名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台灣正式邁入高齡化社會。此外,根據國發會的人口推估,台灣由高齡社會轉為超高齡社會的時間僅需約8年,相較於日本的11年、美國的14年來說,台灣的進程相當快速。

面對警訊,中央也不是沒有動作。單就人口面來看,少子化以及勞動問題,由行政院長賴清德親自主持「育人攬才及移民會議」帶領國發會、衛福部、教育部等部會共同商議。而在蔡政府強力推動的長照2.0政策上,由政委林萬億統整相關部會規劃,隨時做滾動式檢討。不過,過去賴清德曾公開表示,育人計畫會在年後推出,但如今春假都已結束,卻依舊無消無息。而在長照政策執行上,也傳出中央核發地方的長照預算用不完的情形。

賴清德先前表示,107年的長照預算高達300億元,但1月時傳出長照主要財源菸捐、遺贈稅徵收不如預期的情況,讓外界擔心長照大餅是否真的能吃的消。對此,依據財政部的估算,從106年6月累計至107年2月,菸稅挹注長照基金金額,已達103.24億元,突破百億大關,若再加上遺贈稅與中央預算提撥,長照基金的挹注應不成問題。

長照預算用不完?其實是看得到吃不到

財源破口目前看來是不需太過擔憂,但緊接而來的是「怎麼用」的大問題。

2017年長照2.0正式上路,卻也浮現出更多問題。高雄市議員郭建盟3月底於議會質詢時提及,高雄市去年的長照預算根本花不完,繳回約5.5億元給中央,執行率僅63%。總地來看,長照經費由中央核撥地方,106年主管機關衛福部共計編列給各地方政府79億元,但據《聯合報》估算,執行下來地方約繳回28億元,執行率僅6成,儼然成為「有錢沒地方花」。

對此,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表示,目前106年的經費尚未核銷完畢,各地的數字還需統計。他以105年的經費使用為例,衛福部105年編列38億元給地方政府執行長照業務,最後執行率高達9成。文化大學社福系教授陳正芬認為,各縣市用不完長照預算,也可能是和縣市政府高估當地服務增加率、把預算編列太高有關。

醫師:民間反應「不好用」

不過,雖然詳細數字還需要統計,但薛瑞元也坦言,106年的執行率不高可能與人力與服務量能不足有關。對此,薛瑞元表示,衛福部今年開始推動長照「包裹給付」新制,整體支付標準提高、可望給照服員好的薪水待遇,希望藉此增加誘因讓更多人力投入。但由於新制上路不久,地方執行單位還未熟悉申報方式,相信新制再運作一陣子後,可讓長照服務提供單位把服務量做大、整體量能更充沛。

不過,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認為,長照預算用不完的現象恐怕是顯示民眾認為政府的長照服務「不好用」。「以嚴重失能的老年人來說,照護者在乎照護的『完整性』,但經過政府的長照評估後,陪伴時間不如預期,因此同樣選擇以外籍看護工為主。」陳亮恭說。

「有照護者跟我說過,她真的很累、很累...」一位民間照護團體代表提及,自己時常碰到照護者不堪壓力負荷前來求助的情況。舉例來說,一個年約35歲的職場女性因為媽媽突然中風,申請長照評估後,因為每天照護時數只有幾個小時,時間太短、無法給予母親足夠的陪伴,因此她不得已辭掉工作,成為「全職照護員」,平常僅能接接案維持生計,以照顧母親為主。

對此,這位代表也沉痛地說,因為家中一人倒下,家庭頓時失去經濟支柱的情況真的屢見不鮮。

「有經費了以後,要執行業務才有用!」陳亮恭指出,照服員不足的老問題一直存在。此外,陳亮恭也在專欄中提到,政府目前的長照ABC架構過於嚴苛,沒有在第一時間擴大服務體系。總結來說,照服員不足、新增個案數也不多,錢當然也就用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