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了?排協29人繳3504名會員費用 體育署稱無法介入

體育政策

排球協會近來陷入理監事改選舞弊,體改聯指控,主管機關體育署無所作為。(攝影/薛如真)

「世大運結束後,蔡總統口口聲聲說『現在不做體育改革,對不起國家的選手』,請問蔡總統,現在對得起選手了嗎?」再過4個月,世大運即將滿一週年,同樣地,修正《國民體育法》也將滿一年。《國體法》修正後,全民都期待體育改革能夠如火如荼進行,但如今看來,希望的火種正一步一步被舊勢力、保守的體制給吹熄。

新版《國體法》規定,各單項體育協會必須依法完成改選。但自從各協會著手改選事項時,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卻不斷的發生。

明顯打假球,卻沒人敢動?

以排球協會為例,在排協呈報給體育署的4321名會員入會統計中,有超過8成、高達3,504名會員集體委託他人在排協現場代繳費加入的,可能涉及人頭會員代繳費,因此體育署在2月13日要求排協解釋代繳細節、並暫停理監事選舉。體育署當初暫停改選的果斷決定,讓外界另眼相看。不過,這份決心並沒有維持太久。

體育署要求排協釋疑,卻僅要求排協繳交會員的個人切結書與聲明,排協於3月21日交出2980份聲明書,體育署認為排協已「自行審慎查核」,照單全收。最後,體育署認可排協繳納的聲明,允許繼續理監事改選。

不過,體改聯指出,成員呂季鴻在排協繳費期間現場站崗,體改聯也緊盯監視器畫面,根本未出現排協所言的「3504名會員由29筆現場代繳費」。針對此,體改聯代表張祐銓表示「我們所指證的,排協沒否認、體育署也沒說錯,卻沒有人敢處理?」

有了權力卻龜縮,體育署:行政機關無可奈何

「我們對於體育署的不作為很失望,雖然很遺憾,但我們決定退出選舉…」一位個人理事參選人沉痛地說。而這也是《贏回排球》成員的最終決定,最後僅有前排球國手黃培閎1人繼續參選選手理事,見證排球改選怪象始末。對於這群關心體育的年輕人的決定,體育署副署長王水文表示「這是國家第一次執行體改,希望孩子們不要放棄,一起見證改革。」體育署要人民不要放棄,但他們是如何回應關心體育的市井小民的無力感呢?

事實上,早在體改聯3月27日提出控訴時,體育署便火速在當天下午發出新聞稿,表示體育署絕無包庇排協。王水文表示,在接到體改聯檢舉後,體育署前前後後召開了4次的委員會會議,而在29日的監督委員會討論後,由於排協繳交了「負法律責任」的2980份聲明書,因此委員會決議恢復改選作業。

「我就在委員會裡、也在會議中提出排協造假的指證,但想看排協提出的聲明書也看不到,整個委員會的人都跟我說,這一塊體育署無法處理!」張祐銓認為,體育署和轄下的委員會連最基本的查證都不願意。對此,王水文略顯無奈地回應「體育署是行政機關,沒辦法處理可能造假的事證,我們只能保存證物,需要轉司法體系…」

被問到排協是否舞弊?王水文未正面回應,僅說行政單位無法介入。(攝影/薛如真)

王水文以《國體法》第42條說明,特定體育團體的相關子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也就是體育署訂定,但目前體育署的子法仍在研擬中,會將此次的爭議納入。但目前在行政機關的角度,仍要拿捏行政和司法間的權衡,有賴民眾自行向體育署舉證,轉交檢調單位靜待調查。

林昶佐:反對解凍體育署預算

不過,真的像體育署說的一樣無法處理嗎?同為排協理事參選人的律師沈駿豪表示,依據《國體法》43條,若體育團體有違反法令、章程或妨害公益情事者,各該主管機關得予以警告、撤銷其決議、停止其業務。沈駿豪指出,體育署有凍結補助、撤免職員、移送內政部等舉措可以做,而這也是當初修改《國體法》時擴大體育署權限的理由。

「說實在的,很少看到母法授予主管機關那麼大權限的…」沈駿豪明白地說。對體育署的消極,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質疑「體育署這2個月到底做了什麼?」他表示,國會決議凍結體育署3成預算時,要求體育署向國會報告。而日前他收到了體育署的書面報告,發現體育署根本未對涉嫌作弊的協會祭出行政手段。對此,林昶佐強調,堅決反對解凍體育署預算。

「當初我們以為立法院凍結體育署預算,對體育署會有示警作用,但連最基本的組織開放都達不到,更別提財務公開、業務透明、營運專業了。」如今看來,即便體育署祭出相關子法,也無法對排協改選溯及既往,台灣的體育發展,真的只能這樣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