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揭密》前FBI局長柯米控川普:「讓我想起對抗黑幫的日子」

國際

前FBI局長柯米在新書中火力全開,對川普領導下的白宮提出嚴厲控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更高的忠誠」(A Higher Loyalty)-這是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所撰寫的新書書名,也點出了本書的中心宗旨: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憲法與法律之上,即便是美國總統也不能例外。

去年5月被美國總統川普以不適任為由逕行開除的柯米,在沉寂將近一年後即將於下周出版他的第一本回憶錄,不過美國各大媒體已率先取得新書的拷貝,並在周四(4月12日)披露了書中的重要內容;由於在被開除之前柯米正在負責主導「通俄門」一案的調查工作,川普將他開除的動作被外界認為已有涉及妨礙司法的嫌疑,也因此外界普遍關注這本新書是否會透露出任何對川普不利的事證。

當然,基於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對於目前還在進行中與川普有關的各項案件,長期身為執法人員的柯米不可能會洩露任何相關訊息,但從這本新書當中,外界倒是可以更加清楚了解在柯米的眼中,川普對於美國的民主政治將會帶來怎樣的影響與傷害。

打造一個「另類事實」包圍起來的繭

柯米在書中將川普描述為忙於打造一個將所有人用「另類事實」所包圍起來的繭,天生的說謊者、不道德的領袖、缺乏人類情感,以及靠著自我感覺良好在行事;依據他與川普之間的互動經驗,柯米表示這讓他回想起「早年在擔任檢察官時期與黑幫對抗的日子:沉默的同意圈、老大掌控一切、忠誠的誓言,以及非友即敵的世界觀,對事不論大小均說謊成性,只為了滿足那些將組織凌駕於道德與真相之上的忠誠誓言。」

柯米提到在川普尚未正式上任以前,他與其他情報機構與國安單位的人員曾在去年1月6日前往紐約的川普大樓,針對有關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調查工作與情報向川普與其團隊進行簡報,結果他驚訝地發現川普團隊在聽完報告後只關心要如何向媒體與社會大眾定調此事,結果川普定下的結論就是「俄羅斯並沒有能夠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至於未來美國政府應該要如何防範此事再度發生,川普和他的團隊則是顯然毫無興趣。

此外,在2月14日於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所舉行的一場反恐簡報會議結束後,當天川普將所有其他與會人員都趕出了門外,將柯米一人單獨留在房間內,並要求他不要再繼續調查前一天已經遭到開除的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柯米在書中表示,事後他曾就此事向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表達不滿,認為塞申斯當時應該堅持留在現場,扮演保護FBI局長免於受到政治力干擾的角色,但塞申斯的反應卻是低頭不語,這讓柯米了解到塞申斯事實上並沒有認知到身為司法部長一職的應有使命,也沒有能力承擔起這項責任。

雖然川普一直以來都將「通俄門」的調查工作批評為政治上的獵巫行為,並在開除柯米以後將他稱為一名騙子,然而與川普經常毫無根據信口開河的言行相較,從很多地方卻可以看出柯米堅持守法與保持公正的個性與原則。

儘管對川普個人的諸多言行有著明顯的厭惡,但柯米在書中卻不願明言川普將他開除的做法是否涉及妨礙司法的罪名,他認為雖然此事就他來看是一種干擾,並且違反了道德領導的基本原則,但最終仍然需要完整確鑿的證據才能真的在法律上構成定罪。

希拉蕊的電郵門一案

另一方面,書中也談到了總統大選期間發生的希拉蕊(Hilary Clinton)電郵門一案。當時身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希拉蕊一直怪罪柯米在選前11天宣布重啟電郵門調查的做法乃是導致她落選的原因之一,不過根據柯米在書中描述,雖然他是因為有新的事證出現而決定重啟調查,並且也知道此事會讓他承擔影響選情的罵名,但他認為當時民調顯示希拉蕊仍然擁有很大的勝選機會,因此他寧願讓選民在投票前先知道此事,也不希望看到希拉蕊在一旦當選後被人質疑總統地位的合法性。

此外,柯米也毫不掩飾他對於時任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Lynch)的不滿,包括林奇當時曾經希望柯米在對外說明希拉蕊電郵門一案時,能夠使用「事件」(matter)來取代「調查」(investigation)此種嚴重的字眼,以及在大選前一天當面讚許他做了正確的決定,但背地裡卻向別人表示很不得將他生吞活剝的雙面人行為。

值得一提的是,柯米在書中還爆料當他被川普開除的消息傳出後,他曾經接到時任國土安全部部長的凱利(John Kelly)來電,對方在電話中向他表達對於川普的此項決定感到厭惡,並正在考慮向川普提出辭呈以示抗議,不過當時柯米勸說凱利應該繼續堅守崗位,因為「這個國家需要有原則的人士待在總統身邊,尤其是現在這位總統。」

只不過如今已改任白宮幕僚長一職的凱利早已被外界盛傳將會是下一個可能被踢出白宮的人選之一,而在柯米的爆料後,恐怕凱利在白宮的日子也已所剩不多了。

一場國家危機

「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國家危機,」柯米在書中警告。他形容當今的華府政治環境中,「基本事實遭到了扭曲,事實真相正在被質疑,說謊成為了常態,而不道德的行為則是被人忽視、開脫,甚至獲得了獎勵。」

對於2016年以前一直擁有共和黨籍身分的柯米來說,或許民主黨籍的前總統歐巴馬才是他眼中真正的政治領袖典範。依據柯米書中的描述,在2016年總統大選結束後,許多評論,尤其是民主黨人士都將希拉蕊敗選的矛頭指向他的身上,不過在後來有一次與歐巴馬在白宮私下會面的場合,即將卸任的歐巴馬卻向柯米保證,當初提名他出任FBI局長就是因為看上他的公正廉潔與領導能力,至於大選期間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曾改變這項看法。

柯米幾乎是哽咽地回答:「我只是嘗試去做正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