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還記得洋蔥炒蛋?市場價崩 滿坑滿谷洋蔥成小農悲歌

農業經濟

自古以來,豐收值得慶賀,但如今農民可能笑不出來。今年洋蔥生產過量,導致價格大崩盤。(圖片來源/綠農的家@FB)

「多虧陳校長幫忙宣傳,到中午為止好不容易接到了大概100箱的訂單。」曾在高中任教、後回到屏東協助當地發展友善耕作的農友洪輝祥感嘆地說。初春時分,原應是農民興高采烈採收耕種了將近半年的洋蔥的時候,如今洋蔥是採了,卻面臨銷不出去的困境。雲林縣樟湖國中小校長陳清圳在臉書上登高一呼,以一碗洋蔥麵的故事,號召親朋好友一同幫忙購買屏東當地的無毒耕作洋蔥。

剛過午後,因為陳校長的宣傳,綠農的家湧入了大筆訂單。《信傳媒》記者致電洪輝祥時,他正忙著處理包裝、寄送的事宜,但他仍難掩憤怒地說「忙歸忙,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但該說的事還是要說!為什麼苦的永遠是第一線的農友?」

免費撿洋蔥?農委會該去切腹..

蔡總統的故鄉屏東盛產洋蔥,2012年蔡總統第一次參選總統時,還出了一本自傳《洋蔥炒蛋與小英便當》,描述她最懷念的滋味就是小時候家裡會做的「洋蔥炒蛋」這一道菜,不過就在最近春假連假剛結束時,一則有關洋蔥的報導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彰化縣一名柯姓中盤商在伸港鄉大同國小後方的農地,大量堆放洋蔥,免費供民眾採檢,撿洋蔥頓時成了伸港鄉民的全民運動。當時,媒體紛紛報導該盤商「佛心」、「大放送」,給予盛讚。

對此,柯姓盤商表示,堆放的洋蔥起碼有300噸,民眾可以安心地撿。他提及,今年洋蔥盛產爆量,市場上出現供過於求的現象,而他因為和農民有契作關係,因此照價向農民收購。為了減少冷凍庫的負荷,因此開放讓民眾撿拾。

「說實在的,洋蔥已經算好冰、好保存的農產品了,都能落得這種情況,農委會真的該切腹自殺。」洪輝祥氣憤地說。以最能代表市場行情的北農為例,今(13日)第一果菜市場交易國產洋蔥的中價為8元/公斤,對比去年的20元/公斤,現在的價格連去年的一半都不到。彰化縣伸港鄉還好有像柯姓中盤商一般願意依契作收購農民作物的中盤商,以及市議員的幫忙,稍稍紓解了農民的困境,但屏東、雲林的蔥農可就沒那麼好過了。

市場價低,中盤商契作毀約

在屏東、雲林一帶,多的是洋蔥還在田地裡乏人問津、等待發芽就得丟棄的景況。「洋蔥大放送」顯示出了今年度洋蔥產量供過於求,農委會副主委蘇茂祥表示,國人一年約會吃掉、消耗12到13萬公噸的洋蔥,一半左右仰賴進口,年國產量約為6.1萬公噸,但今年的產出量比往年約多出17%。

而在總統蔡英文的故鄉屏東、以及雲林一帶,許多蔥農礙於中盤商毀約,只能自產自銷。根據《自由時報》報導,雲林一名農民指出,現市場價格已跌破10元,但當初他與中盤商的契約價是每台斤13元,中盤商因此毀約拒收,只能再把採收好的洋蔥運回家。

對此,蘇茂祥說明,目前已和屏東產地的車城、枋山、恆春及屏東縣農會等4個農會組織啟動因應措施,協助行銷10萬袋洋蔥、並收購10萬袋冷藏,共計處理20萬袋。對於農委會的說明,一些蔥農認為,對比當時農委會在面對蒜價崩盤時所祭出的推動加工、擴大行銷及補助烘乾機等輔導措施,力道似乎小了許多。

冰櫃卡位戰!農會冷藏櫃被中盤商把持

「說穿了,冷藏系統根本就被農會和中盤商把持、壟斷著!」洪輝祥提及,一般來說洋蔥在3月開始採收,採收後約有5到6成會拿去銷售,剩下的需要透過冷藏保存。等到夏季颱風季時,洋蔥因為易於保存,就成了葉菜類漲價時的一個好選擇,便可依此穩定農作的市場價格。但在夏季到來以前,最重要的「冷藏設備」卻被非第一線的中盤商所把持。

洪輝祥表示,許多蔥農都仰賴農會的冷藏系統,但冰櫃早已被中盤商訂走,希望藉此讓農民在低價時賣出作物,以待日後市場價格回歸時售出。他憤怒地說,農糧署才告訴他有個農會的冰櫃還可租給農民,但農民實際去接洽時,卻得到農會回應「不然你直接把洋蔥賣給我啊?」欲以目前的市場低價收購,讓他不敢置信地說「收了農民會費的農會,如今卻變成為中盤商服務的組織。」

「反正不管農會怎麼做,農委會都會補貼錢給農會,他們哪管農民的死活?」事實上,洪輝祥的說法與前雲林縣長、現民進黨立委蘇治芬的說法不謀而合。蘇治芬指出,農會8成收入來自農發基金補貼,主管產銷問題的供銷部卻長期虧損。

說到最後,洪輝祥嘆了口氣後說「不好意思,我還得處理訂單,先跟你說到這了…」這一口氣的背後,飽含了他與農民的無奈。眾所周知的是,雖這次有賴民間幫助,但悲慘行銷不能長久,還是得解決根本的農會經營、如何保存作物的問題。對此,洪輝祥僅答道「原本協助產銷應該是政府該做的事,現在卻是民間在解決。拜託農委會快醒過來,別再只撒錢補助,不看執行面和成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