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森:莊秉潔的評估需國際認證 莊反問:什麼是國際的標準?

環境議題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上廣播節目談深澳電廠興建與政府的能源計畫。他表示尊重莊秉潔教授的研究結果,但希望他能經過認證再來做。(攝影/黃威彬)

深澳燃煤電廠雖然已經通過環評,但程序上所引發的爭議,以及社會大眾對未來健康、環境可能的衝擊深深疑慮,反對的聲音至今仍持續不斷。

在台電、經濟部等政府方不斷澄清與解釋下,顯示出蔡政府全力推動深澳燃煤電廠的決心,然而12日,民進黨發言人蔡適應與立委劉建國等人召開記者會表示反對深澳燃煤電廠,希望政府能撤回深澳案並重啟環評,蔡政府的團隊之間也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

對此,13日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親上第一線說明,接受廣播媒體專訪,解釋興建深澳燃煤電廠的諸多理由,最主要的原因是認為北部將來會面臨缺電問題。

政務委員張景森(右)今日上廣播節目談深澳電廠與政府能源計畫,左為節目主持人黃光芹。(圖片來源/POP Radio提供)

張景森問劉建國:難不成深澳不要蓋,麥寮繼續燒?

「去年雙北用電量是正成長,長期來看,台灣一定要興建電廠。」他開門見山直接解釋道,目前北部用電有4%的電力是南電北送,為了平衡南北電力供應,在非核家園的目標下,一定得蓋電廠。而針對劉建國的發言,張景森表示訝異:「我接到一些雲林環團的電話,他們疑惑:劉建國委員怎麼會反對?」他解釋中南部居民多年來飽受空污之苦,還要幫忙北部供電,劉委員出生雲林,跑去幫北部人抗議,「難不成深澳不要蓋,麥寮繼續燒?」張景森反問。

許多支持興建深澳燃煤電廠的理由都是「北部未來會缺電,所以自己的電自己供應」,且為了達到2025年非核家園的目標,「核電廠和基隆協和電廠都要淘汰掉,所以一定要有新電廠。」張景森解釋,期待興建中的大潭電廠與未來深澳電廠都能補足這些缺口。不過許多環團與持反對立場的人就會問道:補足北部用電不足的問題,一定要用「燃煤」的方式嗎?

燃煤跟燃氣差異沒那麼大

「如果深澳電廠是那麼差的東西,那麼贊成的現在當地深澳居民。」張景森提到當地居民的支持意見,然而廣播主持人黃光芹隨即表示也有居民反對的聲音,難道可以用民調來決定興建與否嗎?

黃光芹表示自己也住在林口,林口空汙嚴重時午夜都無法消散,家人常常流眼淚、鼻涕倒流、咳嗽,甚至影響到工作狀況,連住在林口的呂副總統症狀也一樣,擔心燃煤電廠並非這麼乾淨,而當地似乎又很多居民都不知道政府有做民調。

張景森隨即表示:「當然不能用民調來決定。」但是部分居民看到林口燃煤電廠使用的技術之後,大大改觀,「一個公共決策一定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我的意思是說,有些人可以接受,有合理基礎的、新的燃煤電廠,需要真正去了解。」他說,「燃煤跟燃氣,真有那麼大差異嗎?」張景森表示,「我認為差異不大。」

莊秉潔反問:什麼是國際的標準?

既然人民的意見無法完全決定政策的落實與否,那麼較公正客觀的數據與統計資料或許能幫上忙。

台電做出來的環境差異分析報告書,與新北市環保局委託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的深澳電廠汙染模式模擬結果大相逕庭,張景森說:「我尊重他(莊秉潔教授)的評估啦。」但是張認為,環保署的評估模式是受到國際認證的,「他這個模式叫軌跡模式,這個模式大概是在評估火災時煙流怎麼模擬的問題,並沒有用到國際上認可的這種評估的科學模式。」

「我是建議他經過認證之後再來做。」張景森說,他認為台電的評估模式是受到國際認證的。

對此,記者致電莊秉潔教授,他對此反問道:「國際認證的標準是什麼?」並解釋,雙方使用的模擬方式、預估時間、地形條件以及取樣值都不同,像是台電的地形條件是3公里的解晰度,但是深澳電廠附近並非平坦地形,有金瓜石、九份等山地,這些山地在3公里的網格用一平均的高度代入,山的口袋地形在模式中消失了,當然污染物就不會累積在金瓜石、九份等山地。他所使用的地形檔是1公里解晰度,加上記錄了一公里內地形的最大高度,能有較精準的評估對金瓜石、九份等山地的影響。「除此之外,而台電僅評估11-12月兩個月的日最大值,而我做的是一整年的評估」莊秉潔說,發現對宜蘭也有很大的影響。

另外台電版本也沒有重金屬污染的情形,其結果讓許多環團批評很草率。

健康風險都是大家在承擔

其實即使台電之評估影響也很大。如環保署委託台大馬鴻文教授計算如全台PM2.5減少 1.05 µg/m3,最低可生健康效益達 718 億元,最高可達新台幣 1,625 億元。也就是如莊計算深澳造成全台PM2.5之年增量為0.09 ug/m3,相當深澳燃煤電廠運轉後是增加每年61 億元-139 億元之健康成本。即使台電的評估為莊的1/3,亦是每年20 - 46億元的健康成本,而這健康影響造成肺癌、中風、心血管疾病等是真實在發生的,當然主要是北部人在承擔。

「國際的諸多評估模式不一定適用於台灣的狀態,台灣自己也有一套評估模式,這些都也是很精準的。不同的模式當然有不同的結果,但是我們這些研究方式都在國際期刊上發表過,也是經過國際認證的,甚至在多年前環保署曾給予模式認證。」莊秉潔教授說。究竟台電版本還是莊教授的版本較正確,仍值得研究,「建議政委不要聽信讒言,好好邀請雙方進行各種客觀平行比對。」莊秉潔補充道,不過無論如何,或許政府也應該在重新檢視,包括進行民眾的健康評估等,甚至每日進行模擬預報,仿莊將模擬結果公告在網站,進行平行比對,才能讓國人更安心。

將從電價推動「節電」

最後張景森提到自己認為「節電」是最重要的事,未來將透過電價來從制度上做改善,「比方說尖峰時間、一到五用電都比較貴一點,我們用不同時間的電價去做調整。」技術上則將推動智慧電表的普及,才能控管,另外也會從用電大戶先督導。廣播結束後,信傳媒記者想上前再追問幾個問題,不過張景森表示趕時間,就未再接受訪問。究竟執團隊如何能保證深澳「燃煤」電廠的「乾淨的煤」污染能降到最低?這或許是許多反對民眾最擔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