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階長官的風涼話:冬季蔬菜本來就會崩盤

社會議題

高階長官的風涼話讓菜農和以助農為職志的人聽了很心寒。(圖片來源/pixabay)

好人會館在蔬菜水果崩盤時總是興致勃勃地舉行各種蔬菜水果運動會,呼籲大家支持農民,用合理價格購買,打出一條好人通路。

上街賣菜,舉行高麗菜水餃運動會、香蕉運動會、芋頭運動會、鳳梨運動會、蒜頭銀行、酵素銀行...。我們總是呼籲大家當季最好、盛產更有意義。同時告訴大家不要猜疑農民投機,主張過剩生產有順天和習慣的原因。而這幾年崩盤的現象,尤其和氣候異常有關,夏季燠熱、冬季越冷而長,造成南北狹長的台灣出現全年度生產不增多,成熟期卻擠在一起的爆產現象。

總要大家捲起袖子,和農民站在同一邊。延續在花蓮慶修院以來的農民市集在全省走跳八年多,從馬英九賣到蔡英文。

助農的社會參與

過去賣菜很有生氣,捷運口、重慶南路,許多地方都看得到好人運動的身影。一方面笑看政府反應差、能力低,一方面自鳴得意讓大家透過助農的社會參與讓每一個人自覺台灣是善意的一體。自以為是的推動脫離藍綠對立以外的社會運動,用社會運動來助農,來互助。

這樣的情操讓過去幾年從推動火車站的抬行李運動迫使政府全國加裝電梯,或者一人拿一菜上火車,迫使政府面對蘇花公路中斷的助農疏運辦法。賣薑、賣蒜頭,不斷的集結大家的力量投入好人運動。成了國小的課文、國家考試的題目,報紙電視的頭條、專題。

今年賣菜很無奈。農糧署的中階官員已經被練得有反應能力了,在這兩年都會在耕種面積過量,或即將進入盛產期時提出警告,盡量呼籲大家及早因應。這是難能可貴的進步,即使沒有跟進的行動,已經讓我十分欣慰願意和農政官員合作。

然而,今年真是糟糕的一年。年前所有的警告都在驚滔駭浪中度過,甚至花蓮發生的地震,好人運動將所有力量都投入救災與家具運送。沒想到第一市場的連續休假導致進入市場的時間撞在一起,讓所有蔬菜從一過年應聲倒地。

「冬季蔬菜本來就會崩盤」是風涼話?

高麗菜、白蘿蔔、冬季所有葉菜,緊跟著韭菜、蔥、蒜頭、洋蔥、芫荽,這當然是人禍。就像醫生的疏忽讓重症病人一命嗚呼!柯P和農政官員,甚至更高階和最高階的長官都說,冬季蔬菜本來就會崩盤呀!就好像病人本來就會死呀,怎會是醫生的責任。

這些話聽在菜農和以助農為職志的人的耳裡,真覺得風涼。讓人心寒。寒得讓我覺得痛。很痛、很痛的痛。痛在知道一大批、一大批的農民深陷生活的困境,更痛肉食者怎麼這麼粗鄙無情又易欺呢?

好多年前面對政府無能,我猜想有些時候甚至是裝傻。因此應該出手加以推翻。現在責任政治更不責任,選舉益加激情,卻和人民的水深火熱日益遙遠。蘇貞昌甚至誇稱出來選舉是救苦救難,真是目中無人呀!人民和公民行動者真是這樣草賤嗎?抑或覺得我們真是愚痴。此種被人愚弄的痛和農民的辛苦、災難帶來辛酸揉雜在一起。

助農人士開著大卡車到處煮水餃給大家吃,要吃的人紛紛留下簽名。(圖片來源/黃榮墩提供)

政府不陪跑,就自己來!

這樣的心情真是錯綜複雜。然而,我決定鼓著意氣,開著大卡車到處煮水餃給大家吃。用作得到的方法,幫助農民。然後告訴大家,吃過得要還。還得方法就是多吃菜,舉辦自己的運動會。

後天開始炸臭豆腐,供應無限制的韭菜、泡菜和很多很多蒜頭汁。就算政府不陪跑,我們還是出發往尖石山上。開著蘇花公路在家具回花來。這張照片很有趣,像是勒索。要吃水餃的人得簽名,像是歃血結盟一樣。五斗米教那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