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漲不動了?或許只是時候未到

國際金融

黃金的傳統避險光環是否正在逐漸消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年以來,國際政經局勢持續動盪不安,政治面有朝鮮半島的核武危機,以及美俄勢力在敘利亞的持續對峙,經濟面有國際股市的大幅修正,以及瀕臨爆發邊緣的中美貿易戰爭,然而向來被視為避險資產的黃金價格卻並未因此出現大漲,這也讓許多投資人不禁想問:究竟現在還適不適合買入黃金避險?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若是觀察黃金近月期貨合約的走勢,今年金價大致上停留在每盎司1303美元至1362美元的區間,累計年初至今則是小跌0.5%,相較於S&P500指數從1月26日的歷史高峰已經下跌了7.5%,今年金價的表現顯然讓投資人感到十分意外。

傳統上黃金被投資人視為避險資產,往往在股市下跌期間都會呈現出強勁漲勢,以2016年年初為例,當時中國股市的重挫曾一度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緊張,並推升了金價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出現16%的漲幅。

沒有吸引到太多避險資金湧入黃金市場

然而就今年來看,不僅股市從2月以來出現大幅修正,就連美國與中國之間日益升高的貿易衝突,以及上周五(4月13日)晚間美英法聯軍不顧與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的風險而向敘利亞政府軍發動空襲的行動,都未能帶動金價突破今年以來的盤整區間,顯示在過去一段時間,不論是政治與經濟上的風險都沒有吸引到太多避險資金湧入黃金市場。

分析師認為,今年金價表現不如過去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投資人預期未來市場的利率水準將會持續上揚,考慮到持有黃金並不能獲得任何利息,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黃金對投資人的吸引力;此外,由於目前美國聯準會(FED)仍然沒有改變今年將至少升息三次的看法,這也讓投資人相信過去一段時間的紛擾並不至於對全球經濟帶來顯著的負面影響,從而壓抑了市場資金的避險需求。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貴金屬分析師Suki Cooper指出,今年以來仍有許多投資人將關注焦點放在全球經濟的同步成長以及利率水準的上揚,而黃金的需求也尚未見到顯著轉強的跡象,因此她預期在下一次FED於6月召開例行決策會議以前,金價將會出現向下修正的走勢。

黃金期貨的淨多頭部位減少了36%

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統計數據,自從2月初以後,避險資金在黃金期貨合約的淨多頭部位已經減少了36%,遠低於2017年時的高峰,另外由美國鑄幣局提供的資料則是顯示,廣受一般民眾歡迎的美國鷹揚金幣的銷售量也在3月時下跌至2015年以來的最低水準。

蒙特利爾銀行資本市場(BMO Capital Markets)的金屬商品交易部門主管Tai Wong表示,今年金價的表現的確令人感到十分失望,顯然黃金市場的投資人並不認為未來全球金融市場將會出現嚴重失序的現象。

儘管如此,部份分析師對此仍然有著不同的看法,認為現階段金價的陷入盤整與基本面沒有太大的關聯,主要只是在反映美元匯率欠缺明顯方向。一般來說,由於黃金市場的交易都是以美元計價,因此美元的升值代表除美國以外國家的投資人購買力減弱,對金價將構成下跌壓力,反之則亦然,不過自從1月下旬以來,美元指數大致上一直停留在89與90的附近,這也讓投資人在交易時失去一項重要的依據方向。

觀察通膨率的變化

另外必須觀察的是,近來美國公布的物價數據顯示國內通膨率已有逐漸攀升的跡象,若是未來通膨壓力持續升高,具有抗通膨功能的黃金或許便有機會再度獲得投資人的青睞。

道富銀行全球顧問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的首席黃金策略分析師George Milling-Stanley認為,全球地緣政治與總經環境持續存在的不確定性仍是一項不容忽視的風險,他預估接下來金價將有機會向上攀升至1350美元至1400美元之間的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