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通過反同公投 苗博雅呼籲這樣反擊回去!

婚姻平權

反同團體3項提案對於同志族群產生偌大衝擊,社民黨全國委員苗博雅表示將提出公投案反制。(圖片來源/苗博雅@FB)

自2017年底《公民投票法》修正通過後,全台各政黨以及民間團體的公投提案便開始遍地開花,包含反《勞基法》修正、反核食、婚姻平權等議題都是各團體的提案重點。而昨(17日)傍晚,中選會宣布4項公投提案合於規定,將展開第二階段連署。

通過審核的4項公投提案中,除前總統馬英九所提的公投案,其他3案都是由反同團體所提出,如下所列。

「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幸福盟公民行動總召游信義

「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

「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

對此,伴侶盟等同志團體昨晚九點緊急動員,在中選會前抗議中選會竟通過「違憲公投」。長期致力推動婚姻平權、聲請大法官釋憲的祁家威也怒指「很多人覺得同志族群都『溫良恭儉讓』,現在希望大家站出來,該罵的就罵,都用我的名義,我不怕被告!」

給過違憲公投?民團:惡夢竟然成真...

「現在站在這裡的每一個人,內心都很沉痛,從反同團體提出公投的那一刻就成了惡夢的開端,現在正式進入了緊急時刻…」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沉痛地說。事實上,3月9日中選會曾召開這3項公投的聽證會,會中,許多專家學者都認為3項公投題目具有高度違憲之虞。

伴侶盟昨緊急動員,在中選前抗議反同團體所提公投案違憲。(圖片來源/伴侶盟提供)

同時具有律師身分的許秀雯說明,從游信義所提出的《民法》婚姻應限定一男一女來看,在大法官748釋字號裡明確提及,現行《民法》不保障同性婚姻「違憲」。如今中選會卻認為這項公投主文合於規定,根本是「助紂為虐」。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也怒嗆「我真的很懷疑,如果年底這項公投過了,我們的政府就要違憲來處理嗎?」

此外,針對曾獻瑩所提出的2項公投,就同性婚姻立專法部分,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沉痛地說「大家都知道,隔離不是真正的平等,隔離會讓歧視更加深。」而在要求排除同志教育的公投案上,身障男同志、手天使創辦人Vicent痛心詢問「到底還要死多少人,才能讓這個社會清醒?」他強調,許多因誤解而產生的霸凌、因不了解而發生的悲劇都還在發生,如今卻連最可能幫助同志孩子與同儕了解正確知識的「教育」都被剝奪。

尤美女:非常遺憾

「各位同志們,我想說,不要以為我們到明年的5月24日就能結婚、就能活得像個人!我實在沒辦法想像,我會拿到一張選票,上面寫著歧視人的字句…」在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正式宣布《民法》婚姻章違憲,若2年後立法單位沒有修法,相同性別的兩人可以直接到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

律師潘天慶指出,《憲法》不只是保障多數族群,也保障了少數族群的權益。對於昨中選會的決議,長期關注婚姻平權發展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受訪時表示「對於這樣的結果相當遺憾,不樂見造成社會撕裂。」原先修正《公投法》是希望讓人民不要受限於過高的門檻,都得以表達自己的意見。對於這樣的結果,她認為須尊重人民提出公投的自由,但也呼籲提案人別散波錯誤的訊息,公投的前提是訊息要正確。

目前中選會認定反同團體的公投合於規定,一些關心婚姻平權的民眾及團體都在苦惱,後續該如何應戰?面對社會反彈,中選會回應,依規定中選會只能做實質審查,無法判定公投案到底有沒有違憲。簡至潔表示,中選會至少可以依法聲請大法官釋憲,並不是無法作為。對此,伴侶盟將會協同律師團提出行政救濟,希望能夠力挽狂瀾。

苗博雅:我們要有積極作為

不過,在婚姻平權議題上有所耕耘、社民黨北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受訪表示「依目前《公投法》的設計,救濟管道真的微乎其微。」她認為,過去是因為公審會能夠決定公投成案與否、能否決當事人提案,因此當事人可以提出救濟。

但從先前同志團體申請參加聽證會、中選會以「非利害關係人」為由拒絕來看,此次民間團體想救濟可能也會面臨「當事人適格」的問題。因此,苗博雅今發起行動,欲「以公投反制公投」,若達2000人願意參與行動,將發起以反制反同方公投為主文方向的公投。苗博雅認為,如此一來不僅能捲動全台關心婚姻平權的民眾,也能讓執政黨看見民意所在。

「我是異性戀、我是多數的那一方,但我知道應該讓這個社會更公平。」潘天慶這麼說道。談到迎戰方向,苗博雅表示自早上9點發起以來,她已收到超過5000份的意向書,數字仍在增加,呼籲關心婚姻平權議題的朋友能夠勇敢站出來、全面迎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