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不讓柯文哲選北市長 考驗蔡英文政治智慧

年金改革

民進黨是否應該禮讓柯文哲,蔡英文直言:「目前還沒有定論,因為還沒有整合的過程」。(攝影/黃威彬)

蔡英文接受了年代電視台「新聞追追追」節目的專訪,我因為擔任提問人,所以可以近身觀察她。之後,她又接受「鏡傳媒」的專訪,所談的內容與之前的電視專訪大同小異。

年金改革:蔡做到馬做不到

很多人都說蔡英文是女版馬英九,馬英九出生於官宦之家,蔡英文出生於富商之家,兩人自小的物質生活水平都超越當時一般家庭;兩個人都是考上台大法律系的高材生,當時都可說是鳳毛鱗角。然後兩人都赴歐美留學,都獲得法學博士的學位。學成歸國後,一個進入總統府擔任蔣經國的英文秘書,一個進政大擔任教授,都是平步青雲。

然後兩人都在陸委會服務過,馬英九當過副主委,蔡英文當過主委;日後兩人也都開始投身選舉,也都當上了黨主席與總統。兩人在人格特質上,也都有法律人的謹小慎微與注意細節。

但是兩個人還是有相當的差異。

首先,蔡英文比馬英九更沉得住氣,更能隱忍,也更敢於碰硬。

例如蔡英文在受訪時針對軍公教年金改革就指出,馬英九也曾表示要改革,甚至在與她交接時還耳提面命,但是馬不敢啃這個硬骨頭,她敢啃。而當軍公教各界與在野黨對於年金改革的批評聲浪高漲,當「八百壯士」的抗爭日益激烈,蔡英文都隱忍不發,沒有太多反應。一直到軍人年金改革的法案正式出來後,她才開始接受媒體的訪問,為自己的政策辯護。

相對的,馬英九在軍公教年金改革上,則是想改卻不敢改,缺乏破釜沈舟的勇氣。當然,軍公教是國民黨的重要支持者,所以馬英九自然是投鼠忌器。另一方面,馬英九在許多事情上則顯得焦躁,甚至急於出手,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例如急於想鬥倒王金平卻沒成功,倉促出手偵辦張顯耀洩密案卻證據不足,忽然決定參加「亞投行」卻反遭中國矮化地位,都讓外界覺得手法不高明,缺乏周延而戰略的規劃。

其次,馬英九在許多地方上往往顯得得意忘形,例如「馬習會」舉辦後,他覺得志得意滿,因此獨開記者會的大談特談,儼然變成個人秀,但習近平卻沒開記者會;而兩人聚餐後習近平低調離開,馬英九卻被記者拍到滿臉微醺。

相對於馬,蔡較沈穩、內斂、不張揚

相反的,蔡英文比較沈穩、內斂而不張揚,她的撲克臉看不到太多心情。例如她迄今不承認九二共識,立場堅定;但她不挑釁中國,對於近來台美關係的較大發展,例如川普簽署了「台灣旅行法」、國務院與商務部高級官員相繼訪台、美國協助台灣建造潛艇,她的態度都相當低調,不願意過於聲張;即便與川普通上電話,也是美方先發佈訊息,蔡英文沒有敲鑼打鼓般的大肆宣傳。

當然,也有人認為蔡英文缺乏溫度,有距離感。

第三,蔡英文展現了決心與意志力,她在受訪時也強調這點。例如在「轉型正義」上,針對國民黨黨產、婦聯會與救國團等組織進行清查。這當然會引發藍營的批評,認為是政治迫害,是「綠色恐怖」。但是蔡英文不在乎這些批評,憑藉民進黨在立法院單獨過半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從快速立法,到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到快速出手,有步驟的對國民黨進行「刨根式」的清算,讓國民黨永無翻身之日。

相對來說,馬英九與國民黨在這種「溫、良、恭、儉、讓」的文化下,有時對敵人還比對同志寬容。國民黨的文化就是表面上大家客客氣氣,私底下刀光劍影,團結只是口頭說說。民進黨則是在意見整合過程中砲聲隆隆,整合後團結一致對外。

因此對於中國來說,蔡英文這種沉穩、堅毅、隱忍、敢於碰的個性,的確是一個不好對付的對手。

基本上,蔡英文上台後推動了許多的改革,戰場開闢過多,也引發許多爭議,社會紛擾不斷。而如今這些戰場逐漸收起,特別是軍公教年金改革已經塵埃落定,加上經濟數字表現尚佳,使得蔡英文在這次專訪中,展現了相當的自信。

北市讓不讓柯,讓身兼黨主席的蔡陷入兩難

只是在有關於台北市長的選舉上,民進黨是否應該禮讓柯文哲,蔡英文仍然展現了她法律人的謹慎與保守。她直言「目前還沒有定論,因為還沒有整合的過程」。

蔡英文強調,民進黨基層的意見不能小看,他們很有看法,「這一局如果沒有處理好,民進黨很可能在台北就分裂了」。

基本上,蔡英文與民進黨高層是希望禮讓柯文哲的,因為誠如前述,蔡英文希望一舉殲滅國民黨,所以2020年的總統大選一定要贏。而如果台北市讓柯文哲繼續連任,國民黨無法當選,這是平盤;加上蘇貞昌如果當選新北市市長,那是大贏,如此蔡英文連任勢必順利。

只是當前民進黨基層反對禮讓柯文哲的聲音甚囂塵上,在此「寧左勿右」的氛圍下,蔡英文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她要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再度考驗她的政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