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理工男!時力彭盛韶給自己的測驗:叩關市議會

2018選戰

資訊科技背景的彭盛韶,在闖蕩過社福體系、地方及中央政府後,即將代表時代力量參選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圖片來源/彭盛韶@FB)

時代力量自1月黨慶以來,一次又一次地公布即將投入選戰、參戰2018年底縣市長議員的擬參選人名單。支持者也對於這次時代力量的「來吧!新世代!」口號琅琅上口。時力黨主席黃國昌表示,地方選戰由各地方黨部主委操刀布局,他自己就是新北市的黨部主委。

「我一直在思考,時力能在地方帶來什麼改變?過去的藍綠勢力符合市民對新政治的期待嗎?」黃國昌直白地說,他期待時力的參選人不僅是新選擇,也是更好的選擇,為新北政治帶來新活力。而誰是他口中的新選擇?長期深耕公務體系的時力智庫副執行長彭盛韶,就是其中一個要角。

身為時力新北市黨部主委的黃國昌,多次母雞帶小雞,與彭盛韶、陳志明兩人公開亮相。(圖片來源/新北新時代 改革新力量@FB)

當熱愛一成不變,跳離資工舒適圈

「每天面對電腦、程式,我覺得那根本是永截輪迴…。」畢業於中正大學資工系、台大資工所碩士,第一份工作是壹傳媒的程式研發工程師,不管從哪個面向來看,彭盛韶都是個徹頭徹尾的資工人、理科男。

不過,從他往後的經歷來看,這麼形容他恐怕過於單一。雖然學生時代堅決走資工領域,但進入社會後,道路卻開始九彎十八拐。「其實,工程師的工作無法引發我內心的熱情。我常在想,我的工作能不能更有『人味』?」彭盛韶坦言,當時僅工作一年,便開始反覆思考,這真的是適合他的工作嗎?

有了這樣的念頭,在離開工程師職位後,開始思考下一步到底該往哪走?最後,他決定起身接觸過去碰都沒碰過的社福領域。「我是那種念頭到了、就一定要做到的人。」秉持信念,彭盛韶參加了社會行政相關公務員考試,還取得了榜首的佳績。不過,這時他又做了個出人意料之外的決定。

「我其實算特立獨行,所有名次前面的公務員都會填行政方面的志願,但我填了八里愛心教養院。」他笑著說,公務員體系分為實務和行政,大家都為了行政的名額搶破頭,但他知道自己希望和「人」相處,因此選擇了因地遠而少有人填的八里愛心教養院。

轉入社福,更了解人

「到教養院實際服務後,我更確定我的選擇是對的。」新北市為了協助身心障礙者家庭減輕負擔,興建了八里愛心教養院。長期下來,教養院成了新北一帶身心障礙者的「第二個家」。在教養院內,彭盛韶陪著許多身心障礙孩子復健、接受早療,間接習得了許多職能治療、物理治療的知識。回顧這段經驗,他笑談「投入工作後,我看到孩子們的進步,自己也得到一生受用的復健概念。」

過去在教養院的經驗,對彭盛韶在幼教、長照的概念都有所啟發。(圖片來源/板橋新時代 彭盛韶-彭彭@FB,下同)

彭盛韶在八里教養院待了一年後,他決定更深入公務體系,實際參與體制運作。他先後進入八里區公所、北市府、經濟部任職。每一個曾待過的單位,都適時地在他的人生路上推了一把。

「我還在區公所時,剛好318爆發,因為我有著公務員的身分,不能進入議場,但還是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彭盛韶笑著說,當時忍下了衝進議場的衝動,沒有成為因衝議場而見報的公務員。但這一忍,卻成為一個把他拉入地方政府的拉力。318後,柯文哲團隊正舉辦青年海選,彭盛韶成為柯文哲競選團隊的一員,隸屬於政策部。而在柯文哲當選後,他轉入台北市資訊局。

318成啟蒙,轉入北市府

「說起來實在很妙,我就是因為受不了整天面對電腦、才不當工程師;但有了2年半的公務經驗、繞了好幾個彎後,我還是回到資訊體系,結合公務歷練和資工專業,我曾經走過的叉路,到最後都連結在一起了!」彭盛韶提及,當時台北市資訊局和其他縣市的資訊局不同,其他資訊局可能就是管理府內電腦相關業務,但北市資訊局注重的是打造智慧城市、推動資通訊產業。

他以2016年北市府、中研院、業者,產官學三方所共同推動的空氣盒子為例。近年來社會關注PM2.5議題,台灣業者有即時觀測空氣品質的技術、卻苦無發揮之地,這時北市府提供了場域,讓業者在小學內設置空氣盒子,頓時聲名大噪,隨後擴及到其他縣市。最後,連美國環保署也來取經,韓國、馬來西亞也在重點城市導入相關技術。

當時,彭盛韶就是其中參與的一份子。談及這段經驗,他表示,「我認為,政府這次就站對了角色,他沒有做其他多餘的事,就是做好行政協調,讓一切能進行下去。」不過,他永遠不是那個甘於守在同一環境下的乖孩子。彭盛韶說,「在市府有了一定歷練後,我開始思考,那中央和地方呢?這之間的運作又有何不同?」於是,他轉身進了經濟部。

當偏左的他,來到極右的經濟部

「我對經濟完全不懂、一點都不懂。從我放棄當工程師進到社福體系,應該就可以知道,我是個偏左的人,因此我實在很好奇,偏右的經濟部到底怎麼運作。」彭盛韶進到經濟部後,做的是數位相關業務。從台電開放資料、內部資料管理,都看得到他的影子。

近來深澳電廠爭議越演越烈,許多團體怒批台電的資料造假、政府的數據騙人,而這恰好也和彭盛韶在經濟部最深的體悟有所切合。「在很多的討論會議上,我看到官方和民間團體之間的互不理解,那氣氛只能用尷尬來形容,但這給我很大的啟發。」他說,目前許多政策往往是擬定好方向後,才以公聽會、說明會等形式來開放人民參與,但人民的意見往往只是聽聽看、過過水就過去了。

彭盛韶認為,許多的政策都在沒有公民參與的基礎下闖關,《勞基法》相關公投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不管是大的國家政策、小的地方政策,我們可以在初期就開放人民參與,或許就不會有那麼多白走的路、白花的錢。」彭盛韶認為,單從一個小小的UBIKE停靠站,到影響全國的《勞基法》修法,小至地方建設、大到國家整體政策,始終看不見人民的身影。

世代差異?年輕人的苦,長輩都懂

「包含建商、企業,很多大型組織盤踞政府資源,為什麼會有這個情況?因為他們掌握大黨資源,大黨捨不得放棄底下盤根錯節,那些事關幾千、幾萬票的勢力。」一路從地方拚到中央,彭盛韶選擇直接從政、加入時代力量。

從最一開始待的智庫,就關注勞權、婚姻平權、居住正義、長照、托育等議題,擔任時力智庫副執行長,到了時力黨慶,彭盛韶的名字正式出現在擬參選人名單上。「年輕人是真的討厭政治、對政治無感嗎?我覺得是年輕人的話語權不足。」眾所周知,時力長期關注青年議題,在年輕人之間有一定的聲量。根據台灣世代智庫的的民調,針對2018縣市議員選舉,在未向受訪者提示可能的政黨選項下,除兩大黨外,時力和綠黨分別獲得民眾主動指名,時力位居第三名。

不過,選戰終究不是年輕人間的拚搏,是全民的大戰。面對政治參與度較高的中老族群,整個時代力量都面臨如何吸引這群受眾的困境。對此,彭盛韶的做法是「年輕人用政策,長輩用行動。」

「其實,要得到長輩和年輕人支持是同一回事,只是用的方法不同。年輕人的苦,其實長輩們都懂。」他指出,世代隔閡並不如大家常講的那麼嚴重。為了有機會接觸中高齡族群,彭盛韶會幫里長送車、協助資源回收,在與長輩交談的過程中,發現長輩都能理解他所說的,因為他們的孩子也正面臨低薪、窮忙,看不見未來的現在。

彭盛韶時常在行程中找空檔,協助做資源回收工作。

「一些長輩看到我會說『我已經挺了2、30年的民進黨,這都是老習慣了,但我相信我的下一代會支持你。』」他談及,有肯定他理念的年輕人,也有願意轉而支持他的長輩,而這次選戰就是他給自己的測試,到底他能做到什麼程度。究竟有著5年公務經歷,了解「基層卡什麼、年輕人苦什麼」的彭盛韶,能否進入市議會、通過這道給自己的關卡?解鎖的鑰匙,就握在所有新北市第4選區的選民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