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菜價:當國家領導人越來越像幫派老大....

菜價

連年的蔬菜價格失控造成農民嚴重受損,農委會卻一直沒有人受到懲處。(照片提供/謝金河)

菜價失控,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和台北市場處處長沒有引責下台,真是讓我覺得怪異的事。而面對連年的蔬菜價格失控造成農民嚴重受損,農委會也一樣一直沒有人受到懲處,都說明了政府失靈,民意代表監督失職的嚴重問題。

台北市有市議員、國家有立法委員。市政府的謬失當由市議會監督、行政院則由立法院負責。

憲政危機:民意代表成為民選官員的代理人

這些事情與其他施政相連結,但是逐漸的我們看到三合一、五合一、九合一等選制出現後,造成母雞帶小雞共同參選的惡弊。選制的改變,造成監督者和施政者合體,以至於民意代表變成民選官員的小弟或代理人。期待要靠老大當選的小弟監督老大無疑是作夢。政黨為了勝選,明明造成了民主憲政的危機,卻視而不見。

國家領導人越來越像幫派老大。

如今各政黨、縣市長無不這樣迭相操作,監督的功能日益低下。

我這幾年受聘擔任國會監督聯盟的委員,對這樣的整體趨勢真是感到憂愁。

再過一個月,就是去年好人運動招開猴子幫發表會開始賣香蕉的一周年。最近一批又一批的農民求助,從高麗菜、蘿蔔、蒜頭、洋蔥、韮菜、青蔥到香蕉、、眼看著就要循環成一圈了。

北農連續休市造成菜價暴跌,新北果菜公司3月曾辦蔬果促銷活動,由於現場販賣的蔬果價格相當低廉,因而引來大批民眾搶購。(攝影/黃威彬)

國家政體出問題:人民受傷害卻沒有人負責

古時候的天子有兩個重要的官員,一個是天官、一個是農政。這兩個如果失時,是要砍頭的。因為許多百姓要餓肚子,為著餓肚子就會流離,接著就會轉溝壑。這種事不能到發生再殺頭,必須一發現就殺頭。國家才能避免不可挽回的危機。

我們國家政體出問題了!有廣大的人民受到傷害,卻不必有人負責。

林聰賢跟吳音寧同樣都成了神隱少女。立法院也在衝突的煙幕中失能。

今天坐火車回花蓮,上車前買了最便宜的六十元便當。排骨便當裡出現了高麗菜。

多年前,高麗菜一樣崩盤,我邀集朋友大家出錢送高麗菜到鐵路局,請鐵路餐廳免費幫火車便當加菜。

多年前的高麗菜崩盤事件...

當時鐵路局營業部的總經理朱先生在記者會後告訴前來幫忙的廚工,把高麗菜隨便送掉,「大家作作秀」當時記者與立法委員已經離開,這讓我怒不可遏。我告訴他,作為一個台灣人不可以糟蹋糧食、輕賤人民的善意。

後來我正式發文要求鐵路局在高麗菜價格崩盤時使用盛產高麗菜,這位官員回答我「有兩個原因無法辦理。第一高麗菜放入便當會發酸。第二鐵路便當有辦理碳足跡認證,不能隨意變更菜色。」

這是真的嗎!

這位朱姓官員曾任台中一等站站長,深受國家栽培公費取得博士。我告訴他這樣難得的資歷與背景,升官指日可待。但如果不改變,只要他公布擔任鐵路局局長的那天就是我公告這樣無情事蹟的那天。

這件事已經六年了,他恐怕到現在都很疑惑真的有人會這樣堅持。

今天的便當和我多次在不同地區的鐵路便當都打臉這位負責人,也證實政府仍有許多可採取的行動。

去年香蕉事件甚至演成香蕉之亂,最後香蕉是如何度過難關呢!政府真的沒有成功經驗嗎?

金融機構送香蕉幫倒忙

原本農政單位預測五月份香蕉將會崩盤,我們在五月二十二日發動猴子幫,請大家來當興奮的猴子,兩周之內熱賣了兩千三百箱香蕉。這批香蕉沒有固定交貨期,而是拉抬價格的預設配額。真有一大批好人投入這件事情。大家等著吃香蕉。

當旗山香蕉價格開始波動,我們握著訂單開始搶貨。價格下降我們就出手。沒想到就這樣價格一直拉鋸在18到25元之間,撐著農民一路過關。

後來捅了馬蜂窩的兆豐銀行出現,買了五百萬元的香蕉全省贈送。就在贈送開始的那天,引發市場無價崩盤。因為既然全省免費贈送,何必再去市場購買。因此一方面導致市場全面停銷,一方面趁機湧進各分行討香蕉卻沒有領到的民眾引起激烈衝突,這趟鬧劇終究被笑話成「香蕉之亂」。當時行政院長是財經專家林全。

和兆豐銀行一樣財經專家。這些的作為真離人民很遠。

香蕉之亂,透過行動來改變

到了九月,賴清德就任行政院長。

夏蕉與冬季香蕉交替,又逢一波香蕉危機。

十月底賴清德受立法委員之邀開始吃香蕉、賣香蕉。他隨即宣布政府要收購一千噸香蕉,隔日又在加碼兩百噸。

當時義美董事長也宣布要購買六十噸香蕉助農。

三天後香蕉大漲,義美採購為此暫停。因為香蕉不只沒跌而且漲價了。

然而政府真的買足了一千兩百噸香蕉嗎!還是建立了市場的信心,恢復了市場的次序呢。

生產是否過剩、市場是否一成不變,原來都可以透過行動改變。

賴清德宣布的政府作為,引起盤商預期價格上漲,因此開始搶貨,隨即鼓舞了市場。就這樣全年的香蕉難關獲救,一直到現在市場零售價都到了一斤二十元以上。

賴清德成功的幫助的香蕉農民。

賴清德還沒學會怎麼助農

但賴清德真的徹底學會這件事情還是「偶中」呢!

從北農休市引致年後農產整盤崩盤,農委會由副主委主導,看不到政府該有層級與整體作為。因此農民一波又一波受損。

然而行政院沒有動作。

賴清德沒有真正學會助農這件事。

循環快要開始了。

賴清德是政治打手,還是與人民站在一起快要知道了。

同樣的好人運動是支持政府施政的,或者支持在野的也快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