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與能源之戰 蔡政府敢處理「這個」不當黨產嗎?

環保議題

桃園大潭燃氣電廠因興建天然氣接收港,破壞當地藻礁生態系引發爭議,環團指開發過程涉及不當黨產疑慮。(圖片來源/@珍愛桃園藻礁臉書)

隨著深澳燃煤電廠爭議越演越烈,桃園大潭燃氣電廠的多年爭議也再度浮上版面。

24日上午,陰雨濛濛,相較一旁反年改團體轟隆隆的遊行聲,桃園搶救藻礁行動聯盟的麥克風聲音微弱,站在監察院前,欲向監委陳師孟舉發「中油涉嫌不法收購中華開發及中央投資公司不當黨產」,希望能以此阻擋桃園觀塘工業區裡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案,保護當地台灣美麗卻稀少珍貴的藻礁生態。

從一開始就有問題

1999年至2000年之間,政黨輪替之際,私人東鼎液化瓦斯公司成功向政府爭取到興建桃園觀塘工業區的計畫,想再循工業區內附設「觀塘工業港」等途徑,建造進口天然氣接收站,目的在取得長達25年、預算規模達4千億的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氣合約。然而,2001年,觀塘工業區正式動工沒多久,當時董事長陳由豪因另一間公司東帝士投資失利,爆發財務危機後,導致開發停擺,東鼎公司經營權轉由中華開發等股東持有。

2003年,中油搶到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應合約,並且拒絕給東鼎公司港口開發權。搶標失敗的東鼎公司,至2004年觀塘工業區包括填海工程全面停工,但仍保有工業區開發權利至今。

開發過程有國民黨撐腰

東鼎公司在取得觀塘工業區開發案的過程,在今日看來恐怕還涉及不當黨產問題。

隨著陳由豪捲款而逃事件爆發,檢調介入後,發現原來觀塘工業區的整個開發案,背後涉及許多官商勾結,包括政治獻金、掏空案等疑雲。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表示,其實依《土地法》第14條,海岸一定限度內的土地不得私有,「東鼎這家私人公司卻有辦法違法取得觀塘工業區200多公頃海埔地,就可以看到背後有特權介入。」

事實上,東鼎公司原本股東就包含中央投資、中華開發等。蔡雅瀅表示,中央投資當時是由國民黨百分之百持股,在不當黨產委員會網站上已公告為國民黨投資的事業清冊;而中華開發過去在很多文獻上也都被認為是國民黨黨營事業代表性企業。加上東鼎曾經由有「國民黨大掌櫃」之稱的劉泰英擔任董事長,實質掌控該公司人事、財務與業務,所以東鼎依「不當黨產條例」第4條是國民黨附隨組織,而觀塘工業區的土地以及相關開發權益,都屬不當取得之財產。

在觀塘工業區開發案停擺多年後,2016 年國營事業中油以 22.8 億併購東鼎公司,取得觀塘工業區開發權,想繼續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計畫。對此,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質疑,「這過程中如果真的跟黨產有牽扯,中油要不要出來面對?」他認為,應先把黨產糾葛釐清,再來談開發案。中油卻回應,併購東鼎案不構成不當黨產,另外根據《不當黨產條例》規範,並沒有明文規定在問題明確之前環評要暫停,但是今日桃園搶救藻礁行動聯盟表示,開發過程中涉及不當黨產是事實,「不能讓它船過水無痕。」

藻礁與能源的戰役

大潭電廠與觀塘工業區的地點位於桃園沿海,當地有著台灣面積最大、發育最完整的藻礁地景,北起竹圍漁港,南至永安漁港,綿延 27 公里。桃園特殊的藻礁地形成生態系,有豐富多樣的貝類、螺類、魚蟹等物種,層層生物鏈關係,更可能影響附近兩大漁港的漁獲量。桃園藻礁是台灣珍貴的自然資源,也是當地重要的經濟命脈。

在前總統李登輝任內同意東鼎興建觀塘工業區、開發第三天然氣接受站,到扁政府上台後直接停擺,天然氣計畫延宕;接著馬政府執政後期,因日本311事件推動「穩健減核」政策,開始積極努力中油併購東鼎計畫;蔡政府上任後,為「2025非核家園」目標,似乎更不可能放棄此次開發計畫。

不論是前行政院長林全或現任院長賴清德,面對大潭電廠與深澳電廠,都一再重申非核家園目標;經濟部長沈榮津甚至說,可以把藻礁移除復育,讓復育和建設同時進行,但藻礁10年才長1公分,有學者研究,台灣這片廣闊的藻礁地景至少歷時千年才得以形成。發展綠能為了更好的環境生態、生存條件,但是在開發的同時卻又破壞環境,似乎失去初衷。該如何在環境與能源政策之中取得更好的平衡,考驗著新政府與人民的智慧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