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了20年綠川終重見天日 他們的心情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綠川專題

整治過後的綠川,吸引不少民眾前往拍照打卡。(攝影/黃威彬)

隨著台中綠川整治,中區民眾有些期待,又怕受傷害。值得期待的是,這塊被市政府遺忘十多年的失落世界終於開始轉動,但也有不少人擔心,投機分子會伺機而動,將遲來的一線生機硬生生斬斷,就像二三十年來的慘劇重演。

被埋在台中火車站前長達20年的綠川,於兩年前破土而出,雖有著古文明般的文化底蘊,卻早已殘破不堪,散發陣陣惡臭。經過一番整治,終於在今年2月10日對外亮相,一度靠著河道兩旁的光景藝術吸引大批民眾打卡拍照,甚至連台北市長柯文哲、嘉義市長涂醒哲、新竹縣長邱鏡淳、基隆市長林右昌都前往取經,是中區20年來難得的熱鬧日子。

如今,四個多月過去,綠川周邊的人潮開始消退,不少老商家卻見怪不怪,畢竟,中區又不是沒繁榮過;早在二十年前,人潮就隨著百貨移往西邊的重劃區,那畫面比起今天猶有過之,也因此,商家們並未死心,「一開始新鮮,一定人最多啊,現在變少也很正常,不過,至少我們中區不一樣了,比起之前的十幾年已經好太多,有一點點受到關愛的感覺。」

在地人為何對之前政府失望?一位民眾說得露骨,「舉例來說,當初建國市場對市容是負面的,裡面又臭又髒又亂,但畢竟沒有人知道拆遷後會怎樣,商家都很抗拒,加上那邊是個很大的票倉,……所以之前市長光是喊拆遷,就喊了兩個任期,反而都去發展重劃區,結果讓我們這種沒落的地方更沒落。一直到林佳龍上任後,才真的敢去做這件事。」

中區停滯病灶,地主、屋主寧願空著擺爛

不過,即便政府介入,中區的病灶依舊存在。成功路上的豐中戲院曾是台中最熱鬧的地方之一,如今只剩一片廢墟,附近一名商家老闆就說,「其實政府或多或少都有在做一些事,只不過到了地主那邊就是卡住,很多開發都要他們同意,但他們根本不缺錢,寧願放著不賣也不處理,所以你看這裡,一到了晚上都是黑漆漆一片,空的。……目前看起來,這個問題還是無解。」

與中區屋主有著十多年的互動,有巢氏房屋台中樂業加盟店經理陳啟信則分析,在台中最繁華的時候,能在火車站前買下一塊地,幾乎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中區常常有個狀況,老一輩都會說:『你愛我賣厝,彼足見笑欸,若是愛賣,等我死閣講。』因為他們都覺得,家裡出了問題才要賣房子,都是面子問題,而且,這種地主也早都搬走了,很多都到七期去住了,不然就住在國外,中區的發展與他們何干,最後像豐中戲院那樣寧願丟著不管。」

至於一些後來的屋主、地主狀況又如何?陳啟信直言,一些後來才進入中區的屋主,很多都買在高點,如今也全被套牢,賣不動,「以前台灣大道上,動不動就是一億多、兩億在賣,但那是高點,後來房價降到低點,可能連四五千萬都賣不掉,那這些人的心態還停留在當初一億多,現在四五千萬要跟他買,他怎麼肯。另外,一些口袋相對不夠深的,可能跟銀行都借一億了,你叫他五千萬元怎麼賣得下去,也只好繼續撐。」

「而且,很多人不賣的時候也不租,因為他們不敢冒險,怕發生凶案。像一些大面積的,一定是租給卡拉OK、KTV相關的行業,喝了酒鬧事,誰知道會怎樣。況且都有前車之鑑,三民路、自由路上很多商業大樓都是整層租給酒店、KTV,出事了,有人開槍什麼的,死人了,結果不只那一層不用賣,整棟都不用賣。所以,他幹嘛去賭,租金又不多,發生事情的話,是整棟都垮了。」陳啟信直言。

台中中區許多廢棄大樓的產權複雜,整合不易。(攝影/黃威彬)

前後站打通卡在一棟大樓,傳業主想要更多

陳啟信認為,中區受到的限制太多,若要重生,恐怕得靠東區襄助,「如果大車站計畫完成,後站(東區)可以做起來,或許能和中區合成一個更大範圍的商圈,出了火車站,先逛綠川,逛完走到秀泰廣場,之後再去新建國市場,然後是大魯閣新時代,旁邊還有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最後再搭車回去,以後大家來台中,其實逛那邊就夠了,甚至不見得要去七期啊。」

不過,當下台中火車站的前後並未完全打通,往來車輛還得繞上一大圈,其中便卡在一棟關鍵大樓──大智慧學苑,而內情也頗不單純。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原本台中市政府和業主都已經談好補償金了,大概三億多,可是那些業主後來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案:因為火車站旁鐵路局還有地,現在都被圍起來那塊,原本是眷村,現在他們不要錢了,要以地易地,拿走那塊。……所以他們之後手上可能會有火車站前最近、最大的標的物,等於去換到更值錢的一塊地。」

對於前後站打通一事,有人樂觀看待,但也有民眾擔心,「現在台中人幾乎都集中到後站(東區)的新時代那一帶,如果打通後,人潮能夠來到中區當然最好,但只怕又有人要開始炒地皮,結果就是讓二三十年來的慘劇一再上演。」

隨著綠川整治,每逢假日,台中便湧入大量觀光人潮。(攝影/黃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