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政策本質 華為恐淪中興第二

產業動態

美國商業部制裁中興後,華為的立場變得困難。(圖片來源/wiki)

唸MBA有同學是華為來的,夫妻倆都是大學畢業就在華為。近二十年前的華為還不算大,但員工已經全球跑,同學的老公正派在墨西哥城長駐,久久來美國探親一趟。所以我算很早就聽過華為大名,當時還覺得奇怪,是什麼人把動詞、副詞放在公司名字裡現在的華為在很多的產品,都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一般華為的評價是產品價格合理、服務很好,積極投入研發,很有拚勁。不管從哪個角度看,華為都是成功的,但碰上了政治,再成功的中國企業,也是一轉頭就退回了胡雪巖的年代,身不由己。

美國商業部制裁中興後,華為的立場很困難,現在沒人知道下一步怎麼辦。中興的案子,讓我們突然警覺,原來中國科技公司,雖然勢大,但還是不脫中國企業製造加工業的本質,只要美國從源頭把關鍵零件給禁賣,企業就生不出產品了。華為還沒走到這一步,但華為還有另外的問題,因為網路設備,是每個國家資訊安全的重要環節,如果美國出面說了,華為有受中國政府控制的問題,那不是美國市場不買華為產品的事情而已,英、加、澳等Five Eyes共享情報國家,也得立刻跟進,然後是歐盟、日本、南韓。華為的網路設備,最後只有那些貪小便宜的國家敢買,接下來呢? 單靠手機就能撐得起華為的半邊天? 更何況,要打資安,手機也有問題。美國的AT&T年初本來要開賣華為手機,最後也出於安全問題而放棄,就是一個惡兆。

中興的問題是偷賣產品給伊朗,但那只是美國講究證據的法治傳統的基本懲罰。光違法一事,就可以弄垮中興。那還是法治出手,還沒動到政治。如果川普的手真的伸進制裁中國公司的政策,那就不只是中興,也不只是華為而已。所以美國人打中興,是打給北京看,要共產黨想清楚,你繼續一帶一路,繼續航母出海,繼續挑戰美國霸權,試試看。

但華為是無辜的嗎?

對很多辛苦打拚的華為寶寶來說,美國人的這一手,對他們是不公平的。沒有這些努力的華為人,你們美國的偏鄉僻壤,連網路都沒得用。一點都沒錯,但華為的興起真的就是乾乾淨淨的嗎? 思科很早以前就告華為偷軟體碼,而且華為早期的產品,跟思科是像到不能再像,說華為的產品完全自力研發,我一點都不相信。但這沒什麼大不了,敢做敢當,日本和亞洲四小龍,都是這樣開始的,長大成熟後,遵照人家的遊戲規則走就好了。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

以企業經理人的角度,當然是從良後做大事業比較重要,因為有錢賺,誰要淌政治渾水? 但在中國,你不管政治,政治會來管你。有華為這麼大的企業在中國,共產黨不抓在手上專案管理,成嗎? 你說華為以客戶為尊,絕對不會在客戶的設備放spyware,我相信公司高層真的想這樣,但黨說不行,國家有國家的政策,黨要你監控,你只能盡量做到不讓客戶發現,你不能說不。

所以華為在承受共產黨的共業?

是,但這共產黨的共業不在於專制獨裁,而在於佔了美國人的便宜。美國從二戰後建立的國際貿易體系,讓參與的國家共同繁榮,多數的時候,美國人不管你的政府體制,台灣的蔣家,南韓的朴正熙,多壞,美國人也沒動他們。最主要的是你要遵守遊戲規則。你要拿美國的市場,你要用美國的科技,來繁榮國家,沒問題,有錢大家賺,但你要以美國為尊。美國老大哥受到選舉壓力的時候,你要幫忙挺一挺,三零一、農產品關稅、汽車到美國製造等,不都是這些小老弟幫忙弄出來的? 這才叫做有來有往。

所以川普雖然亂打貿易逆差,但他並沒有說錯,中國的確在貿易上專佔美國便宜。中國只要出口,只要拿美國市場,但要把外國勢力擋在中國市場外面。不但這樣,科技還要明的搶、暗的偷。沒有禮尚往來,只有「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我的東西還是我的」,誰要幫中國講話? 更誇張的是,這土皇帝吃香喝辣還不滿足,還要在美國人面前稱老大,搞全球霸權,人家眼裡容得下這沙子嗎? 鄧小平才死多久,「韜光養晦」這麼好的東西,這麼快就要丟棄?

華盛頓下任前寫的告別演說裡,要美國不要捲入歐洲大國間的爭鬥,他說,「我們和他們距離遙遠而不相連,所以我們可以,也應該採取不一樣的路線。如果我們在有效的政府下團結,在不久的未來,我們就可以反制任何外來力量對我們的實質傷害」,「我們就可以讓有敵意的國家想要進犯我們的時候,不敢輕舉妄動; 我們更可以依我們的利益和出於正義,自己決定要和還是要戰。」

希望中興一案,讓習近平這些人了解,中國完全依己意行事的那一天還沒來。但我不覺得習的小圈子會這樣解讀,邱吉爾說過,「當國家或是個人逐漸強大的時候,通常會暴力、欺負弱小;而在衰弱的時候,反而態度良好。但這樣的行為既不健康,也不明智。」習近平就會是這麼不健康,也這麼不明智。

本文授權轉載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