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金石堂城中店房東曝光 他們都與連戰家的「龍壽會」有關..

文化產業

城中店是金石堂前五大店,卻依舊不敵大環境衝擊。(攝影/黃威彬)

走過34個年頭,金石堂城中店六月底即將熄燈,令不少民眾唏噓。而官方公告的「因租約到期,房東不續租」幾個字也帶出一些人的問號──房東是誰?根據《信傳媒》掌握消息,該建物所有權人為謙順行的杜家,與金石堂的周家都是「龍壽會」的成員,世代交好,且周家老早就對杜家透露「撐不下去」,如今打烊其實非一日之寒。

謙順行的背後是萬源紡織,創辦人為杜萬全。一名親近杜家人士指出,萬源紡織發跡於40、50年代,靠著出口賺取大量外匯,手上一有流動資金就會買土地,向來只進不出,「四、五十年前,重慶南路的房子一坪才三萬元左右,土地也很便宜,一坪都幾萬而已,取得成本都很低就是了。」

如今,杜家手上不只握有金石堂城中店,在五股成泰路一帶更有上萬坪土地,其中有三千坪租給國光客運,一兩千坪租給全聯旗下物流公司,與這些大老闆們都有著不錯私交;但最教人津津樂道的,還是杜家在仁愛路二段上,知名豪宅「仁愛鴻禧」旁的一棟獨門獨院宅邸,占地六百三十坪。過去,不少建商都曾找上門,卻通通吃了閉門羹,因為杜萬全無意開發。

事實上,在半個世紀的時間裡,杜萬全雖買了大量土地,但直到2010年辭世前,都未藉此賺取暴利,就連此次即將熄燈的金石堂城中店,也是他在1965年所購入,至今已持有53年之久。因此,友人認為,杜萬全一生低調,買地也不過是奉行老一輩有土斯有財的觀念罷了。

金石堂、萬源私交篤,同屬連震東「龍壽會」

此次,雖有不少人將「金石堂城中店熄燈」比做「六福皇宮打烊」的翻版,但其實有些不同,至少,裡頭多了點人情味。金石堂創辦人周正剛是高砂紡織的第二代,與杜萬全本就有著深厚的私交,兩家也是「龍壽會」的成員,在2000年連戰選總統時,雙方還都捐了點錢,以表支持。

那麼,「龍壽會」又是什麼組織?據了解,該組織源於連戰的父親連震東屬龍,成員多是龍年出生的政經界人士。一開始,是連震東在1984年的八十大壽後,感念各界友人齊聚,便有意事後回請,而國賓飯店董事長許金德知道後,索性將同月生日的聚在一塊吃飯,之後就慢慢演變為每月15日的慶生聚會,每三人分為一組,輪流負責當月事宜;且,這份情誼,後來也多半也跟著事業傳承下來。

由此可知,杜、周兩家的交情經年累月,並非一般。杜家友人也提到,早在金石堂對外宣布城中店即將熄燈的消息之前,自己就曾聽見如今的杜家第二代杜恒誼親口說過此事,「那個不是他們(杜家)要收回去啦,是金石堂做不下去了。杜萬全過世後,他兒子杜恒誼也一直沒有漲房租,主要也是因為老一輩的交情嘛,而且他們家有很多資產,根本不需要像一般房東那樣計較,問題是,連原本的租金,金石堂也撐不下去了,營業額一直下降,……」

不排除都更重建,傳新光、全聯一起來

「以後可能會有兩種選擇,一種是繼續放在那邊等人家租,另外一種是和旁邊的地主一起都更。」友人進一步透露,金石堂城中店的隔壁就是新光銀行,而杜恒誼和新光的二代也有私交,雙方之前確實談過都更重建大樓的可能,「他們都是老一代的結交,現在第二代掌權,交情還在,所以杜恒誼和新光的二代、全聯林敏雄這些人也都熟啊,那林敏雄也是房地產起家的,以後有可能會和大建商一起幫忙規劃,蓋新大樓。」

對於杜家第二代,友人的評價是「和父親一樣低調」,果不其然,《信傳媒》透過其他管道想與杜恒誼聯絡,得到的答案是:「他們現在不方便講這件事,說是有很多人都在問,但他們認為不適合在這個時候講。」因此,杜恒誼最後打什麼主意,只能等待時間的回答。

至於金石堂的狀況,一名前員工則回憶,當年前五大店有:汀州、城中、信義、民生、忠孝,其中,民生、忠孝已經收掉,如今連城中店也撐不下去,書市的慘澹顯而易見,「其實,不只金石堂,你看誠品就好,不也是賣書的空間越來越小,商場越來越大嗎?還有三民書局,從更早之前就開始賣咖啡、盆栽了。現在只賣書,真的很難生存,……這真的是時代的關係,以前人看書的時間都被現在的連續劇、手遊那些取代,畢竟都是人手一機的3C時代了。」

有消息傳出,金石堂城中店不排除與一旁的新光銀行等地都更重建。(攝影/黃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