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願用30億美金交換《紐時》揭郭文貴遭共和黨金主出賣內幕

兩岸國際

《紐約時報》揭露共和黨募款人布洛迪(Elliott Broidy)與阿聯王儲顧問、共和黨金主聯手與中國合作遣返郭文貴。(圖片來源/翻攝自Breaking News & World News頻道)

《紐約時報》首度報導了流亡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差一點被共和黨頂級募款人布洛迪(Elliott Broidy)及美國總統川普的密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務長的韋恩(Steve Wynn)給出賣,他們曾試圖說服川普答應驅逐/遣返郭文貴回中國,以換取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馬來西亞的利益,《紐時》報導後,郭文貴也在4月19日的爆料視頻上證實並且揭露更多細節。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這起策動川普政府遣返被中國政府發布通緝令的流亡富商郭文貴案,計畫涉及到兩位共和黨募款人、金主,一位被通俄門檢察官盯上的中東國王顧問,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下簡稱阿聯)及馬來西亞兩個國家,最後目的都是為了討好中國政府以換取好處。

按照郭文貴過去爆料的形容「川普總統身邊的人已經被他們藍金黃(收買)了!」首次在《紐約時報》的報導獲得證實。

共和黨金主,幫中國遣返郭文貴

報導中指出,2017年5月6日,布洛迪在寫給阿聯王儲政治顧問納德(George Nader)的一份備忘錄中,提出了一個「三方利益交易」方案。布洛迪相信,利用他們在華府和阿聯的影響力,兩人聯手必會獲得巨額利益。

計畫中,納德負責勸說阿聯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納哈揚以一項商業糾紛為由,要求美國交出郭文貴,同時,布洛迪也會試探性地建議川普答應這一引渡要求,以避免川普直接將郭文貴交給中國的尷尬困境。

另一位在郭文貴案中與中國交換利益的主角是當時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務長的韋恩(Steve Wynn)。(圖片來源/翻攝自Investors Archive頻道)

《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布洛迪的備忘錄中寫著,因為郭文貴欠阿聯基金30億美元,而中國政府願意出這筆錢,而布洛迪將從中受惠。

此外,他在阿聯國也有許多工程合約。另一方面,布洛迪也和到訪華府的馬來西亞總理納吉(Najib Razak)打高爾夫球,報導指出,布洛迪為自己私人安保公司在馬來西亞的合約能「放行」。同時也為了討好其在馬來西亞的中國合作夥伴,因此在幕後推動美國政府遣返郭文貴(馬來西亞是中國遣返郭文貴的中繼站)。

中願以30億美金,向阿聯換郭文貴

郭文貴則在爆料視頻中說,整個引渡計畫啟動點,設定在去年5月阿聯國王儲拜訪美國總統川普時,當時,他正好在網路上爆料掌握600位中國高官私生子女的DNA。

計畫是布洛迪找上王儲的顧問納德,由他負責說服王儲向川普提出「郭文貴持有我國護照,他犯了罪,Do my fever,(把他驅逐出境)」,另一方面中國政府藉由布洛迪之力也擺平美國移民局、司法部相關的官員。

「只要川普總統開口說『好』就馬上把我暫時安頓到一個地方,然後送去阿聯,阿聯的高層拿到錢,就送到馬來西亞,再送回中國,這是一個美國司法部門聯合的腐敗。」郭文貴慶幸的說「幸虧王儲沒有出賣我,向川普講那句話。」

郭文貴說,王儲既然沒開口,第二步就由韋恩(Steve Wynn)拿著這份備忘錄給川普總統,但他拿過去的時候,川普問起現場的其他人包括當時的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以及FBI的代表在內都告訴川普「這個人不能送回去。」

郭文貴爆料,美司法已遭中滲透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布洛迪試圖強迫美國引渡中國億萬富翁和異見者,這顯然是為了取悅在馬來西亞的中國盟友。」

郭文貴則把譴責的重心放在策動布洛迪的中國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他指控孟建柱直接涉入了美國司法單位各個層次,對他們施以「藍金黃」手段,亦即收買、威脅與利誘,正如孟建柱曾向一位中東王儲炫耀過的「馬來西亞、伊朗這些官員都是我百分之百控制的」還補了一句「即使是我退休了,他們還是百分之百聽我的。」

事實上,幫中國政府策劃遣返郭文貴的幾位要角布洛迪、韋恩、納德都有弊案在身,阿聯國王的顧問納德正被「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調查。韋恩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務長,後來因被指控性騷擾辭職下台。布洛迪則是3月分被《華爾街日報》揭露向馬來西亞富商勒索7500萬美元換取美國司法部停止調查1MDB公司的弊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