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能不能成為另一個台南?考驗傅崐萁的能力與智慧

觀光產業

陸客不來,如何開發其他客源,是傅崐萁的當務之急。(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維基百科)

最近因為一個研究案我特別前往花蓮進行深度訪談,也了解了在陸客大幅減少後,對於花蓮觀光相關產業的影響。

對花蓮來說陸客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2008年以前花蓮觀光產業的表現並不特別突出,主要是以國內旅遊為主。特別是在1960年代,隨著台灣經濟起飛與人民生活的改善,花蓮開始成為台灣人旅行的首選之一。我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曾經搭乘遊覽車經由驚險的蘇花公路前往花蓮旅遊,還住在當時最好的亞士都大飯店。但當1979年台灣開放出國觀光後,花蓮的觀光產業就逐漸衰退。

直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陸客大幅來台,使得花蓮的觀光產業在一夕之間由麻雀變鳳凰。

由於陸客覺得來台灣一趟不容易,加上對於陸客來說,「台灣就只不過是個小島唄」,所以來台觀光一定要「走好走滿」,這使得環島成為主要的旅遊方式。其實包括歐美、日本或韓國觀光客都沒有採取環島的模式,因為路程太過緊湊,也太辛苦。
在陸客環島的過程中,花蓮成了必經之地,而到了花蓮都大多已經接近傍晚,所以都會在花蓮過夜,否則就要拉車到台東,太過遙遠。因此,花蓮的飯店業忽然發現生意做不完,於是投資快速增加,飯店也一家一家蓋。而包括餐廳、夜市與藝品店的生意也因而被帶動,為花蓮的經濟注入一股活水

陸客來台減少後花蓮成為最重災區

2016年陸客來台減少後,西半部還可以吸引到其他客源,特別是東南亞;西部的飯店也還能作其他用途,如改成長照中心,但花蓮最慘,因為以上兩個條件都不存在,特別是東南亞觀光客對於花蓮並沒有太多興趣,而且因交通不便所以前往的意願也不高。而在觀光相關產業中,飯店與民宿業受到的衝擊最為直接。

而在花蓮的飯店中,當初不以接待陸客為主的業者,目前影響不大。但以陸客為主的業者,影響甚為嚴重,而這些飯店的硬體往往欠佳,過去陸客因為低團費所以勉強入住,但如今台灣與日韓觀光客則不願入住,造成住房率大幅下降。因此這些飯店只能儘快轉賣,以避免繼續失血,但卻乏人問津。

吸引韓國觀光客在花蓮住宿是當務之急

去年來台韓國觀光客首度破百萬,高達105.5萬人次,比前年88萬人次成長19.3%;陸客人數則是「直直落」,少了百萬人。

近年來由於「花漾爺爺」節目的介紹,韓國觀光客來花蓮很多,但都是當天來回,沒有住宿,造成餐飲與購物的其他消費相受到限制,韓國觀光客成了過路財神。

這是縣長傅崐萁必須因應的。他2010年當選縣長,陸客則是在2008年快速增加,陸客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對花蓮的經濟與財政幫助甚大,也成為傅崐萁的政績。但這是打順手球,因為不費吹灰之力;如今要如何打逆手球,才是真正考驗這位民調始終居高不下的「五星級市長」。

如果傅崐萁只是期待藍天再現,恐怕過於消極。如果民進黨長期執政,兩岸關係長期處於僵局,花蓮的觀光業要如何發展?
前一陣子傅崐萁前往北京拜訪新任的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大談花蓮縣民支持「九二共識」,但中共也不可能因此單獨開放陸客前往花蓮,所以此行的效果十分有限。如何開發其他客源,是傅崐萁的當務之急。

花蓮真的可以成為第二個台南

近來,花蓮很多日式建築都在修復,文化資源豐富,加上美食,如炸彈蔥油餅、公正包子、鵝肉、羊肉湯等,加上還有太魯閣、七星潭等自然景觀,以及外海觀賞鯨豚與秀姑巒溪泛舟等活動,旅遊資源比台南更為豐富。

但過去,花蓮的旅遊業者很多都覺得這些不重要,因為陸客源源不絕,躺著都有生意。如今陸客不來,他們從天堂掉到地獄,才重新檢視花蓮的旅遊資源。

台南不靠陸客,卻吸引了日本、港澳觀光客的「朝聖」,完全不受陸客減少的影響。日本著名旅遊雜誌「BRUTUS」去年7月以台南市國華街作為封面,整本是台灣專輯,今年3月新上架的「補增改訂版」封面,同樣是國華街,只是這次是用夜景。除了許多日本作家紛紛寫書介紹台南外,「台南熱」也引發國人前往造訪。

因此,如果台南可以,花蓮當然也可以,只是要有戰略,也要有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