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案風暴扯到連戰時代 馬英九還能繼續緘默嗎?

三中案

馬英九為了三中案爭議,卸任至今已經3度以被告身份出庭應訊,究竟最後能否平安脫身?(攝影/黃威彬)

因身陷三中案疑雲,前總統馬英九今天(27日)又再次出庭應訊。馬英九卸任已經將近2年,但卸任後的生活卻相當不平靜,至今仍無法從黨產爭議泥沼中脫困,久未出現在新聞版面上的他只要一浮上檯面,八九不離十都與三中案有關。

為了加速釐清案清爭議,台北地檢署在25日及27日分2次開庭,這已經是第3度以被告身份傳喚馬英九,另外也傳喚前中投公司董事長張哲琛、總經理汪海清到庭;而整起爭議案現在也從馬英九身上,追查到前國民黨主席連戰任內,究竟這橫跨2任黨主席的案子會怎樣落幕?

北檢擴大偵辦三中案,從連戰時代查起

北檢在去年11月29日首度傳喚馬英九到庭以後,陸陸續續又掌握到多段從未曝光的新錄音檔等26項證據,因此近期又重新展開傳喚動作。檢方近期逐漸擴大偵辦國民黨出售黨產案,已經回追到14年前、連戰任內的華夏交易案,2004年時,國民黨與花旗集團旗下亞太梧桐創投公司簽訂買賣意向書,出售華夏公司「三中」股權,當時傳出,亞太梧桐有意出價80億元,買下中視、中廣及中影,但最後,這筆交易破局。

到了2005年8月,馬英九接任黨主席後,由於保力達、富邦、統一等都對華夏三中交易案有興趣,可是最後國民黨卻趕在廣電法規定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最後期限前,以對砍的價格40億元,將三中股權包裹賣給中時集團余家的榮麗公司。

馬英九此舉遭質疑是賤賣華夏三中股權,也因此馬英九涉嫌圖利與佈局等傳聞逐漸瀰漫;且最後,前中時集團老闆余建新只願意買中視,又另外與國民黨簽增補契約協議,委由國民黨代尋中影與中廣買家。

而在25日開庭過程中,主要聚焦在中影與中廣交易案,檢方播放多段關鍵音檔,內容為2006年3月至12月間,汪海清代表中投與中影買家代表、中廣買家、原中央黨部大樓買家長榮公司代表等人的交涉錄音。

「我雖不好戰,但也從不畏戰」

不過,在多段汪海清與各買家代表議約喊價的過程音檔中,並未錄到馬英九的聲音。另外,檢方也在庭中針對中影與中廣案提出多達63個問題,但沒想到,除了張哲琛與汪海清都否認不法以外,馬英九則是在長達3個半小時的庭訊過程中,一句話也不說,始終保持緘默,3人訊後均獲請回。

直至庭訊結束後,馬英九才透過辦公室發出長篇新聞稿,強烈質疑北檢偵辦此案的合法性與公正客觀性,面對種種莫須有的指控,一向全力配合北檢的偵查,換來的卻是長達14.5個小時、被外界批評的「疲勞訊問」,以及鋪天蓋地對外散佈不實偵查資訊,「企圖引導輿論,毀滅我的人格和名譽。」

馬英九認為,北檢已經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條「客觀義務」,以及第245條「偵查不公開」的程序要求,由北檢偵辦相關案件,恐怕已經難期公平;因此,他在去年告發北檢檢察長邢泰釗、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涉嫌洩密,並向台灣高檢署聲請,將案件移轉到其他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孰料北檢卻在今年1月19日回函答覆「礙難准許」。

「而且還是由偵辦三中交易案的黃檢察官自己審核決行。這種毫不避諱的球員兼裁判行為,使我深感台北地檢署在本案中對我的處置,恐怕也是『礙難公平』。」對於北檢不處理今年初聲請的移轉偵辦,馬英九痛批,北檢的處置相當輕率,無法相信北檢的偵辦會對他公平。

因此,馬英九強調,就算被北檢傳訊必須要到,但在釐清北檢偵辦此案的程序合法性及公正客觀疑慮前,決定要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對檢察官所詢問的任何問題保持緘默權,「我雖不好戰,但也從不畏戰。」

北檢驚愕:馬英九對國民做出不良示範

面對馬英九的沈默不語,北檢似乎也有些耐不住性子,忍不住發新聞稿回擊,馬英九對檢察官所提出的相關問題,就其親身經歷處理決定部分,負有義務做出合理說明,但馬英九在訊問過程居然均緘默不答,深感遺憾。

北檢批評,馬英九自始自終對檢察官的問題避而不答,且其聲明稿竟稱「從不畏戰」等,將檢察官依職責對犯罪嫌疑事實的調查,曲解為毀滅其人格、名譽的戰爭,「北檢驚愕之餘,認為馬英九身為法律專業人士,竟不為法律上訴訟防禦權的正當行使,顯對國民做出不良示範。」

最後,北檢不忘呼籲,相關涉案人士應配合司法調查,協助還原事實真相,才有利台灣民主法治發展。

三中案越挖越深,馬英九還能繼續緘默?

緊接著,北檢27日再度傳喚馬英九、張哲琛與汪海清到庭,是卸任後第3度、本週第2度傳喚馬英九,另就中視交易案疑點釐清,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日前批評,北檢連續密集傳喚馬英九到案,「說好的一次問完案情呢?」

北檢則回應,主要是因為證據很多,檢方也準備相當多的問題要詢問,而為了避免馬英九過於辛勞,因此這回才決定分次詢問,也與馬英九辦公室協調過;檢方27日雖然又備妥數十道問題,打算當庭訊問馬英九,但馬英九在4小時的庭訊中,再次選擇全程緘默,檢方後續要如何偵辦下去,讓案情水落石出,外界高度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