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在歐洲:賽普勒斯快被中國整碗捧去?

國際

賽普勒斯位居中東進入地中海地區的要道,具有地理位置上的絕佳優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年年初,位於地中海島國賽普勒斯首都尼古西亞(Nicosia,Cyprus)的希爾頓公園酒店(Hilton Park)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宴會,大約100名左右的中小企業主、律師與會計師齊聚在這間酒店的宴會廳,欣賞身著紅色絲綢服裝並斜揹著一只小鼓的數十名女子載歌載舞,一起慶祝中國農曆新年的到來。

在賽普勒斯慶祝中國農曆新年?沒錯,在希爾頓公園酒店舉行的這場宴會絕非只是為了一個中國傳統節慶這麼簡單。根據彭博社(Bloomberg)的報導,這場宴會更深層的用意其實是在為中國與賽普勒斯這兩個不論是在地理位置與文化背景都相距甚遠的國家,鞏固彼此之間才剛剛建立不久,但進展已經十分神速的經貿關係。

遍及賽普勒斯的所有產業

賽普勒斯工商會(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總裁Christodoulos Angastiniotis在場邊向記者表示,目前有許多來自中國的資金受到賽普勒斯的稅制所吸引而對此地抱有高度興趣,而這些投資項目可以說是遍及賽普勒斯國內的所有產業。

Angastiniotis的談話其實也明確地反映出現階段賽普勒斯對於中國所抱持的態度,當美國總統川普正在從各個層面防堵中國勢力的入侵時,賽普勒斯卻是高舉雙臂歡迎中國投資者的到來,而這樣的情況顯然也引起了以德國與法國為核心的歐盟組織的警覺,只不過一切似乎已經為時已晚。

雖然表面上並非明顯可見,但來自中國的資金已經深入賽普勒斯的各個角落,從房地產、海運、金融服務、觀光旅遊,一直到再生能源等產業,都可以見到中國投資者介入的影子,唯一尚未被染指的可能是橄欖油與當地特產哈羅米起司(halloumi cheese),不過這兩項產品其實也是以中國作為最主要的出口市場。

香港新濠娛樂董事長何猷龍在今年1月曾造訪賽普勒斯,並宣布啟動一項總額6.7億美元,號稱歐洲最大綜合賭城渡假村的興建計畫;而在賽普勒斯最大機場所在地的拉納卡市(Larnaca),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已經成為目前競標當地港口經營權僅剩的兩家候選企業之一;另外在賽普勒斯的深藍航空公司(Cobalt Air)獲得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挹注資金之後,該公司也開始計劃要飛行賽普勒斯到北京之間的直飛航線。

歸功於一帶一路的效應

在希爾頓公園酒店舉辦的這場宴會上,中國駐賽普勒斯大使黃星原推崇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力推的「一帶一路」計畫,擁有將中賽雙邊貿易金額一舉推升至超過10億美元,相當於賽普勒斯一年經濟產值5%的巨大潛力;另外在今年3月底投書賽普勒斯郵報(Cyprus Mail)的一篇文章中,黃星原也將中國企業在賽普勒斯進行的各項投資歸功於一帶一路的效應,並強調不論一個國家擁有的面積大小或財富多寡,都能夠享受到一帶一路計畫所開啟的經濟機會。

站在歐非大陸與中東地區的交界,賽普勒斯自古以來便是各方勢力爭相想要染指的國家,在近代,賽普勒斯原本是俄羅斯黑錢喜好的藏身之處,不過自從2014年爆發歐債危機,迫使陷入財政困境的賽普勒斯必須接受國際援助之後,中國的勢力便逐漸開始現身在這個位於南歐的地中海小國。

位於賽普勒斯當地,客戶名單包含新濠娛樂的律師事務所Scordis, Papapetrou & Co.的合夥人Christos Scordis指出,當船隻駛出蘇伊士運河並進入歐洲水域之後,賽普勒斯將是他們遇到的第一個歐洲港口,而此種地理位置上的優勢也讓中國一向將賽普勒斯視為進入歐洲的主要門戶。

一道即將失守的後門

然而若是站在歐洲的角度來看,如今的賽普勒斯卻越來越像是一道即將失守的後門。由倫敦智庫「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所撰寫的一篇名為「站在門口的中國」(China at the Gates)的研究報告便指出,北京當局利用歐債危機的機會在那些受損最為嚴重的南歐國家大肆進行收購活動,並試圖藉由分化歐盟來擴大自己的利益。

事實上這份報告的內容並非危言聳聽,因為就在賽普勒斯隔壁的希臘,當年在歐債危機期間便曾經獲得來自中國的資金援助,買下了不少當時幾乎沒人想要的希臘政府公債,近年來中國的投資者更是進一步取得了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口(Piraeus)的控制權,甚至還收購了希臘國家電網的主要股權。

而這些投資似乎也果真產生了中國想要的回報,就在去年7月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舉行的一場會議上,歐盟原本要發表一份譴責中國違反人權紀錄的聲明,不過卻遭到了希臘的反對,這也是歐盟在過去10年中首次未能就人權議題達成一致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