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年改現場執勤員警的告白:我們也有老婆小孩 其實警察也是個平凡人..

年金改革

反年改活動現場,牆裡牆外是學弟與學長,今天的你是明天的我,彼此內心都很矛盾。(攝影/黃威彬)

很多人小的時候一定聽過這一句話,那就是不聽話時,爸媽總會說:「再不乖一點,就要叫警察伯伯來抓你喔!」同樣的這句話,如果放到現在,應該已經沒辦法嚇小朋友。

最近反年改團體衝撞立法院,破壞阻材、毆打員警,一連串的抗議活動一共造成84名第一線執勤的警察受傷,其實就在反年改衝突前,國道也才剛發生警察在清晨執勤因公殉職,曾幾何時,警察的威嚴不再,剩下的儘是高風險。

當民眾一次又一次在電視機前看到抗議民眾不斷把辣椒水、煙霧彈往執勤的他們身上丟,冷不防的他們又遭到抗議民眾突如其來的一陣拳腳,鎮日輪班在現場執勤的他們,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以下是一位親身經歷這次反年改抗議活動第一線執勤員警的心聲,他是老劉、今年42歲,服勤地點就在台北市,他就站在處理抗議群眾的第一排,以下是他的告白:

過去幾天,行政院快變成我們的第二個家了。而且前兩天,我還在那邊遇到兩個朋友,是在五年前的陳抗活動上認識的,我們又拍了一張照,和五年前那張擺在一起看,大家都老了。我們笑著說,如果以後拿去展覽,這組照片的名稱就是「五年的歲月」,好好笑,真的是好好笑……我們還有多少個五年....

說實在的,這個禮拜有點長,朋友問我累不累,當下我沒多說,因為這一講就要很久,旁邊的人又不一定懂。每次聽見有人談到年改,大概都是在說──警察待遇已經很好了,我們應該要知足了──我嘛是笑笑,因為他們真的不懂。

我印象很深刻,年輕時,有一次處理家暴案件,門一開,一把菜刀就朝我劈過來,還好以前學長有教過,開門的時候身體要先側一邊,這樣遇到狀況才來得及反應,我沒事,但嚇了一身汗。難怪大家都在開玩笑,說我們當警察的八字一定要夠重,因為一輩子只要遇到一次,人可能就沒了。

其實,我們也不過是一個平凡人

這次國道上有弟兄走了,雖然不認識他們,但我很難過,因為想起了一些朋友,當警察的,總是今日公祭,隔日就忘記。今天大家哭得死去活來,可是沒一個月全忘光光了,畢竟,各人的日子還是得照常過。最可憐的還是那些家人,對父母來說,一個小孩養到這麼大,就這樣沒了,還有他的老婆、小孩……其實,警察也不過是一個平凡人。

在警察生涯裡,我們除了躲死神,還要逃病魔。我想,三更半夜,老百姓還找得到的公務員,應該只有警察了吧,當其他人都在休息的時候,我們一直都在,就連過年放假也一樣。或許是這樣日夜顛倒的關係,熬夜久了,警察的免疫力、身體機能一般都會隨著年資下降。

像我一個巡佐,幹了十幾年,早就一身病了,一天到晚嘴巴破不說,還有痔瘡、胃潰瘍,甚至也開過刀,切了一點器官。有時想想,外勤警察退休後,身體健康的還剩幾個,如果能夠早發現早治療,那就真的四個字──阿彌陀佛,沒有的話就再見了。我常想,等自己做到65歲退休,搞不好沒幾年就掛了。

日夜顛倒免疫力隨年資下降

其實,我感覺得到自己的生命每天都在磨損,很多身旁的老同事進入晚年後,各種病痛都來了,看病的看病,住院的住院,癌症的癌症,很多人一退休,心情一放鬆,疾病全爆發了。所以我們私下都在說,退休後還活不活得了,就看能不能撐過前五年。但,又能怎麼樣,做這個職業就沒得選。

很多人會說,如果做得不開心那就別勉強,還有人搶著做。我只想說,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還真的不想幹了,因為當年我們考警察,都以為自己為國家奉獻一輩子後,國家會好好照顧我們,那是一種可以讓我們死撐下去的約定,怎麼知道有一天國家會對我們說:今天因為沒錢了,要麻煩你再犧牲一次。

如果人生能重來,不想再當警察了

對我們來講,為國家付出了一輩子,在人生的最後一段時間裡,為另一半也好,為自己也罷,都希望能夠放下心來犒賞自己一下,好好地過生活,這樣有很過分嗎,我不懂;更何況,一直以來,我們都是用政府過去的承諾在規劃自己人生,現在說變就變,一些還有房貸的人,要看病的……教他們又該怎麼辦。

以前,大家都說軍警一家親,但年改後,警察被當成一般的公務員,所謂的樓地板只有3萬3140元,比軍人的3萬8990元低,所得替代率最終只有60%,更遠低於軍人的90%、95%,聽說他們還不滿意,我好不平衡喔。畢竟,現在沒打仗,軍人每天都在運動出操,作息規律又正常,身體健康得很;對照我們每天與死神、病魔為伍的生活,卻是這樣下場,我常常都問自己:我到底是為誰而戰?

我覺得,國家真的對不起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