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合格?監督促轉會 促督盟指僅2人適任促轉會委員

轉型正義

促轉會被提名人只有2位被民團認為適任,促轉會的未來如此不被看好,能確實做好轉型正義嗎?(攝影/黃威彬)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即將成立,外界似乎頗為期待它能讓台灣社會,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期間的國民黨威權統治,達到民主時代的轉型正義;不過從主委被提名人黃煌雄出場後,許多久盼甘霖的反黨國人士,心中涼了一大截。

監督促轉會,民團組監督聯盟發問卷

雖說黃煌雄對民主運動饒有貢獻,卻也於馬政府時代,在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的彈劾中被質疑投下反對票,讓本土派警覺促轉會到頭來可能很難促進什麼正義,因此包括民間司改會、台權會、台教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廢死聯盟、鄭南榕基金會、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等團體,共同成立「促轉會監督聯盟」(簡稱促督盟)日前對所有被提名人發出問卷調查。

促督盟30日召開記者會指出,9位被提名人中,楊翠、尤伯祥為適任人選;黃煌雄、張天欽、許雪姬、彭仁郁、葉虹靈等人均有回覆問卷,花亦芬未回答聯盟提問,僅提供她給立法院的資料,至於高天惠則至仍未回覆。

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表示,促轉會不是一般官僚機構,不應以「行政中立」做為積極面對任務的託辭,例如張天欽多半以「合法」、「合議」作答,在回應上顯得相對消極。台北大學助理教授沈柏祥指出,監督聯盟的提問是希望被提名人思考未來推動轉型正義工作的原則,事前承諾可做為未來的行動準則,但多位被提名人實問虛答,內容空泛,缺乏對於轉型正義工作的具體認識。

黃國昌、徐永明審查黃煌雄毫不保留

促督盟對於提名過程有所微詞,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鄭清華指出,促轉會提名應與公民社會的溝通,才能建立「公民信任」。促轉會的工作是規劃台灣未來轉型正義的方向,委員人選相當重要;然而這次提名過程卻極為匆促,壓縮社會討論、監督的空間。

日前,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已就促轉會委員名單進行審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接連重砲轟擊黃煌雄,從黃世銘案到蔣渭水傳,嚴詞批判黃煌雄的被提名,是執政高層對「和解」的醜陋交易;黃國昌則痛罵民進黨「把當年的遺憾忘了」。

民間司改會研究員何友倫呼籲,立法院行使「人事同意權」應當慎重,尤其促轉會依法處理威權時期遺留的種種問題,更需要立法、行政部門以及民間社會的共同努力。過去大法官人選從民間到任命,審查時間至少一個月,嚴格的把關機制,才能驗證被提名人是否適任,他感嘆促轉會人事過程太過匆促。

促轉會審查應該適度公開讓民間參與

有關促轉會被提名人背景,鄭清華認為,各國轉型正義工程的普遍原則是排除加害者、加害者後代或威權利益繼承者,尤其被提名人若與威權利益繼承者之間有行事作為損及公民信任,絕對是違反正義原則。

再者,促轉會未來審查的形式也受到關注。人權公約施行聯盟召集人黃嵩立指出,未來促轉會的工作應該是開放的,如果以閉門方式進行調查,每年出一份報告,很可能無法促進轉型正義的實現;促轉會須審慎思考,如何進行其重要任務―「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

黃嵩立期待促轉會能適度公開其審理程序,讓民眾參與,以促使社會共同反省、檢討過去的是非對錯、當時的政府如何有系統地進行壓迫,進而共同面對罪責與傷痛。

卷宗取得是冤案平反第一哩路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則憂心卷宗問題,他表示,卷宗取得是冤案得以平反的第一哩路,過去曾接到戒嚴時期有罪判決的申冤陳情,依現行檔案保管規範,理應仍留存的卷宗,在向檢察署、向法院聲請時卻遍尋不著,例如武漢大旅社案,黃學文先生數度遭判死刑,後改判免訴而確定等,依規定要永久保存的,至今卻是下落不明。

他提醒,根據促轉條例,平復司法不法是促轉會的重要工作,戒嚴時期刑事司法案卷的保管與整理就顯得更為迫切。建議未來促轉會應儘速建立與司法機關的聯繫,妥當保管卷宗,才有平復司法不法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