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壯士」:同溫層效應下的自我毀滅悲劇

年金改革

「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佔領立法院之所以沒被驅離,是因為他們是為了公共利益,反之「八百壯士」的訴求不是為了公共利益,也沒有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攝影/黃威彬)

4月25、26日「八百壯士」發動「反年改」的抗爭,27日「八百壯士」宣布暫時解散。這大概是台灣民主發展史上的特例,一個組織竟然在發動活動後,讓這個組織宣告結束。吳斯懷既是「八百壯士」的「接生婆」,有成為「八百壯士」的「送行者」,「一人飾二角」,也真夠忙的,卻也突顯角色的矛盾與錯亂。

首先,我實在搞不懂這些「八百壯士」為什麼這麼堅持要衝進立法院?還有模有樣的搞了特種部隊、進攻方略與各種工具。或許他們是想學「太陽花學運」的模式,佔領立法院議事廳。

「八百壯士」與「太陽花學運」訴求大不同

但是他們搞錯了一件事,「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佔領立法院之所以沒被驅離,是因為他們是為了公共利益,他們的訴求獲得主流民意支持,使得沒人敢下令派警察衝進去把學生拉出來。

如果「八百壯士」的訴求不是為了公共利益,也沒有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即便佔領了立法院,也很快會被警察拉出來,因為警察不會猶豫的。

而不被主流民意支持的訴求,即便佔領了立法院,也不會立刻變成主流民意,反而引發社會更大的不支持。

23日,兩位高速公路警察不幸遭撞殉職,引發社會關注與同情。24日退休警消人員在抗爭年金改革,明明可以操作這個議題來爭取民眾的支持。可惜他們錯失了這個議題,還打了好幾位記者,完全模糊了焦點。

過去有一句話是「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丁」,意思是去當兵的,唸軍校的,程度都不優。我完全不同意這句話,因為我的學生很多是軍人,都非常優秀;我認識的軍官,很多都有博士學位,英文呱呱叫。我尊敬軍人,因為他們的工作是神聖的。

但是25日「八百壯士」的行為,打警察、潑辣椒水、打記者、對記者潑尿、搶記者器材、大鬧台大兒童醫院、帶刀械汽油,已經碰觸台灣人的容忍底線。

愚蠢也要有個限度吧!記者可以幫他們發聲,打記者等於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還藍綠媒體都打,愚昧至極。白天打記者,晚上還要找記者來開記者會,這種不斷露下限,是要證明「好男不當兵」這句話是對的嗎?

政戰體系出身卻搞「反宣傳」

在參與者裡面還有很多是政戰系統的,政戰就是要宣傳,結果卻是「反宣傳」,搞了一輩子政戰,都白搞了。

更愚蠢的是還蒙面犯案,難道他們結束後坐捷運還蒙面嗎?臉上畫迷彩以為能「欺敵」,難道會這樣上公車嗎?以為自己是八家將嗎?

事實上,蔡英文看到這種場面,肯定笑到肚子疼,年改已經宣布成功。「八百壯士」把蔡英文當敵人,卻讓敵人樂不可支,這種「沒有戰略、沒有戰術、只有戰技」的作為,只是匹夫之勇。

事前「八百壯士」寫了一大堆「作戰計畫」,進行「分工部署」,證明完全無用,只是紙上談兵。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吳斯懷27日宣布解散「八百壯士」,又是一個自己把自己玩死的「自我毀滅」案例。真的很懷疑,他是怎麼幹到中將的。

我完全不反對這些退休軍公教的抗爭,這是他們的權利。但絕對反對他們使用這麼拙劣的手段,因為這會讓外界誤以為我們軍公教的素質竟然如此的差,如此沒有戰略,如此缺乏政治智慧,這是對所有軍公教的一種侮辱。他們常說民進黨侮辱了軍公教,但如此一錯再錯的操作,只會發洩情緒,難道不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