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獨角獸工廠 瑞典孵化有祕訣

產業動態

Spotify在斯德哥爾摩的總部辦公室非常低調,行人路過也未必會注意到。(圖片來源/全球中央提供、攝影/黃齡儀)

「在瑞典,人們不會因創業失敗而無法付健保、孩童學費或露宿街頭,學生貸款也可以延後歸回,這些在瑞典幾乎都是免費的」,瑞典創新與創業部長丹柏格說,「這層社會保障使人們願意承受創業的風險」。

從國家平均人口來看,瑞典緊追美國矽谷,是新創獨角獸數量最多的地區。首都斯德哥爾摩彷彿是生產新創獨角獸的工廠,在其中,工程師是最普遍的工作,約有20%的居民從事科技業。來自創投募得的基金年年不斷湧入,屢創新高。

斯德哥爾摩先後誕生了五家市值達10億美元的新創獨角獸,分別是網路電話公司Skype、音樂串流服務公司Spotify、網路遊戲公司Mojang、網路遊戲公司King和金融支付公司Klarna,而手機應用程式公司Truecaller也緊追在後。

斯德哥爾摩為什麼能成為歐洲的新創獨角獸誕生工廠?由瑞典的政策面來看,直接原因包括90年代的政策、稅收和家用電腦政策措施,以及2008年通過的自由聘僱非歐盟居民法案等;間接原因包括良好的社會福利措施和高度信任的文化風格,使得創業家無後顧之憂追逐夢想。

立法反獨占、降企業稅,瑞典政府鼓勵新創出頭

瑞典在1993年通過反大型併購與自由競爭法案,使得寡占或獨占市場更困難,因而也激發了新創公司進入市場的契機。瑞典也相信削減企業稅能增加企業家精神,1991年的改革將企業所得稅從52%降至30%(瑞典目前的企業稅為22%)。除此之外,也將稅改惠及個人,若個人創業,同時擁有創業收入及所得收入,也不會被雙重課稅。

在90年代,政府還公布一項措施,只要企業給員工家用電腦,就能減免課稅。這些員工不論職位高低和內容,連清潔工也包含在內。在此同時,瑞典積極投資建設網路基礎設施,這一連串的政策和措施為這個歐洲新創獨角獸工廠鋪下了良好的地基。

聘僱外國人自由度高,補足瑞典IT人才缺口

此外,在2008年,當時執政的右翼政府聯合綠黨,通過自由聘僱非歐盟勞工法案。此項法案給予雇主最大僱用非歐盟勞工的自由,只要雇主決定此項工作內容無法由歐盟公民擔任,那麼雇主即可僱用非歐盟勞工。此項法案也給予非歐盟勞工最大的保障,一旦被瑞典雇主聘任,非歐盟勞工與本地勞工享有相同的工會權利、社會福利以及不低於工會制定平均標準的薪資。瑞典成為聘任外國人最開放的國家。這項法案也間接助益新創公司,尤其在瑞典大多數新創公司,外國工程師占整體員工相當大的比例。

根據瑞典移民局的統計,瑞典最欠缺的人才前三名皆與IT產業相關,來自南亞的人才大量補充了當地人才不足的問題,但這項法案也帶來一些問題。一些批評的聲浪認為,這項法案並不排除低階勞工,從國外引進低階勞工有可能造成本地勞工的失業,還有人為了取得瑞典工作居留權,向黑市購買工作合約,此項合約表面上依循工會福利和薪資,但私底下勞工必須每月歸還雇主一定薪資。

另一項對高階勞工造成的問題是,法案目前仍將行政等疏失究責於個人,而非雇主,一旦扣繳保險或稅務發生錯誤,外國勞工仍將面臨被驅逐離境的危機。前年巴基斯坦裔的開發工程師沙巴(Tayyab Shabab)因前任雇主忘記從他的工資扣除養老金,而無法續簽工作簽證,喪失在瑞典工作的資格。此案例引發新創從業人員的關注,民眾發起聯署請願書,獲得超過1萬份簽名聯署,就連Spotify發起人艾克(Daniel Ek)都關注此事發展。訴訟持續了約一年仍無法解決,最後沙巴於2017年離開瑞典並到柏林工作。

失敗也不怕!社會福利降低創業風險

瑞典創新與創業部長丹柏格(Mikael Damberg)曾在接受訪談時提到瑞典為何成為創業國度的原因,他認為:「在瑞典,人們不會因創業失敗而無法付健保、孩童學費或露宿街頭,學生貸款也可以延後歸回,這些在瑞典幾乎都是免費的。這層社會保障使人們願意承受創業的風險,相較之下,在瑞典創業的風險遠低於美國。」

荷蘭烏特勒支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史坦(Erik Stam)指出,和其他國家比較起來,瑞典人彼此間有高度信任感,不需要簽訂複雜的合約來合作,老闆對員工也有高度信任感,員工可以彈性工作,這樣高度信任的文化風格也間接貢獻了瑞典成為新創獨角獸工廠的原因。

原文作者為黃齡儀,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 https://www.ysgoshop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