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薪百萬到月入一萬 那些職場媽媽們的不理智背後……

職場話題

在人生的選擇上,母親常常被情感牽絆,即使辛苦些也無怨無悔。(圖片來源/pxhere)

在這個錙銖必較的社會,用理智判斷、取捨人生裡的大小事物恐怕再自然不過,但有一種人偏偏反其道而行,總讓情感牽著鼻子走,哪怕最後搞得自己灰頭土臉,也是一臉笑意,就像是春天裡的陽光,她們有著共同的名──母親; 三十八歲的蓉蓉、二十五歲的小褕,以及你我家中的那一位,都是「她們」。

在親情與麵包之間拉鋸,向來都是職場媽媽的苦難。根據yes123求職網統計,高達88.8%的職場媽媽透露,在有了小孩之後,其實「每天都有」焦慮感,多數人認為自己無法兼顧家庭與事業;職場上,主要會擔心「無法配合加班、應酬、出差」「長期低薪或未調薪,怕影響分擔家計的能力」「職涯規劃因小孩狀況而受限」「為了家裡事情請假,造成同事工作量增加」及「無暇在職進修」。

在家庭與自身方面,又要煩惱「家庭開銷增加與支出分配問題」「下班回家後無法休息,仍有一堆家事要處理」「子女教育學習問題」「子女托育照顧問題」「少休息、少運動,引發健康問題」,以及「錯過陪伴小孩成長的時間」「一邊忙家事,一邊要分神處理公事」「子女身心健康問題」「與另一半常有爭執」和「費心力去張羅三餐」等等。

從年薪百萬到月入一萬,放不下三歲娃的單親媽媽

即便現實生活殘酷,在蓉蓉的身上,卻令人看見「為母則強」的道理。她頂著商學碩士學歷,憑藉自身流利的外語能力,在國外業務工作崗位上打拼十二年,更早在三十歲那年突破百萬年薪,為人稱羨。不過,在三年前的一場婚變後,她成了單親媽媽,如今與年僅六歲的幼兒過著月入一萬的打工生活。

「原本的工作在照顧小孩上其實有滿多難處,因為只要去國外出差,很可能有兩個禮拜都看不到小孩,那時候還在思考要不要轉換跑道,沒想到我很快就面臨離婚的狀態。……因為我娘家從頭到尾都沒有幫忙,以前是靠婆婆幫忙的,離婚之後,夫家那邊資源全沒了,只好我自己一個人帶,因為小孩才三歲,最後我只能辭職,希望找一些可以帶著小孩上班的工作。」談起無奈過往,蓉蓉的口條、思緒依舊清晰。

她說,自己一開始的想法確實天真了些,以為只要努力尋找,總會有些機會,但事與願違,「機會真的很少很少,又很不穩定,……像我現在也只能接一些臨演的工作,不然就是幫人排隊,因為排隊不會有人管你帶不帶小孩。」

也礙於小孩幾乎二十四小時跟在身邊的關係,蓉蓉能做的工作有限,所以對任何機會來者不拒。她回憶,有一次接到拍片通告,從早上七點拍到凌晨三點,工作時間長達二十個小時,最後卻只領到六百元酬勞,換算時薪才三十元;為了多賺點錢,她只好接著再去兼差,做一些路邊舉牌、發傳單等等的臨時工作。

月入一萬扣幼稚園費用、房租,還可存一千

「這樣的日子,大概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我幾乎完全沒辦法休息,到後來,我發現自己情緒開始不大對,覺得這樣去帶小孩也不太好,所以決定送他去非營利的幼稚園,抽不到公立的,那個比較便宜。……剛送去的時候,我有想過再找正職,可是卡在五點要接小孩,等於四點多必須先離開,很多公司都說難免會加班,最後都沒錄取我。」如今,蓉蓉只比以前多接了一些翻譯類的案子,「以前小朋友在旁邊,接這種案子比較難,現在可以比較專注,就可以接了。」

她說,自己目前每月收入大約落在一萬元上下,有時候甚至不到,「大家可能覺得有點訝異,可是,其實省著點,生活還可以過得去。扣掉每月給幼稚園的五千元、房租兩三千,大概會剩下兩千多可以生活,因為我有一些認識的人,去他們工作的地方可以拿一些即期品,都是免費的,所以平常吃的方面幾乎沒有花費,最後還可以存下一千元,用來支應各種臨時狀況。」

即便當下的生活清苦,對於未來,蓉蓉還是有些自己的想像,「現在除了翻譯、寫一些文稿,我偶爾還會接一些臨時的打工,剩下的時間就拿來寫小說,……都還沒發表啦,想說先寫完,也很希望未來可以成為自己一種收入的來源,我很用心在寫。其實,之前我也會去投一些小型的文學獎,有拿到一些獎金,大型的還在努力中,要更認真一點寫才行。」

被問起單親媽媽的處境,她只有感慨,「最大的難處還是教養孩子,因為自己在外拼命工作,一顆心永遠也放不下,現在只希望能早點存到足夠的教育費,讓孩子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明天不用來了」一則凌晨簡訊,年輕媽媽被解僱

「當同年齡的朋友還在唸書、規劃未來事業藍圖,我卻是在奶瓶、尿布堆中奮戰,……」大三懷孕,隔年暑假生女兒,還是學生身份的小褕和當時男友並沒有結婚共識,最後選擇獨自扶養女兒長大,也因此,顧不得傳統坐月子得滿一個月的習俗,她就急著外出搶賺奶粉錢。畢業後,不論求職或在職場打拼,她的單親媽媽身分卻不時被人刁難。

懷孕時,她曾在一家水餃店打工,對這個新的身分也開始有了感受,「那個時候我有找到一份工作,可以讓我在那邊包水餃,因為老闆自己有兩個小孩,非常能夠體諒我懷孕的種種不便,所以包完水餃後,都會請別人幫我拿去放。可是這件事就會引起其他同事的不滿,他們會覺得說,明明大家都領一樣的薪水,為什麼懷孕就有特權。就算沒有直接開口跟我說,但是從他們的眼神我也可以很明顯看出來,待在那真的滿痛苦的……」

畢業後,即使已生下孩子,她在一家雞排店的工作也不順利,最後更被一則簡訊解僱,「那時候公司要開分店,就派我去受訓,過程中還說因為我受過訓練,很多布置的工作都交給我來處理。等到一切穩定後,可能我沒有利用價值了吧,公司突然說想要找男生,因為可以搬一些重的東西、幫忙倒油、騎車送貨等等,就叫我隔天不用上班了。」

說起委屈處,小褕就來氣,那纖細的聲音還抖著,「我會覺得說,我明明之前都說過狀況了,公司也說OKOK,為什麼利用完我後就這樣,在凌晨傳簡訊要我明天不用上班了。我覺得這樣很……公司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狀況,結果連找工作的時間也不給我,當時超崩潰的。其實,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我有小朋友,還有我說想要休禮拜天陪小孩。」

她們的付出像飛蛾撲火,是天性

「雖然經濟壓力很大,但因為是第一胎嘛,就想要自己親力親為照顧她,所以也沒辦法太過分心。不過說真的,一路找工作下來,很多人都會因為我是媽媽,就怕我的小孩子如果有什麼問題必須請假,結果都不太順利,變成我只能找兼職的工作去做,其實這個社會對媽媽滿不友善的。」受訪時,小褕一邊回應女兒的童言童語一邊說著,在細微處用行動堅定著自己的信心。

如今,她靠著接一些臨時演員、代客排隊購物跑腿等兼差工作,賺取每月近萬元的工資,另一方向也尋求婦女團體的幫助,獲得一些民生必需品及補助,解決燃眉之急,「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有一定開銷,每個月差不多打平,如果不夠就花老本,因為我是外婆帶大的,從小就有存錢觀念,還有一點點自己從國中開始打工的積蓄。」

小褕說,等孩子需要教育費之後,自己就必須回到職場,找一份正職的工作,才能讓女兒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她(女兒)快要去上學啦,我希望可以抽到公立的幼稚園,沒有的話也只能私立了,但是很貴,我問過,比較便宜的幼稚園,註冊費都要一萬五到兩萬,然後月費也要九千到一萬二,都這麼貴,平均下來,每個月都要花掉一萬五、一萬六,……」

事實上,無論是蓉蓉或小褕,都是被一顆想要陪伴孩子的心所綑綁,想必,你我家中的「她」或多或少也是;她們的犧牲與付出既慷慨又不求回報,像飛蛾撲火,是天性。往後,若在職場上遇到她們,不妨多給一些善意,畢竟,每個人的母親或許都曾有過類似需要體諒的一刻,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