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院指109年長照人力陷8000人破口 陳時中:長照改革要快

長照2.0

如何將蔡政府的長照2.0推動的順又好,是衛福部長陳時中的一大挑戰。(圖片來源/信傳媒資料庫)

自2017年6月《長期照顧服務法》正式施行以來,如今推行將滿一年。對此,監察委員陳小紅也調查長照制度的施辦情況,結果卻是差強人意。根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在第一線進行長照服務的照顧服務員人數不足的情況沒有改善,人力缺口還越來越大。監委陳小紅認為,行政院安排未當,相關部會應改進。

監委:人力短缺太大

自馬政府時代的長照1.0以來,台灣在推動長期照顧時便面臨諸多瓶頸,如今蔡政府上任,研擬並推動長照2.0,喊出許多響亮口號。但台灣的長期照顧品質真的提升了嗎?

就最基本的人力面來看,根據監察院的《國內照顧服務員之實際發展概況暨政府總體長照人力之具體規劃》調查報告,長照2.0剛施行時,2017年9月人力短約數字為5687人,但根據推估,這個缺口將越來越大,大約會缺乏8000名照服員。

政府多管齊下培養照服員人力,包含衛福部、教育部、勞動部,以及主管長照基金的財政部都參了一腳。主管的衛福部統計,截至2016年年底,參與照服員訓練、取得照服員技術士證照的共計有約12萬,但最後投入照服員行列的僅24.5%,到了2017年9月,受完訓的專業人士也只有21%成為實際服務的照服員,數字不增反減。

對此,先前民進黨立委吳玉琴受訪指出,「在訓練人力這塊,政府的整合力依舊尚顯不足。」她建議應由衛福部組成單位來統整管轄,對想投入的民眾來說,才不會過於繁複。

衛福部公文擲地有聲,民團怒退長照小組

不過,除了整合不足以外,為何受完訓的專業人員,最後不願投入實際服務的工作呢?陳小紅指出,衛福部喊出的「照服員薪資32K」難以達成,以及照服員的專業形象難以提升是兩大問題。

對此,日前衛福部也展現決心。衛福部4月30日發函各地方政府,明訂照服員只要做滿規定時數,每月薪資應3萬2000元起跳。若是採時薪制,服務單位須提供至少200元的時薪。而針對照服員在轉換不同個案家的交通時間也應計入工作時間,每小時薪資不得低於140元。

衛福部終於實踐承諾,正式發出公文,但也讓民間團體大感不滿。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2日宣布,對於政府政策變來變去,民間單位難以負荷,因此退出政院的長照推動小組。居服員理事長林金立沉痛地說,「為什麼為台灣付出20年的NPO居家服務組織,突然被民眾和政府視為噬血的慣老闆?」林金立指出,過去民間單位和地方政府簽訂長照特約機構時,明明是「平均薪資」3.2萬元,而非「最低薪資」3.2萬元,質疑政策說變就變。

陳時中:長照改革不快不行

自元旦開始實施長照支付新制以來,民間團體新衣都還沒穿習慣,又突然要再換上一套新裝,自然難以適應。在參與公聽會的過程中,許多民間團體都陳述意見,但最終政策出來卻總是與民意相左,團體努力適應,卻又被外界「獵巫」,指長照執行單位「賺很多不想分」,團體自然難以接受。

因此,居服盟退出長照推動小組,而居服盟所發出的聲明也獲得45個法人團體,及243個居家式、社區式長照機構的支持。衛福部長陳時中回應,「再過8年,台灣就會成為超高齡化社會,長照改革『不快不行』。」

陳時中強調,過去在設計支付新制時,就是以月薪32K作為出發點。過去衛福部考量到醫療服務機構遇到政策轉換,需要一段適應期,因此並無硬性規定達到一定薪資水準。但如今新制上路4個月,除非規模太小的照服機構,一般機構在財務結構、薪水發給上應該不成問題,因此才會再發布新聞稿重申方向,給予單位3到6個月的緩衝期。

針對支付新制,雙連社福基金會總幹事蔡恩典受訪時則表示,他認為政府的方向沒有錯,也明白一些較小的居服機構可能難以適應。對於社會不滿聲音,陳時中表示會再與居服盟等團體溝通,重申政府、照服機構、照服員永遠是夥伴關係,一起朝共同目標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