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披索崩盤外資大逃殺 這些新興國家恐怕也岌岌可危....

國際金融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上台後未能拉抬經濟,物價飛漲,薪資凍漲,民怨沸騰(圖片來源/PxHere.com)

近數周美元走強,美債息上升,吸引資金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亦因此對新興國家造成衝擊,首當其衝的是阿根廷。阿根廷披索上周四跌至歷史新低後,阿根廷央行突然宣布加息,並在一周內3次加息,基準利率上調至40%。事實上,多個新興國家的貨幣近月紛紛重貶,亞太區股市也出現資金外逃,已經開始有投資人憂慮阿根廷危機會蔓延至歐洲及亞洲新興市場。

阿根廷披索兌美元創下歷史新低

阿根廷披索兌美元匯率上周曾創23披索兌1美元的歷史新低,披索今年來累計重貶約15%,擠下土耳其里拉(今年貶11%),成為表現最差的新興貨幣。阿根廷央行為了阻貶上周曾經二度升息,指標利率從27.25%大幅調高至40%,升幅高達12.75個百分點,並且大賣10%的外匯存底,披索仍無力回天。

近一年來披索兌美元暴跌45.3%, 1年前買進披索股票或債券的投資人面對如此巨大匯損與資產縮水,真是感到欲哭無淚,誰叫這個拉丁美洲第三大經濟體以前曾數度爆發債務違約危機,有太多信用不良的紀錄,其貨幣與股票等資產自然成為外資重重狙擊標的。

同時阿根廷國內經濟低迷,通膨高漲,薪資凍漲,阿根廷人民更是苦不堪言,今年3月初,數萬名勞工為了物價飆漲,日子過不下去了,曾走上街頭抗議,其中,教師們要求加薪35%,一位罷工教師辛酸透露:「目前每月薪水只有9,800披索(1.9萬元台幣),這些錢不夠支應基本的餐費。」勞工們抱怨,去年基本生活費大漲超過40%,今年還會再漲25%,瓦斯和電費今年飆漲超過3倍了,但政府卻不允許薪資調漲逾18%,一般民眾恐無法溫飽。

開徵資本利得稅,外資不爽

長期的高通膨導致阿根廷經濟體弱多病之際,各界也看衰首富之子馬克里總統右派政府無力遏阻高漲的物價,披索貶不廷引爆惡性物價上漲,該國通膨率在2016年曾飆破40%,近來雖回落至25%,仍高居拉美第二,僅次於委內瑞拉的2616%。

物價居高不下的根源在於披索直直落,從2001年阿根廷爆發債務危機以來披索累計狂貶95%,而最近引爆披索開啟新一波跌勢的導火線為,政府將開徵新的資本利得稅,外資見到政府又要加稅,對披索失去了信心,如果阿根廷金融危機一發不可收拾,可能由南美洲延燒至北美乃至全球市場,投資人不可不慎。

外資大逃殺

阿根廷披索重挫,除受國內因素影響外,也要怪美元匯率太強,美元指數過去兩周大漲4%,創3個半月新高,兌主要貨幣幾乎全面走升,因為美國聯準會(Fed)今年可能升息3碼,日本與歐洲央行利率政策卻按兵不動,仍在QE(量化寬鬆政策),美國債券殖利率明顯升高,在流動性下降的大環境下,引發外資撤離新興市場,掀起新興貨幣競相貶值的骨牌效應。

根據統計,今年第一季外資淨流入新興市場金額高達770億美元,創4年來最大吸金規模,但是隨著近期美元與美債利率走強,外資對新興市場已經開始變心了,自4月16日以來,外資加速撤離新興債市,外國投資人已自新興市場債券市場撤回了超過 55 億美元的資金,4月份亞洲債券與股票成外資提款機,失血78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