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智慧型手機為「女性」帶來的改變嗎?

書摘

巨科技(MegaTech)代表巨大的科技潮流,將以雷霆萬鈞之勢,為社會帶來巨大衝擊。(圖片來源/unsplash)

本篇作者: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 —比爾暨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共同創辦人以及共同理事長。

「誰是沙碧塔?」沙碧塔.蒂維(Sabita Devi)問出這句話時,我正看著她。她形容自己是賈坎德邦的一位妻子兼母親,那是全印度最窮困的邦,她絕大多數的人生都是終日待在家中。「村裡沒人知道我名字,」沙碧塔告訴我。她與外界的聯繫完全由丈夫掌控:她能和誰說話,她可以買什麼,還有何時(以及是否)能去看醫生。除了子女之外,她與所有人事物完全隔絕。

一旦女性擁有手機……

不論時空境地,孤單的距離感對女性而言,並不罕見。問問上世紀任何一位美國女性主義作家,便知道。解決之道複雜得驚人,得緩慢漸進的改變數千種存在已久的文化規範,而且還沒有任何手機應用程式能解決這項難題。

但這不表示手機應用程式就派不上用場,絕非如此。假設世上所有女性都有手機的話,她們將不再孤立無援,並且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發揮力量。

以醫療保健為例。所有女性都有智慧型手機的話,便能在對的時間,以正確形式,取得正確資訊。例如,一位不識字的奈及利亞婦女懷孕三個月,或許會收到豪薩語(Hausa)的語音訊息,描述貧血的情況,並解釋該如何補充鐵質;同樣的,這個系統也可用來提醒她需要做產前檢查的時間,或何時該帶孩子去接種疫苗;最後,出現異常問題時,她也能用視訊通話的方式,向醫師諮詢,在醫師的指導下,透過電話測量體溫、血壓、檢查其他主要症狀,讓醫師有一些診斷的依據。

另外,還有農業方面。貧苦的農民之所以一直處於窮困,絕大部分原因在於缺乏所需資訊,所以農地無法提升收成。舉例來說,農民對於所耕作土壤的營養成分,幾乎一無所知,因此他們便無法選擇合適的肥料、或最適合種植的作物;還有缺乏可靠的市場價格資訊來源,因此,隨便哪個商人上門來報個價,他們都得被迫接受。既然在非洲(及許多南亞)國家的農民為婦女,這便成了女性問題。此外,平均而言,女農民的生產力也低於男性,原因眾多,其中不乏像是農業訓練班的性別差別待遇,還有收成時,女性難以雇用及管理男性農工等等。

不過,有了智慧型手機以後,女性農民便能觀賞當地農民根據當地土壤及天候狀況所提供的培訓影片;她們將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得知作物在不同市場的價格,成為掌握資訊的賣方;女性農民還能利用手機彼此聯絡,並有效組織合作社,以團體會員的形式更有力的表達需求,不再當個孤立無援的個體戶。

銀行業務是另外一例。即便最窮的女人都有資產,賦權的關鍵之一,就是必須確保她們能夠控制自己的資產。我曾讀過一份令人震驚的研究報告,當中顯示由女性支配家庭預算時,孩童的存活率會高出20%,單純只因為她們花錢購買的品項,如食物或醫療等等。

傳統銀行並不認為服務小額交易的客戶有利可圖,導致窮人女性轉而求助地下經濟體系,或是藏錢,或購買珠寶、牲畜做為非流動性資產,或是向高利貸借貸。

試想一個女性賦權的世界

所幸,數位科技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這意味著人們可透過手機,進行小額且安全的儲蓄、借貸或購買保險。這種技術已在孟加拉及肯亞等國發展,但許多新興的數位經濟仍由男性主導,主因在於男性擁有行動電話的比例,比女性高出許多—在孟加拉,只有46%的女性擁有手機,而男性卻高達76%。此外,只有13%的孟加拉女性使用過行動銀行業務,而男性則有32%用過。當全球持有手機的男女比例均等之時,將可釋放數十億人口的經濟實力。

藉助智慧型手機為女性賦權

這個願景的好處在於:你不用特意睜大眼,便能清楚看見。我並非在假設一個科幻的未來世界,地球上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擁有行動電話,這些人會逐漸變成擁有智慧型手機。2014年,全球販售的智慧型手機已超過十億支以上。

因此,從統計數據看來,情況相當樂觀。儘管如此,要達到智慧型手機的全面普及,仍有一大段距離。數據流量的價格必須降低,許多持有智慧型手機的人甚至不用網路,就是因為費用太昂貴的關係。網路必須布建至世上最遠的偏鄉,大體而言,那些地方正是最需要網路之處。

欲透過智慧型手機來為女性賦權,需要做的工作還包括:得確保擁有智慧型手機的女性人數,和男性一樣多;必須有專為女性設計的手機應用程式,以滿足她們的特定需求。

然而,更大的障礙在於文盲,這問題是女性賦權的阻礙。不識字的女性,將無法充分利用她們的行動電話。

沒有任何一項科技可獨力促成性別平等,然而,智慧型手機將可協助助女性建立從未有過的聯繫與連結,藉此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