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鵬惡火之後 消防專家:應該給他們生前所需 而不是身後撫卹....

社會議題

每每有火災發生,各界總是一股腦地究責追凶,卻忘了從中汲取寶貴經驗。(圖片來源/flickr)

畫面裡,上下兩個油盤燃著熊熊火焰,一人拿著滅火器上前,噴了半天就是不滅,第二人也拿它沒轍。這是一段關於初期滅火的教育訓練影片,那兩個打火不成的,是消防隊的教官;接著,一名中年男子上前,咻咻幾聲,火沒了,他是消防署災害管理組前組長林金宏,只用一段令人詫異的影片就點出了當下台灣消防隊所面臨的無奈。

敬鵬大火6日晚間奪走第六條消防隊員的性命,不少探討的聲音仍將問題指向消防員當下該不該進火場,以及業者沒做好防火區劃、灑水設備沒有啟動、未在第一時間提供配置圖等等,企圖釐清責任歸屬相關問題。

不過,林金宏卻有不同看法,「如果我們在討論只是這種方向,其實對未來消防人員的安全幫助有限,……因為配置圖只能讓我知道裡面大概有些什麼,但回過頭來講,假設今天我根本沒來過這間廠房,你突然要跟我說危險物品放在哪、管線怎麼配置,然後把一疊資料丟給我,我真的有時間讀完嗎?我真的有機會消化嗎?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這些東西都不該是當下才去考慮的。」

他解釋,平面圖、配置圖當然有助於救災,但實際上火場的變化太大,未必一致,「比方說,我們現在門口擺了一張椅子,但你給我的配置圖卻可能是前面這張桌子,我怎麼會知道椅子擺成這個樣子,工廠進貨的時候很可能跟平常都不一樣,而且我進去後,常常是看不見東西的,所以那些圖都只是參考用,我認為要把缺少圖當成是消防人員致死的主因,那是不合理的。」

「當大家在檢討這個案子,要看的應該是一些實務性的問題,即便要修法也不能急就章,可是我們都很急於跟社會做交代,就劈里啪啦丟一堆答案出來,但這些答案真的有用嗎?我再強調,我不認為平面圖完全沒幫助,可是從過去的救災經驗來看,它絕對不會是今天消防員致死的關鍵。……今天就算有圖,一進到火場,因為眼前一片黑,只要一個人走歪一步就錯開了,很容易就走不見,也不知道裡面擺設的高度到哪裡,常常走也走不出來。」他說。

消防隊瑣事太多,根本沒時間教育訓練

談起問題的根本,林金宏直言:「再往下就會牽動到,現在消防隊其實很可憐,整天都要做一些不屬於份內的事情,不只要幫民眾裝設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要去狹小巷弄幫忙劃紅線,還要去幫忙捕蜂捉蛇,請問你叫他們平常拿什麼時間去研究相關資料,或者為自己的安全做準備,……他們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啊,這是制度面的問題。」

如果沒有那些瑣事,消防隊可以拿來做什麼?「他們可以在自己的教育訓練上強化,今天教育訓練不是只要求會就好,你必須讓那些動作成為本能反應。」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近期外界都提到摸水帶的問題,但實務上,進入火場後,水帶往往彼此交錯,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因為摸錯條而走錯方向,「而且今天帶著那麼厚的手套,飽水、半水、空掉的觸感完全不同,你說有沒有需要讓他們練到一摸就能分辨的程度?」

他再舉例,由於消防員必須戴著厚重手套的關係,假設今天遇見特殊狀況必須解開身上的裝備,一時間很可能會手忙腳亂,此時,除非平時就不斷地訓練,讓身體自己形成一種所謂的記憶效應,才可能在戴著手套的情況下完成各種細微動作,「那些都要時間啊,但,我們曾經給過消防隊員這麼多時間嗎?」

「消防隊練習每一個動作都必須達到不需要思考也可以完成才行,因為那都是保命的動作,剛剛的手套只是一個例子,還有太多太多東西要練了。」他提到,消防隊當下的災害演練,永遠都只練習如何搶救困難區域,卻從來沒練過撤退困難區域,「你說要不要練,我當然覺得要練啊,但是消防隊就這麼多時間可以練,那一定先練怎麼救人的嘛。」

台灣消防不重科學,不編經費重建模擬現場

除了教育訓練上的問題,林金宏認為,台灣也欠缺用科學去探討火場的概念,「包含這次敬鵬的案子,大家也不是從科學的角度在討論,都是用行政的角度去討論,所以才只著重在修法規、改制度等等面向,但又有誰真正去用心了解這個火災背後的種種因素。」

他認為,針對各個火災現場進行重建模擬的做法在國際間行之有年,卻被台灣所忽視,主要是該措施必須編列經費,且動輒耗費一兩年的時間,卻往往無法作為立即對外宣揚的績效,「一個現場,必須把天花板整個掀開,然後量測上下空間的高度,以及梁、柱、門、窗的寬度及厚度,裡面的各種相對距離、材質都要掌握,……如果是敬鵬,做起來搞不好要上千萬,後續的模擬還要花時間。」

「你知道像美國在做這個……像一場舊金山的火警,在2011年發生的,它的火災模擬軟體FDS(Fire Dynamics Simulator)報告卻等到2014年才出來,也就是說,它中間花了三年時間到現場仔細調查,然後慢慢調整各種參數(溫度、壓力、起火點等等),去模擬、比對出最符合實際狀況的一種結果,才進行最後的檢討。」他直言,許多人對此事都不感興趣,但看在消防人的眼裡,感觸卻很深。

林金宏進一步指出,根據該報告,美國也確實獲得不少寶貴經驗,「在那場火災中,他們後來發現,窗戶破掉是消防人員殉職的關鍵因素,所以提出建議:消防隊員到達現場後,應該先三百六十度巡視一遍火場,這個動作可以讓你找出火點,預判氣流,才能確實評估。……他們也發現,當火場溫度上升到攝氏140度,就有可能會讓面罩部分材質軟化,260度時,就會讓救災人員暴露在高度危險當中,那進入火場多久以後會發生這種現象?他們透過電腦模擬,也找到了答案。」

要求出事廠商付錢,相當程度免責概念也很重要

對於沒經費的當下,他倒有些務實的想法,「現在政府不是不准敬鵬復工嗎,為什麼不罰他們一筆去做這件事,當然,這也要管得到他們的主管機關去要求,你說他們會不願意嗎?另外一點,因為台灣很喜歡檢討後去究責別人,而不是拿來做為改進的參考,這就導致有人會抗拒各種尋找真相的工作,所以,相當程度的免責概念也很重要,否則誰敢扎實地去檢討問題。」

回到消防員當下的窘境,他的語氣裡滿是感慨,「他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可是因為瑣事多,遇到各種勤務就得跳過訓練,他們在有限的時間裡面有那麼多事要做,其實一直都是消防人力不夠的問題。更何況,我們還有其他問題,就像消防隊環境其實也不好,很多都住在橋下,根本沒辦法有充足的睡眠啊,另外像設備也有改進空間,其實很多問題啦……還是一句話,在有限的經費底下,可以做的事情就變得很有限。」

「當然,有人可能會說已經編列了多少錢,但裡面其實不少是人事費用,我常在講,應該給他們生前所需,而不是身後撫卹,我覺得那真的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就像現在,大家在談殉職的人可以領一千多萬,但那又怎麼樣,重點根本不是錢,而是留給家人一輩子再多金錢都無法抹滅的傷痛。」林金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