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董語錄新解 張國煒:不是王子復仇 我是King

企業人物

由前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兒子張國煒成立的星宇航空,8日舉辦說明會正式對外宣布正成立,2020年起不但台灣天空將更熱鬧,張國煒與長榮集團的話題也將繼續在航空業延燒。(攝影/黃威彬)

「像是媒體講的張國煒回來了,我不是自己張國煒回來了,我帶星宇航空回來了,」

沈寂2年,就像一吐悶氣,前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兒子張國煒經過家變後,決定自立門戶投入航空業,8日星宇航空成立說明會,一開場致詞就把會場氣氛帶入高潮。

這場說明會,渾身都有戲的張國煒不改直率個性,看到擠滿國內外媒體上百人的陣仗,戲稱「這樣的款待,好像在選總統」。星宇航空獲准籌設,不單是台灣天空更熱鬧,更有故事的,是大家都在看張國煒如何走出自己一片天,也從這場說明會裡嗅到傳承張榮發的正統之爭味道。

媒體大陣仗採訪,張國煒不改直率個性,笑稱自己像選總統,並宣示不是自己回來,是帶星宇航空回來了。(攝影/黃威彬)

張國煒:沈潛兩年,酸甜苦辣人生難有

星宇航空的誕生,有張榮發家族紛爭的歷史,發起過程來自航空業界、張國煒周邊友人,甚至其鄰居、路人都有不同的意見與聲音,張國煒半開玩笑,不認識的人都跟他說加油,「一方面突兀,一方面也感動」,「想說我有這麼重要?」

「這兩年大家殷切期盼我能成立一家航空公司,經考慮再三,人生不能白走,決定成立航空公司回到業界,當中酸甜苦辣,人生中非常難有」,張國煒直言。

經過2年沈潛理出頭緒,張國煒說,「20年在航空界學習很多,也是唯一學習的行業」,連媒體報導也以他的航空背景為素材,更何況,自己過去在長榮集團內,父親張榮發對他花很多精神,「別有用心」。

過去張國煒在長榮航空內部「上上下下,升官又降級,有升官又降級」,從基層學到不同領域的東西,包含飛行、維修、賣票等,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習的,「要不是老子(張榮發)有錢有實力,從小小兵學習,也造就不了大家認識的K董」他說。

張國煒又是感念又帶自嘲的口吻道出會在航空業復出的心境。

沒有飛機飛不起來,只有選什麼時候飛

星宇航空到底做不做的起來?要怎麼做?做什麼?是這場說明會上,外界最想得到解答的問題。「沒有飛機飛不起來,只有選哪時候飛」,就像張國煒說明外界質疑沒有時間帶的疑慮,他除了強調,時間帶從過去到現在都有問題,只是需要被優化、改善,不然也不會像法航、加拿大航空等陸續要飛航台灣。

從信心面,張國煒也以張榮發創立長榮航空為例,說明「老東家(長榮航)」花了25年建置市場規模,前10年增長不是很快,長期處在學習階段,早期父親花很多時間金錢培養人才,花很多冤枉錢,才摸索出經營航空公司之道,他強調,星宇不可能走回頭路,「每一把刀都會是利刃,殺人不會慢慢殺、會一刀一刀剮」,相信10年光景雛形就會出來。

張國煒:我不會失敗

他也說,自己不能辜負父親對他的期待,雖已步入中年,但當初對比父親創業也是40多歲,自己剛開始而已;尤其他自爆網路上很多人說他成立航空公司會成為敗家子,但張國煒率性回應,「錢要來做有意義的事,就算失敗了,我也沒有對不起誰,總比每天花天酒地好,畢竟有嘗試過,更何況我認為我不會失敗,因為我是用在最熟悉的專業領域裡」。

「5成的人認為我會成功,勝算就很高,更何況有8成認為我會成功。」張國煒也語帶無奈自嘲,「人不用執著在一個點,沒了這個點,就挖個洞再跳下去,新的窩搞不好更舒服,且舊的窩舊隧道設備有沒麼精良」,頗有自己因禍得福反而拋開舊包袱的輕鬆感。

根據張國煒想法,星宇航空預計2020年開航,初期以短程區間航線為主,包括日本、東南亞等航點,期望運作2、3年後跨進長程航線,並以美西較快,而後才會佈局美東,至於成本、航權都較困難的歐洲航線則會放到最後。至於選用機型短程航線窄體客機將選用空巴A321neo,寬體大飛機目前則是A350洽談進度較快。

K董語錄大噴發,張國煒笑稱,我現在是King。還希望國籍航空手牽手,要大人有大量。(攝影/黃威彬)

張國煒:我不是瞎和泥

至於星宇的產業定位,雖沒有直接嚴厲左打華航,右批前東家,但自信言談中,也看出要向上挑戰國泰、新航的味道,初期鎖定亞洲高階市場,更強調競爭若是鎖定國籍航空公司(華航、長榮航、遠航),「星宇就不要做了」,「不是要瞎和泥」。

張國煒在這場說明會上,又創造了不少「K董語錄」,包括解釋自己成立星宇,不是「王子復仇,他現在是King」,也說,星宇要打國際盃,華航、長榮航應該要大人大量一起合作,大家「手牽手」把外籍航空「幹掉」,「不要讓台灣作二等公民」。還認為企業要有豁達的心,不要如台灣政治生態,「都想幹掉做旁邊的,卻忘記遠方有拿大砲,軍機繞台都不知道還在吵什麼」。

星宇航空正式成立,酬載的不只是張國煒的夢,也是張榮發對他的期待,更有願意離開原職與他一起打拼的員工,張國煒雖然對於「幸福企業」這個名詞不以為然,但也強調自己少了過去一些「老闆、叔叔伯伯」,星宇未來屬於自己,照顧員工是責無旁貸的責任,希望「新園地可以把夢想長回來」,甚至連國內熱頭上的工會議題,他也淡然強調,不擔心,因為「不跟員工溝通老闆才討厭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