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降低核能倚賴 卻要大舉興建36座燃煤電廠

能源議題

日本民眾對311核災心有餘悸,煤炭火力發電仍為核心電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自從日本東北部2011年3月11日爆發福島核電廠爆炸災難(311核災)後,民眾對核能安全失去信心,加上近期國際油價大漲站上3年半新高,迫使日本重新擁抱成本相對較低的燃煤,計畫到2030年將煤電比例提高到該國能源的26%,和之前設定火力發電比例降至10%的目標相去甚遠。

已開發國家如今逐漸拋棄燃煤作為能源,台灣的林口火力發電廠也常被爆料排放管道煙囪汞重金屬超標,但是現在卻有一個主要經濟體-日本要反其道而行:日本過去兩年至少開放了8座新的燃煤電廠,而且計畫未來10年內至少再大舉興建36座火力電廠;不只日本,中國和印度也提高燃煤使用量,因此產煤業今年可望迎來景氣復甦。

煤電將占日本電源的26%

日本經濟産業省日前披露《能源基本計劃》草案,確定到2030年煤電將占該國能源的26%,這和之前設立的煤電占比10%的目標大相徑庭。

日本政府煤電占比將大幅提高,顯然是忽略環保團體的批評,因為作為人口超過1億的發達經濟體,日本能源消耗量巨大,化石燃料缺乏導致嚴重依賴進口,能源安全是至關重要的問題,不能只聽環評聲音,還須兼顧經濟與工業發展。

日本政府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舉證大規模利用煤電是迫不得已,只能違反此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承諾:首先,福島核災事故之後,日本民眾對核能完全失去信心,核電比例原本計畫從現在的29%提高到2030年的50%,遭到廢除了。

其次,和「高貴」的天然氣石油相比,低成本的煤炭是更經濟實惠的選擇。日本能源依賴進口,目前國際油價恢復漲勢,倫敦布蘭特原油期貨一度衝上每桶80美元關卡,紐約原油期貨站上每桶70美元,創近3年半以來新高。美國退出「伊朗核子協議」之後,石油主產區中東局勢更加不穩定,未來可能進一步增加油價上漲的風險。

燃煤價格一年大漲逾3成

日本選擇重新擁抱煤炭的同時,全球煤炭市場景氣也正在復甦。回顧2015年真是煤炭價格慘澹的一年,由於全球煤炭市場供過於求,中東等地的廉價石油大量湧進國際能源市場,全球能源生產消費結構改變,全球煤炭價格暴跌,2015年4月,歐洲煤炭價格曾重摔至8年新低。

曾經輝煌的英國煤炭工業進一步衰退,2015年12月英國政府決定關閉最後一個地下深層煤礦場-「凱靈利礦坑」,標誌著始於300年前工業革命的光輝歷史徹底結束。位於英格蘭北約克郡的「凱靈利礦坑」在200多年前的全盛時期,曾僱有120萬名礦工,而英國地下煤礦的數量從1913年有超過3000家,逐漸減少到0家。

時間拉回到2018年的今年,全球能源情勢似乎有利於煤炭市場發展,資料顯示,亞洲兩大經濟體中國和印度依然嚴重依賴煤炭,使用量正在增加。
據中國海關資料,2018年1-4月中國煤炭進口量較2017年同期增加9.3%,至9768萬噸。路透資料顯示,今年1-4月,印度進口量年比小增3%,達到6040萬噸,持續兩年的印度煤炭進口下降趨勢有望在2018年就此打住。

煤炭需求的明顯上升,資本市場回報積極的反應,今年2月23日澳洲指標煤炭價格一度大漲至每噸108.15美元,較2017年7月的78美元附近價位大漲38.5%。

日本在太陽能和風電領域起步較晚

另一方面,《能源基本計劃》草案,首次明確寫入,將推動太陽能和風力等可再生能源成為「主力電源」,到2030年要讓可再生能源佔比升至22%-24%,相比之下,2016年可再生能源發電佔比僅為15.3%,核電控制在20%-22%。

不過,日本媒體分析指出,一向重視核電與煤炭發電的日本,在太陽能和風力發電領域起步較晚,要迎頭趕上歐洲並非易事,配合日本政府以前的能源方針,除沖繩電力公司外的日本各大電力公司都擁有核電站,對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並不積極。不過,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可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大幅下降,技術上,支持可再生能源作為「主力電源」,不過,可再生能源未來想要變為日本的「主力電源」,還有一段路要走,電力業者與民間可能都需要發動一場徹底的意識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