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平抑藥價計畫空泛 美國生技股利空出盡

國際財經

藥價過高造成數百萬美國人付不起藥費,75%的選民今秋準備支持打壓藥價的候選人(圖片來源/Pixabay)

美國總統川普近日發布「美國病人優先」(American Patients First)計畫,誓言打擊長期居高不下的藥價,川普的願景很美好,但是打壓藥價的4個辦法過於空泛,未下兩帖「猛藥」,現實並不買帳,市場視為利空出盡,Nasdaq生技股指數(NBI)高奏凱歌,5月11日大漲2.7%,14日再漲1.1%,挑戰1個月高點。

生技與製藥股根本沒在怕,原因是川普對於藥價的管控計畫隔靴搔癢,又會淪於「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雷聲大雨點小」的宿命。他口口聲聲說要為美國病患降藥價省錢,包括增加製藥商競爭,提高定價透明度,來鼓勵藥商降低藥價,表面上是兌現競選承諾,骨子裡是為了幫共和黨11月大選拉票,但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股市分析師和美國在野民主黨議員仔細檢視「藍圖」內容,發現少了兩大構想,等於讓美國政府自廢武功,放了藥廠一馬。

川普未拿加農砲對高藥價宣戰

疑似被搓掉的兩帖猛藥當中,其一,川普並沒有仿照大多數工業國家,利用聯邦政府的力量作為談判籌碼,來降低藥價,川普選擇不准聯邦政府的聯邦醫療保險機構(Medicare)直接為聯邦醫療保險爭取較低藥價。

美國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麥卡斯基爾(Claire McCaskill)樂見川普推出打擊高藥價的藍圖,但是她仍然質疑,「為何總統放棄聯邦醫療保險直接議價的構想,特別是這個提案能為數百萬民眾荷包大省錢」。

Medicare作為全美最大的藥品採購機構,目前卻礙於聯邦法律的規定,無法直接與藥廠議價,必須透過私人的合作夥伴與藥廠談判,為Medicare爭取最優惠價格;反之,如果由聯邦政府直接協商降價,可以使藥品更具競爭力,川普競選期間曾經承諾,要由聯邦政府直接協商降價,因為這會將使藥品更具競爭力。

其二,川普沒有允許美國消費者從國外採購低價的藥品,化解原先醫藥生技業界的擔憂,川普11日既沒有鬆綁現有法令,也沒有許可美國向加拿大等藥價較便宜的國家重新進口廉價藥品。

少了這兩管大砲,短期根本無法大砍藥價,華爾街法人Bernstein分析師Ronny Gal對川普的藍圖做出評論:「這對製藥廠來說,是令人振奮的消息,川普演說完全沒有引發生技股投資人擔憂的成分,總統強調以市場機制解決問題,並未規定求藥廠不得調高售價,甚至支持藥商推升國際定價,以此推論,製藥類股有望觸底。」

美國天價藥已成頑疾

不過,美國「天價藥」實在貴得離譜,數百萬人負擔不起藥費,早已成為「國病」,川普為了解決這個病症和拉抬共和黨選票,還擬定4個「不慍不火」的辦法來平抑藥價與平撫美國民眾對高藥價的不滿。

美國藥價有多貴?舉例來說,很多藥品在國外售價幾美元,到了美國常常賣到幾百美元;阿斯利康製藥(AstraZeneca)60錠一罐的關節炎止痛藥「Vimovo」,歐洲定價僅有21美元,而買下Vimovo專利的美國藥商Horizon Pharma,卻在美國把售價哄抬至2979美元(約89000元台幣),歐美之間同一種藥品售價差距達141倍,這也直接導致美國人均藥品1年支出高達1162美元,遠高於加拿大的807、法國的766、英國的497美元。

為了對這類天價藥價宣戰,川普提出4個辦法,首先,增加藥商之間競爭,去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批准1000多種低成本學名藥,創新高紀錄,為美國人節省約90億美元。

第二,提高定價透明度,為聯邦醫療保險提供最近的議價工具.改革藥廠與保險公司、藥店福利管理機構(PBM)和其他醫療保健中間人之間的回扣系統,川普誓言,「大舉清除中間商,結束不誠實的雙重交易,中間商把折扣塞入自己口袋,將這些折扣本應回饋給患者。」

川普拿蒼蠅拍打老虎,難以撼動高藥價

據統計,醫藥業已是美國利潤最高的行業之一,而藥價當中,約1/3的利潤被分配給了保險公司、醫藥福利管理機構及藥局等中間人,其中PBM負責為醫院採購藥品,和藥廠談判藥價,僅這一過程,PBM就可以賺到5%的合法收入。

第三,川普瞄準「藥品遊說團」,譴責他們是「犧牲美國消費者的利益換來的絕對財富」;實際上,藥廠2017年遊說支出1.7億美元,企圖影響華府對藥價問題的討論。

最後川普的經濟委員會報告矛頭對外,批評其他控制藥價的國家利用美國的創新而不付錢,「美國斥巨資研製生物製藥,外國政府享受了這些創新的成果。」因此,委員會建議改變貿易政策,以限制國外藥品被定低價。

只是醫療業盤根錯節的利益糾結太深,川普只拿小刀難以斬斷,尤其是美國製藥行業已呈現高度壟斷的形勢,幾家大型製藥公司幾乎壟斷了大多數新藥研發,而且美國高度自由的市場化,導致藥品價格多由市場供需趨勢以及藥廠自身決定,藥品的高價難題已經根深蒂固,想要撼動並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