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霸凌成事實、反抗就是義務:蔡總統是該好好調整國安會了....

國安

美國在台協會(AIT)內湖新館即將落成,蔡總統率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與外交部長吳釗燮等國安高層一同前往參觀,美方並由AIT處長梅健華親自導覽。(照片來源/AIT臉書)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今天就主席賈德納提出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案」舉行聽證會,主管印太事務的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黃之瀚(Alex Wong)與國防部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部長薛瑞福應邀出席作證。黃之瀚在會中表示,中國利用其市場准入做為銳實力壓迫私人企業做讓步,威脅美國航空公司必須依中國政治正確來行事令人震怒,中國必須停止,美國已警告中國,如果再這樣下去會面臨後果。

就在黃之瀚這番談話之前,白宮才在5月5日發新聞稿重批,中國要求美國航空公司不得將台灣標註為國家,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美國「強烈反對」中國強迫美國企業使用特定政治語言,呼籲中國停止威脅美國航空業。白宮也指出川普在美國就反對政治正確,因此會力挺美國奮力抵抗中共強加於美國企業及公民的政治正確。

川普政府對中國重話批評

中國民用航空局在4月25日致函給包括多家美國航空公司在內的36家外國航空公司,要求這些業者在自己的網站及促銷文案上改變對台灣、香港及澳門的標示,以符合中共標準。白宮將此描述為「歐威爾式的胡扯」(Orwellian nonsense),是中國共產黨把自身政治觀點強加於美國公民及私人企業的趨勢之一。而這與美國對私人企業和客戶互動過程中享有的廣泛自由背道而馳。而這樣的尊重,對強大的全球交易市場「至關重要」。

白宮指出,中國內部的網路施壓控制舉世聞名,其向美國人民和自由世界輸出自身的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的企圖,將受到抵制。聲明在最後提到,美國強烈反對中國試圖強迫私人企業使用特定的政治語言,也呼籲中國停止威脅和脅迫美國的航空公司與公民。

雖然外界多將此與5月3、4兩天美中貿易對話無結果的發展連繫在一起,認為川普政府以此向北京表達強烈不滿。但是這個重話聲明將中國以市場為餌對其他企業展開對台政治封鎖的作為,定性為違反自由市場機制,並提到這些作為與中國對自由世界輸出自身的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等企圖相關,這不僅使台灣面對的中國封鎖,從兩岸爭議提升為中國對自由市場的壓迫,獲得普世性立場,還將中國的作為與其對外輸出「非自由國際新秩序il-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相聯繫,因此對台施壓就是中國強推國際新秩序系列作為的前奏。這樣的宣告意義深遠。

現在的問題是,台灣如何準確掌握這個新定性,並同步調整自己的應對作為。

強推一中原則搞翻了自由市場

中國推動一中原則國際化在冷戰時代多是針對國家與政治組織,但即便如此,也多主張這只是針對政治組織。是在過去十五年,把文化、衛生、治安等非經濟性組織納入遵從一中原則的要求。要嘛希望逐出台灣,或是將台灣在該組織的地位降級與修改名稱。

十九大後中國開始要求跨國企業遵守一中原則。一方面是因為中國對於國家的政治施壓不一定有效,特別是對美歐日等實力較強,以及民主體制較完備的國家。另一方面是因為中國可以運用其控制的國內市場為籌碼,只要是有意在經營中國市場的外企,對此幾乎沒有免疫力。

在過去中國固然對於在中國經商的台商就已經有類似要求,當時是直接威脅台商企業在中國台籍幹部的生命與財產,十五年前的奇美企業為此被迫公開支持中國的反分裂法主張,但現在北京是對在中外商提出系統性要求。例如4月25日是直接對外國籍航空公司提出這種要求。只是現在的川普政府不同於一心想大事化小討人歡心的歐巴馬總統,對於中國這種作為的忍受度很低。

川普政府指責中國以政治言論審查(在此是一中原則)破壞自由市場體制,目前還不知道除了指責外,美國會採用什麼應對措施。以川普政府對重啟美中全面經濟對話機制的消極態度來看,類似歐巴馬政府將議題放到「美中戰略經濟對話」討論,中方當耳邊風聽過就過了的方式應不致出現。另一個可能是將其視為非關稅貿易障礙之一。如此則處置的選擇就很多,包括利用世貿組織,或是以國內的貿易救濟或是貿易懲罰以之對應。台灣應特別關注美國對此事的處置及相關法律工具的使用情形。

不是兩岸問題,是中國對外輸出專制主義的國際秩序

白宮的重話說中共意圖強加其政治主張給美國公民與公司是歐威爾式的胡扯,還說中國網路壓迫世界聞名,而美國會抵抗中國對自由世界輸出其言論審查與政治正確的意圖。

因此這對白宮已經不是兩岸問題,也不是「美國的一中政策 vs. 中國的一中原則」的對壘,而是中國對外輸出其政治審查與言論控制的系列作為之一環。白宮基本上在說中國是在對外輸出專制要求,並意圖把既有的體系改為非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

根據這個邏輯,中國要求私人企業要對西藏、維吾爾議題表態,並開除私下支持西藏人權事務、批評習近平的員工,也要求這些單位提供異議份子個資與電郵,否則就等著被罰。

中國慣常主張美國反對中國對台作為的性質是美中兩國存在戰略分歧,而美國安全專家則把美國的反對,視為華府為了維護台海穩定所採取的作為。前者侷限在美中雙邊關係,後者認定這是區域維穩的議題。對於中國要美國公司與公民遵守一中原則否則等著在中國受罰之舉措,白宮看到的是中國在挑戰給美國立國的基本價值,並對外輸出其專制主義的政治信仰,以及意圖把既有的體系重塑為與自由、市場經濟相排斥的世界秩序。

白宮這個聲明與其去年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精神一致。川普版國安戰略一開始就提到中俄兩國在挑戰美國的權利、力量、影響力與利益,意圖減損美國的安全與繁榮。且這兩國意圖讓經濟變得更不自由與更不公平。

之後這份報告有關經濟的章節中,更進一步提到美國不會對違反(公平、相向而行與遵守規則)、詐欺或是經濟壓迫之行為視若無睹。美國會與有共同看法的盟邦與夥伴合作以確保原則與規範會被遵從,使得(我們的)經濟得以繁榮。

因此美國批評中國是「歐威爾式的胡扯」時,背後是有著美國安戰略之指導得的。中國可能沒注意到其習以為常的作為所踢到的鐵板,在實際上也已經變成美中經貿爭議的一部分。

市場經濟秩序需要相互而行,無法只有單方面遵守

有相關人士認為,針對中國壓迫外國航空公司對台改名的作為,建議政府應該寫信給這些公司呼籲「尊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勿屈服於中共打壓,而犧牲世界各國廣大消費者利益」。如果這真的是台灣國安會的建議,蔡英文真應該要好好調整一下國安會了。

美國白宮視此為破壞市場秩序,與對美國公民及公司自由的脅迫。台灣作為受害者,應對之道就不能只是對公司的道德勸說,也需有經濟應對措施。畢竟這是中國破壞市場經濟秩序在先,不是台灣。

台灣要先檢查包括華航、長榮在內的國籍航空在中國營運時是否也接到類似要求,其在中國是否須以「台灣, 中國」的名稱。畢竟要求別的國籍航空尊重台灣是主權國家但自己的航空公司卻不這麼做,會讓自己的要求失去正當性。

其次,對於受到威脅的其他國家航空公司,台灣也需與這些公司展開溝通,一方面知道這些公司可能面對的罰責,同時知道這些公司傾向的處置方式。台灣並須注意中方要求是否開始影響聯合營運(code-share)的作業內容。

再者,對這些公司的所處國家,台灣也須展開國際溝通,並建議台灣可以接受的暫行處置方式,並積極協調大家,務使大家的步調一致,避免被中國各個擊破。

最後,針對中國國務院對不遵守規定航空公司的可能處罰,台灣需與這些國家的民航主管部門與航空公司共同討論補救措施與對中國航班的相對應要求。例如聯合對中國國籍航空也進行處罰、在ICAO通過反對中國作為的決議、停止中國在ICAO的會籍若干年、在WTO內以中國新訂非關稅貿易障礙為名,對中國展開新的訴訟,或是其他法律範圍許可的對應舉措等。

以上建議有可能都不可行,但台灣必須主動reach out與各國討論。當美國開始發聲,這個議題就會從對台灣國際封鎖的威脅,轉變成台灣與其他國家加深合作的機會。政府寫信給航空公司呼籲尊重台灣主權,是最偷懶也是最無用的。

蔡的不挑釁政策變成放任中國肆意對台霸凌

白宮的作為也給蔡政府一個警訊。過去不管是對台31項、限制陸客來台等,政府似乎都不敢譴責中國以一中原則為名破壞市場秩序與台灣民主的作為。北京推利誘台生去中國的政策,竟在對外場合說政府不反對台生過去,也有資深官員對外國訪客說這是好事,可以向對岸散播台灣自由的種子!

看起來蔡政府擔心被說成「麻煩製造者」似乎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對方明明就是惡意統戰,還對外說不反對這種統戰?難怪中方會持續軟土深掘。現在北京不僅高調約束國際公司的對台定位,連在台灣播出,沒在中國上演的節目(慈濟智子之心)也因為被部分翻牆天朝子民的批評而自動下架。蔡政府的不挑釁政策變成放任中國肆意對台霸凌,台灣民眾從原先的敢怒不敢言,現在開始已經轉變成對政府捍衛台灣的能力失去信心,對未來期待極度悲觀的絕望心態。

川普政府都講話了,蔡總統不要躲在後面

現在必須是call a spade a spade的時候了。對方不僅在破壞市場秩序,也在破壞民主,並與國內的紅統黑道合作恫嚇台灣百姓,威脅守法公民,霸凌起身捍衛台灣民主的人。對上述惡行不回應,還自以為對方沒傷到台灣的皮毛,不僅顯示對社會氣氛的超級無感,更是極度欠缺leadership的作為。

當美國已經開始說話,且是針對與台灣相關的事物而說話時,台灣就更不應保持沉默。政府絕不應只是感謝美國仗義執言,更要與美國及其領導的盟國加強溝通,提出台灣認定的可行措施下展開合作。

曾有人提到「當霸凌成為事實、反抗就是義務」。現在不僅是台灣政府,包括國際的私人公司與朋友,以及台灣個人的認同與歷史存在意義等,是被中國及其同路人公開的羞辱與凌遲,台灣被霸凌時自己不出聲、也不積極組織對應措施,會被欺負到死就是剛好而已。曾誓言保護台灣人民認同自由的蔡總統,不要忘記這個莊嚴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