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不再恐同日》20年仍歷歷在目..誰讓弱勢沒有悲傷權利?

婚姻平權

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在這一天,許多同志朋友,或是不同性傾向的朋友都選擇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攝影/黃威彬)

「我們不是想要更多受害者面對傷口,也不是想揪出這些加害者,而是想讓社會上更多人看到這些痛苦,能夠有更多的愛和理解。」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集人呂欣潔說道。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又被延伸為反恐同(同性戀者)恐跨(跨性別者)恐雙(雙性戀者)日。這個名號從哪來?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將同性戀從心理疾病中移除,因此,從2004年來國際間將這一天訂為國際不再恐同日,至今已有超過130個國家迴響。

20年前一句真心話,「霸凌」鋪天蓋地而來...

「我是美克,一名男同志,現在已經35歲,很多遭受霸凌的經驗其實是15年、甚至20年前的事。我想說的是,即使已經過了這麼久,這些事還是歷歷在目。」在這一天,小學五年級就發現性傾向是同性戀的美克站出來訴說他的過往。

「我很小就知道自己喜歡男生,當時看了一本《發展心理學》的書,看到同性戀被歸在變態心理學。當時我就知道,喜歡男生似乎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如此,美克從未和身邊的人談及這件事,直到遇到初戀,世界開始轉動。

美克在國中時情竇初開,在隱忍許久後,決定表達他的感情。「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原本想說,只是把我的性向、我的感情告訴他,並沒有要他和我在一起,應該沒這麼嚴重吧。結果隔天,我受到了鋪天蓋地的霸凌…」在告白後,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遠去,甚至從朋友變成霸凌者,種種的惡意襲來,美克學會噤聲。

但世界沒有這麼容易放過美克,在大學聯考的前一天,美克在放學路上遇到他國中時的朋友,那些轉向霸凌他的人,悲傷回憶如同潘朵拉的盒子般被開啟,他的世界再度崩塌。

「當時,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想自殺。那種感覺就好像,不管你逃到哪,這些惡意、這些歧視就是一直監視你,縈繞在你身邊。」他淡淡地說道。當天晚上,美克和他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訴說了過往的經歷,以及長期下來的壓抑,所幸這位朋友接受了,要他不要為此放棄。

「我很謝謝這位善良的朋友,隔天就要大考,他花了3個小時的時間聽我說,是他救了18歲的我。一路走來,我很謝謝這些善良的人。」這是美克的故事,即便現在也常因此痛苦,但他很幸運,有理解他的重要他人,他活下來了,但有更多的孩子、更多的生命,因為跨不過這道坎,而選擇殞落。

同志教育不能等,民團:培訓志工,反制公投

「我是三個孩子的媽,也是一名小學老師,我每天要接觸一大堆的孩子。我深知這些孩子有多可愛,也看見他們有多可惡…」小學教師翁麗淑提及,很多孩子因為不理解,又或許是因為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對不同於自己的孩子無法同理,進而產生肢體暴力、言語霸凌的反應,「我看過孩子對孩子的霸凌,竟然可以這麼的無所不用其極…」

婚姻平權大平台舉辦「一萬次刺傷我的話」生命故事募集,許多同志朋友都說出過去不敢說的經歷。(攝影/薛如真)

針對此,翁麗淑認為,性別平等教育、同志教育在教育中非常重要。但如今,至關重要的同志教育很有可能被剝奪。4月17日,中選會通過由下一代幸福聯盟、幸福盟的3項公投案,3項反同公投目前正展開第二階段連署。其中,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提出了「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中的同志教育」公投案。

對此,社民黨北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領銜發起3項公投案如下,目前已將連署書送交中選會,目前仍在審核階段。其中,第3項提案因引發社會爭議,該團體表示即便中選會審核通過,也不會展開第2階段連署,以前2項公投主文為主。

「我支持,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苗博雅

「我支持以法律明定,在國民教育個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以提昇學生之性別平等意識。」/王鼎棫

「我同意增訂神聖婚姻專法,加強保障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之永久共同生活關係。」/何姍蓉

此外,婚姻平權大平台為因應反同公投,將培訓4000名志工、成為種子,加強與社會的對話。呂欣潔受訪時表示,4月中時大平台便已展開招募,不到3天的時間就收到5000名的志工名單,得到相當熱烈的響應。

婚姻平權法案一再拖延

「弱勢者沒有悲傷的權利,我們會嚴陣以待。」同志諮詢熱線秘書長蔡瑩芝表示。但,是誰讓弱勢者沒有悲傷的權利,只能由民間團體自主發起行動?據《新頭殼》報導,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昨接受媒體訪問婚姻平權法案動態時回應「可以肯定的是,黨團都認為不要再弄了。」

今年是大選年,也是蔡政府執政2週年。媒體報導,府院高層表示「立院下會期不是沒機會」從現況來看,今年似乎也無望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事實上,時代力量立院黨團在週五的院會便一再提案,要求處理《民法》、《家事事件法》等相關法案,不過每次都被封殺。以上週五(10日)來說,僅有6票贊成票,包含時代力量4名委員、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國民黨立委許毓仁等人。

蔡瑩芝認為,「只要公投成案,不管通過、不通過,都會對同志族群,以及他們的親友造成傷害,進而撕裂社會。」在這個關鍵時刻,政府聽到這些沉痛的告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