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QA》是藍或是綠?侯友宜:我從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顏色

新北選情

參選新北市長的侯友宜提出都更沿捷運走,更要捍衛全國最長的美麗海岸線。(攝影/黃威彬)

表國民黨參選新北市長的侯友宜,在今年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場選舉。侯友宜在從政前就以抓捕重大刑犯的刑警形象聞名,他的人生經歷,與一般政治人物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也影響他的人生哲學,楬櫫不分藍綠的他,要如何在這場選戰中打敗民進黨候選人蘇貞昌?以下是《信傳媒》的專訪摘要:

死刑不要隨便拿來用,但卻是社會正義最後一道防線

問:你從刑警出身一路到警政署長,再到副市長,現在有機會成為民選地方首長,警察的經歷對你有什麼影響?蔡政府日前執行槍決死刑犯,你對於死刑與廢死看法如何?

答:早年重刑犯幾乎都是被判死刑,以前擄人勒贖、強姦殺人都是唯一死刑,早年我們裝備上也沒有防彈衣可以穿,每次要抓人,都面臨生死交關的壓力,所以我和多數警界同仁都一樣反對廢死。

我看過無數家屬的悲痛,在審訊過程中不敢說沒有人悔悟,但真正的悔悟看不出來,還有人的手段殘忍到讓人懷疑他要怎樣對被害者家屬交代,所以死刑是社會正義最後一道防線,不是要隨時拿來用,但要想想,如果沒有這道防線,台灣治安會變成怎樣。

出來選舉,家人至親全部反對

問:你的太太或家人會幫你輔選嗎?如果你當選市長,你的太太會參與公益活動嗎?

答:以前我當警察,從來不會把辦案過程跟太太(任美玲)講,其實我常常沒有完整的時間和家人相處,太太也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與責任,所以我也堅持不會讓家人對外曝光,我盡量讓公務和家庭切割,讓自己安心打仗。我從小到大做任何事情都是自己決定,要負責自己做決定,勇於承擔。這次選舉,至親家人都反對。

雖然現在情況跟過去不一樣,他們會不會出來幫我選舉,我完全尊重家人的選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就算當選市長,以後的公開活動也一樣。就像過去的職務經歷,她也沒有參加過我任何一次的交接典禮,因為知道她在背後支持就夠了。

侯友宜從小到大做任何事情都是自己決定,要負責自己做決定,勇於承擔。(攝影/黃威彬)

源頭管理好,可以省下更多警力

問:若當選市長,會如何讓過去警察辦案的經驗,讓市府能更加強化維護治安的目的?

我來市府的目的,也是為了做一些警界做不到的事。例如警察的治安工作是末端的執行,源頭的政策如果好,警力可以省下很多,也能讓治安更穩定下來。

我曾和水利會及法制局討論,住宅區色情行業和違法容留青少年的網咖,只要取締超過3次就斷水斷電,後來就解決了。從源頭政策做管理,才是穩定社會治安的治本之道。

我一直在規劃執行高風險家庭整合安全網,由市府結合民間力量關懷那些有精障者、家暴與經濟就業問題的家庭,才能有效防止不幸事件的發生。新北市從我來之前的不到2000個列管家庭,增加到12000個,這也讓新北這幾年的治安相對平穩,受到媒體評鑑全國冠軍。

新北是北北基桃的中樞

問:你這次參選的主軸是安居樂業,這個架構下有什麼具體的優先政策?

答:新北市是台北市8倍面積,是北北基桃的中樞,應該要以三環三線打造未來城市的新面貌。假設北北基桃是一隻大魚,魚頭在台北市,魚尾在桃園,中間是新北市。軌道建設就是骨架,在軌道交通形過程中,可以帶動都市的發展;捷運站周遭會有百貨、大賣場,可以提升周邊1.5公里區域的生活機能。現在新北30年以上老屋有67萬多棟,房子矮且人口稠密,透過都更往上發展,可提高土地使用效率,解決空間不夠問題。

侯友宜強調,應該要以三環三線打造未來城市的新面貌。(攝影/黃威彬)

我認為透過都更,來取得公益回饋空間,做為托育、托老、運動中心、青年工作坊使用,提高生活機能。年輕人搭捷運上班時,可以把長輩小孩送至托老、托育中心,下班後再把他們接回家,搭配公車、ubike使用,既可提高大眾運輸運載量,也可減少空污環境問題,所以捷運到哪裡,就讓都更做到那裡。

只要政府有決心效率,給予施作者合理利潤,該改變環境時,就要改變。新北藉由大漢溪分成溪南與溪北,溪北有新莊、泰山、五股、三重、蘆洲,溪南是土樹三鶯、中永和,只要都更隨著捷運、主要交通道路做好,改變都市環境,當溪北、溪南這兩顆大引擎開始啟動改變時,新北就會成為北北基桃最重要的中樞城市。

應該把深澳電廠的一千億拿來發展節能產業

問:你曾經說過「沒有核安就沒有核能」,但中央打算興建深澳燃煤電廠,對現階段能源政策有何看法?

答:現在高階核廢料都暫放在新北市,我擔任6年新北核安監督委員會主任委員,拜託台電、中央一定要盡速妥適處理核廢去處的問題,至少要把未來的廠址告訴我們,不論是要送往國外,或是選好一個場址,未來幾十年後可移過去,中央對於高階核廢料應該要有一個明確的態度,否則要如何使用核能?況且現在核四燃料棒已經運出去了。

現在政府逐漸想以再生能源替代核能,全世界燃煤電廠都在逐漸淘汰當中,台灣也要將燃煤下降至30%,現在卻要在2025年讓深澳電廠商轉,深澳電廠所排放的空汙、PM2.5是對國民身體健康傷害的最大殺手,深奧電廠興建經費1千億只為了讓台電的備用容量從14.9%提高到16%,僅差1.1%,有這樣的必要嗎?我想,如果把這些錢拿來獎勵太陽光電、補助高耗能、低產值的工業做轉型,應該是更好的方式。

侯友宜認為中央一定要盡速妥適處理核廢去處的問題。(攝影/黃威彬)

問:你在副市長任內,新北市的綠能減碳成效如何,未來的規畫有哪些?

答:新北市這幾年換裝了22萬盞的LED燈,花費1.1億元,但每年也節省1億3千萬度的電,同時還扶植LED產業,所以說深澳電廠興建經費1000億元若能拿來扶植產業或是全面汰換智慧電表,同時提高能源效率,應該是相得益彰。

我認為,不讓深澳電廠興建是一個目標,中央不該用中電不應北送的理由來支持深澳電廠,那是因為科學園區被劃歸到北部,然而新北市發電本來就已足夠整個大台北使用,所以我會反對深澳電廠,因為它也將破壞周邊生態環境,如果東北風吹進來,觀光產業也會搖搖欲墜,對新北最重要的海岸線傷害太大。

新北市有山有海,從東北角到淡水,有全台灣最漂亮的海岸線,翡翠水庫也在新北市,發展不會輸給台北市,所以觀光資源要保護,這是環境保育上的同步發展。

鴻海郭董的父親曾經是我的同事

問:近來有台商返台設廠的趨勢,新北幅員廣大,廣達在林口、宏達電在新店,特別是總部在土城的鴻海,郭台銘董事長有和你接觸要回台設廠嗎?

答:任何企業要回台灣,或是有企業要在台灣或是新北市設廠,我都很歡迎,藉由企業設廠來增加就業機會,對於每個縣市來說都很重要。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父親是警察,我們曾經是同事,對於郭董,我們是有認識,但談不上熟識,目前是沒有聽說鴻海要在新北設廠的計畫,郭董也沒有和我接觸過,不過我的原則仍是,歡迎任何企業到新北來投資,這個過去我們就已有所準備,像林口影視園區,遠東雲端基地,新莊知識產業園區,還有土城監獄,也希望規劃為青年新創中心,這些都有地域上的規劃,也會持續延續政策來推動。

侯友宜表示歡迎任何企業到新北來投資。(攝影/黃威彬)

對蘇貞昌有四字箴言

問:標榜不分藍綠,但也被黨內質疑是藍綠兩面倒,在目前藍綠分明的政治環境下,你怎麼面對這樣的質疑?

答:我38年都是公職生涯,有31年做警察,做事情從來不分你是誰,我是誰,我對你是哪個黨沒有太大興趣,辦案也不會分政黨。

有人說我老家在嘉義,所以是深綠的,我是標準的南部小孩,所以被貼標籤。但我一輩子做事務官,從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顏色,都是別人在說。其實,台灣人對政黨惡鬥已經看煩了,累了。

我爸爸在市場賣豬肉,以前受過日本教育,曾當過日本兵,戰敗回台後又成為國民黨的海軍,到山東打仗,年紀大了去申請榮民證。在我40多歲有次回家,他給我看榮民證,告訴我這不是為了補助,而是為了證明自己曾經為國家做過事。

我覺得回憶過去沒有意義,以前執政者如蘇老縣長做的,我都「心存感謝」,未來一定要發揚光大,而且要找出新的路,配合新時代背景來做,例如國民運動中心、三環三線軌道建設、托育托老,都是我們才開始做的,這不是誰對誰錯,只是身為未來接棒的市長,要怎麼做才能與時俱進,發揚光大,才是使命。

國民黨要和民眾搏暖、接地氣

問:做為國民黨員,怎麼看現在的國民黨?

我在高中畢業要進警校前加入國民黨,那個時代就必須這樣,但當警察我保持行政中立,可以說,我是黨齡最久,也是最資淺的國民黨員,這幾年再回到國民黨,是國民黨最不好的時候,我不會想藉國民黨得利,但我希望能改變一些,幫黨贏得民眾信賴。國民黨真的要好好和民眾搏暖,尤其越上位的人,越要接地氣。

我舉個例子,現在大家都會做垃圾資源回收,也讓很多資源回收者沒有收入,國民黨應該對這個政策表示態度。國民黨要站在協助政策正常發展,論述自己政見,讓民眾可以選擇,要和基層站在一起,但也不需要惡意攻擊人,這才是政黨政治與選舉的主軸,平常把政策做好,選舉自然就會反應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