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美中兩大國之間 什麼是拖累台灣實質利益的最大障礙?

易經天地

台灣夾在美中之間,最重要的就是認清自己的利益,伺機抬高身價,換取最大的利益。(攝影/黃威彬)

在這篇文章開始之前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最近發生的幾個事件:

第一:吳祥輝控訴柯文哲使用活體器官案。

第二:吳音寧北農改建案。

第三:張天欽促轉會打手案。

第四:柯文哲嘲笑民進黨養虎為患案。

過去很多年,台灣一直陷入在意識形態的紛擾之中。大家都看得明白:當政治立場一改變,政治人物的是非標準就改變。曾經支持的人,只要有一天共同利益消失了,當初支持他的理由也就都不存在了,下狠手的猙獰嘴臉,也就不奇怪了。隨著政黨輪流執政成為常態,每一個政治人物都可以找到對手也曾經犯過錯的前例,爭功諉過,你牽拖我我牽拖你,就成為拖累台灣實質利益的主要障礙。

要怎麼改變這樣的現實呢?很簡單,現實的問題,就用現實的方法來改變。

當爭議發生時,給你四個建議:

不去考慮那些虛無飄渺的大道理

看看怎麼做能帶來具體的改變?

改變的成本是否大到難以推行?

什麼具體改變能帶來具體的利益?

只要做到這四點,看不清楚的爭議,就會非常明白了。

回到以上四個案例:

第一案:吳控柯使用活體器官案

吳祥輝控訴柯文哲使用活體器官案,事件中全部的資料來源都是柯文哲醫師接受採訪的內容,我們可以簡單整理成以下三個層面:

柯文哲醫師有沒有為台灣的病患爭取最大被救治的機會?柯文哲醫師是否協助大陸的器官移植環境建立標準?柯文哲醫師協助建立的標準,未來會不會降低活體器官被濫用的機率?

回到這個案例中,柯文哲醫師在他當時的立場上,是應該對多方做出具體的貢獻?還是為了避免道德爭議,什麼都撒手不管?哪一個選項比較好?落實到具體,你很容易做出判斷。

第二案:北農改建案

現實生活中,如果一個新任的總經理,對巨大工程的建設案要改變設計,當然可以。但落實到具體,要怎麼改變呢?首先,總經理對相關所有權人,要具體地進行說服,用最大的積極度尋求共識。

至於總經理喜不喜歡用臉書發文?又該不該對外訴求?我們不予置評。但是落實到具體中,又該怎麼做呢?如果沒有進行密集的遊說和溝通、沒試圖去達成多方利益的妥協,單純放話或提出書面建議,能做成事嗎?繼續這樣的做法,即使是大樓前要不要多放兩尊石獅子,都可以吵成一團,何況是百億以上的建設案呢?

這樣的做法好不好,連小學生都可以判斷的出來。如果單純因為和對方的立場不同,就事先認定對方聽不進去,從而不願意頻繁溝通,或透過任何體制外的方法,如質詢或臉書來放話了事,那肯定是成不了事的。當然,如果本來就以成不了事為目的,那另當別論。就算為了破局而破局,該做的努力也要先做,不然就算哪天你上台了,該做的努力沒做,只是換人反對你而已。長此以往,所謂的愛台灣和護土地,都只是拖累台灣的實質利益的託辭而已。

第三:張天欽促轉會東廠打手案

一個單位的副手,言行出現了重大瑕疵,那就趕快撤換或是自行辭職。政治任命政治負責,選票即將反映民意。但任何政治人物趁機無限上綱,或再去東拉西扯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都沒有實質意義。

第四.:柯文哲市長嘲笑執政黨養虎為患案。

一個務實的市長,就算不能做到投桃報李,至少也不能過河拆橋。因為一時選舉利益,而把別人家裡的事情拿來說事,像是什麼太子太后,老實說,關你市長什麼事?就算有一天選上總統又如何?如果曾被言語羞辱過、有點尊嚴的人都不來幫忙,光靠四個女人,如何維持一個國家機器?

在前文  易經天地》市長?總統?兩岸風雲? 給柯文哲市長的四個占卦建議中,特別提到即使開打,也要全人之城、全人之兵,上兵伐謀,其次伐交,不想得到最壞的結果,謹言慎行絕對是重中之重。這段日子看下來,柯市長的進步頗為有限。

為什麼特別提這四個案子?因為這四個案子反映台灣政治紛擾中的典型現象。沒有中心思想的黨派、只問立場不問是非、過河拆橋、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等等......這些行為雖不適當,但政黨政治走到今日,本來就留於娛樂化、庸俗化,全球皆然,未來也難以改變。政治人物改變不了,倒也還好。只是如果掌握選票的我們,也淹沒在政治紛擾中,那就真的是不可取了。

台灣的實質利益是甚麼?

要在庸俗化的世界中,維持良好的判斷力,那首先要非常的清楚的認識:第一、我們的實質利益是什麼?台灣實質的利益又是什麼?第二、 我們怎麼樣具體的落實?在落實中,又要如何得到實質的利益?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我們就不能避免政治人物提出一堆亂七八糟奇想,像是忠孝東路切兩半、查封黨產會、市長嘲笑執政黨等。如果選民不能務實思考,只喜歡生猛刺激,那政治人物不計毀譽的粉墨登場,也就難以避免了。

說到台灣實質的利益,我們就具體的來談,未來美中之爭當中,台灣的前景,以及最佳的策略是什麼。首先,來看台灣與中國的關係。雷天大壯,二六爻動。

在這個卦象中,台灣為宜變的二爻,雖被強權壓著,卻依然保有主動性,堅定自己的立場,維護自己的利益而不躁進,不押單邊也不下長注,才是台灣的最佳策略。

而中國呢?反而是被動的角色。雖然高高在上,卻進退不得,在內政、外交還有黨派權鬥白熱化的此時,對台灣的手段,也是不可躁進,才最有利。大壯則止,雙方都有內外巨大的壓力,也會有接二連三的碰撞。但碰撞歸碰撞,真正的衝突卻是絕對要避免的。

台灣夾在美中之間,最重要的就是認清自己的利益,隨著不同議題的利益而連美制中、連中制美,伺機抬高自己的身價。迴旋出自己的空間,換取最大的利益,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小國最最重要之事。所以在台灣的實質利益之前,什麼意識形態都可休矣。

強權即是真理

今日在國內政壇最講利益型態的人,不是家眷在美,就是乾脆變成日本人、美國人、中國人、新加坡人。媒體前吵鬧最大聲的人,私底下對利益的索求也越兇,只是沒臉讓我們知道而已。

在未來的局勢中,只要固守立場,以實質利益為先,不躁進不莽撞,隨著世界局勢逐步明朗,我們的前途也會逐漸開展。但要做到這一點,就有賴我們對自己的未來,更務實地考慮了。看到這裡,一定有很多朋友會不以為然。認為放棄了理想,不就是個現實的小人嗎?

其實恰恰相反,理想,是透過一連串務實、具體的實踐,來達成的。

一步步維護自己的利益、一步步透過利益來壯大自己,才能有縱橫於大國之間的實力。強權即是真理,即使我們做不到俾斯麥所說的,至少也要透過具體的行動來厚實國力。我們的腦筋清楚了,台灣的利益明白了,別人才能計算與我們合作的損益,進而成為槓桿,退而變成牌桌上的王牌,我們也才能維護自己的生存與尊嚴,得到最好的結果。如果只在虛無飄渺間吵來吵去,最後連當籌碼的價值都沒有,成為棄子,也就是逃脫不掉的命運了。

而歷史上,像我們這樣夾在兩大之間的小國,最糟的結果呢?那就是誤信一堆只會高談理想、理念,不在乎國家實質利益,卻會為了個人恩怨而鬥爭到底的人。亡國之徒,莫此為甚。談完了兩岸,下一週,我們就來為大家分析台美之間競合的關係。

各位朋友,我們下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