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醫療?台大醫院工會抗議:用休假進修、證照沒更新罰2千不合理

醫護過勞

從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台北醫院護理之家大火案護師醫療工會抗議爭取「三班合理護病比」,到上週成大醫院體循師開刀房砍人事件,無一不顯出台灣醫護血汗、人力短缺過勞等現象。

昨(5日)上午,台大醫院企業工會也召開記者會,揭露醫院長期要求醫療人員「自假」(指醫療人員的上課時數不被採計為工時)修習院內各項必修課程,且若沒拿到學分將無法留在原單位繼續工作,或面臨降薪處分,工會希望與院方展開「勞資爭議調解」,針對自假議題進行協商。

工會訴求包括,凡是醫院規定院內員工必須修習的必修學分,就應將上課時數認定為工作時間,依此原則調整員工班表,若因上課導致延遲下班則應給予加班費。「事實上,自假上課不只是台大醫院內部的現象,也是台灣各大醫院普遍的現象!」台大醫院企業工會秘書陳宗欣表示。

自假上課時數有多少?工會指出,醫院規定每位醫事人員每年須修滿感染控制與消防安全的面授學分,護理師每年另有3小時的跨領域必修學分,但醫療業務繁重,往往無法將手上的病人照護工作交給同事,只好利用下班時間前往聽課,自然也沒有加班費。

工會訴求包括,凡是醫院規定院內員工必須修習的必修學分,就應將上課時數認定為工作時間,依此原則調整員工班表,若因上課導致延遲下班則應給予加班費。(攝影/陳稚華)

連續2個月沒休息、證照沒更新再罰2千》急診護理師:很累

台大醫院企業工會理事長郭豐慈表示,自己是急診護理師,單位最少需要有ACLS(高級心臟救命術)、ICU training(加護病房訓練),甚至需要到TNTP(外傷護理訓練)、PALS(高級小兒救命術)等證照,以加護病房訓練為例,護理師除表定每週40工時外,每週額外更得花3天至少12小時在原先的休息時間上課,使護理師睡眠不足、休息時間中斷,宛如連月天天在醫院度過。

「就職以來,覺得最累的就是接受加護病房訓練那段時間,這是2-3個月的課程、都是用休假時間上課,從每天早上8點到下午5點,等於週一到日整整2個多月都沒休息到。」郭豐慈還提到,如果證照過期的話醫師每月罰2千元、護理師罰1千、報名課程沒去上者再罰2千。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廖郁雯也表示,常接到醫療人員投訴,「因為醫師還未納入勞基法,所以沒辦法像護理師一樣爭取上課採計工時,但事實上目前衛福部公告的住院醫師工時指引就有規範,若是這些非自願性質的繼續教育(會影響升等考績等會議課程),應納入工時計算。」

現任台大外科病房護理師、工會常務理事孫韶駿表示,其實早在今年7月工會就正式發函給醫院,要求將「反對自假上課」列為首要協商事項,但院方1個多月都毫無回應。之後工會又於8月底向台北市政府提出勞資爭議調解、勞動檢查。陳宗欣補充,事實上在26年前,政府就已函釋禁止雇主強制員工參加教育訓練工作、卻不計入工作時數一事,「無論從醫護勞動條件、病人安全或者法律角度來看,醫院都應當將休息時間即刻還給醫療人員。」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法律顧問王碩也表示,從法令遵循的角度來說,會建議雇主在排班時,應注意醫事人員在班表中哪個時段要去參加教育訓練,如果遇到換班時,也要特別注意落實法定的輪班間隔休息時數。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法律顧問王碩(中)建議雇主在排班時,應注意醫事人員在班表中教育訓練時間,如遇換班時,也要特別注意落實法定的輪班間隔休息時數。(攝影/陳稚華)

台大外科病房護理師孫韶駿表示,他並不認為工會和院方是敵對關係,但台大是台灣醫學中心龍頭,希望能帶頭改善並維護勞工權益、病人安全。(攝影/陳稚華)

成大體循師砍人案疑因休假不成,遭職場霸凌?

針對日前成大醫院林姓體循師,疑似因休假不被允許遭職場霸凌,憤而在開刀房對陳姓護理師行兇一事,對此王碩表示,砍人行為本身當然不對,對於成大實際排班的狀況也不是很清楚,「但這個問題第一個層面就是,台灣體循師人數本來就很少,據身邊醫師朋友透漏,體循師為了要維持病人的生命,身心承受的壓力相當大,如果真的是他排班休假遇到攔阻,院方確實在制度面上需要檢討。」

但體循師人力真的不足,該怎麼辦?王碩認為這關乎全台的總醫護人力跟總需求問題,「如果兩者不平衡,就是價值取捨的問題;但如果今天不是總人力失衡問題,這時候衛政署管機關就要考慮調度的問題,是不是派地區的緊急應變中心或是衛生局可以應變處理?衛政機關應該要去做這個(供需人力)統計。」

與院方調解未達成共識》工會:會繼續努力

昨日下午,台大醫院企業工會和勞動部舉行勞資爭議的調解,經過3個多小時最後仍協調失敗,陳宗欣表示,勞資雙方認知有極大差異,「目前沒有下次調解,但這只是第一次,接下來還是會繼續努力爭取,希望院方、勞檢單位能聽到我們的聲音。」

孫韶駿表示,他並不認為工會和院方是敵對關係,「台大是台灣醫學中心首屈一指的龍頭,希望能帶頭改善並維護勞工權益、病人安全,並讓勞方、資方、病人及家屬方達到三贏的局面,否則台灣將繼續走血汗醫療的老路,對照護品質也會造成負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