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8城市戒嚴》經濟奇蹟背後的暗影...物價高漲、貧富不均

國際政治

「我們已經處於戰爭中。」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10月20日晚間發表聲明,除了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外,南北其他7個城市也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軍方則宣布實施宵禁。

智利當局10月6日開始將地鐵費用調漲新台幣1.3元,學生隨即發起示威抗議,18日衝突激化,19日皮涅拉中止漲價政策。

然而民眾的抗爭並未就此平息,畢竟調漲只是釋放民眾怒火的臨門一腳,究其根本,鼓吹自由貿易的智利儘管富裕,底層人民卻也因物價日益高漲,財富分配不均而掙扎求存。

軍人重回街頭!智利「白色恐怖」陰影再現…

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從19日進入緊急狀態,20日該狀態擴張至第二大城瓦巴萊索(Valparaiso)、安托法加斯塔(Antofagasta)、瓦迪比亞(Valdivia)、奇廉(Chillan)、塔爾卡(Talca)、德慕科(Temuco)和旁達阿里納(Punta Arenas),等於全國4成人口現處於緊急狀態。

緊急狀態可持續15日,由軍方接掌國內維安秩序,人民的移動自由與集會權利受到限制,而破壞公共秩序者最重可判20年有期徒刑。

智利70至90年代深陷軍政府統治下的「白色恐怖」,因此士兵與坦克再次出現在智利街頭,挑起民眾敏感神經。

軍方也在20日晚間宣布在聖地牙哥等地實施宵禁,時間是20日晚上7點至21日上午6點,即便如此,宵禁時街頭仍有大規模示威。

智利總統:「我們處於戰爭中」

自從政府宣布調漲地鐵票價,智利各大城一連好幾天舉行示威抗議。18日衝突愈漸激烈,皮涅拉19日表示自己謙虛傾聽民意後,決定暫停漲價政策,但民憤並未因此平息。

「我們已經處於戰爭之中,」皮涅拉在聖地牙哥陸軍總部發表聲明,「致力對抗使用暴力毫無節制的強大敵人。」

皮涅拉說,「明(21)日將是艱難的一天,我們很清楚暴動者具備某種程度的組織和後勤,顯為典型犯罪組織。」21日聖地牙哥地鐵和公車系統僅部分會營運,醫院及一些學校、托兒所同樣暫停服務。

皮涅拉屬保守派,這是他第二次出任總統。企業家出身的他,不僅跨足金融、不動產、建築、出版、航空、電視台、體運各界,也是美國蘋果公司在智利的官方代理。

學香港癱瘓地鐵,智利學生「集體逃票」跳閘門

10月初政府宣布調漲大眾運輸票價後,學生發起抗議活動「集體逃票(evasión masiva)」,即在沒有付費的情況下通過票口閘門進入月台,他們的口號之一就是「逃票不付錢,抗爭新方法」。

事實上智利民主化後,許多重要抗爭都是由學生領導,他們這次癱瘓地鐵的策略,和加泰隆尼亞示威塞爆機場一樣,是受到香港不合作運動啟發。

聖地牙哥20日多處交通封鎖,港口、國際機場陷入混亂,許多航班取消或重新排程,地鐵從18日開始關閉,大部分交通工具和商店都暫停營運。

智利示威者放火燒公車、破壞地鐵站並與鎮暴警察發生衝突,軍警也以催淚瓦斯和水砲車反制。根據查德威克,聖地牙哥目前部署了1萬500名維安人員,且不排除再強化警備。

他指出,光20日便發生70起「嚴重暴力事件」,包括40多家超市和商店遭到打劫。另外,聖地牙哥郊區一家成衣廠遭到搶劫者縱火,導致5人死亡,還有3人也在縱火搶劫中身亡,兩人受到警方槍傷,因此死亡人數應該高於內政部所統計的7人。

檢察官表示,截至20日中午為止已有1462人遭到檢控。

9年漲10次!交通費佔低收入戶薪資1-3成

智利調漲聖地牙哥地鐵費用,尖峰與離峰時段票價各漲30披索(新台幣1.3元),超越阿根廷成為交通費最貴的拉美國家。

嚴格來說,這次調漲並不特別劇烈,離峰時段延長15分鐘、降價30披索,且並未影響學生票和敬老票。然而,要理解智利民眾何以對地鐵漲價出奇憤怒,必須更宏觀地看待這個問題。

首先,搭乘智利地鐵一年比一年貴,9年來已調漲過10餘次,今(2019)年已調漲50披索(新台幣2.1元),2010年更創下最高紀錄一口氣漲120披索(新台幣5元)。

再者,智利最低薪資為一個月423美元(約新台幣1萬2927元),學者指出對於低收入家庭,交通費可佔其收入3成。

即便做最保守估計,以最便宜的極離峰時刻計費,假設一天搭兩趟來回、一個月算22天(即除了工作外完全不使用大眾運輸),交通費也佔最低薪資近1成。相形之下,台北捷運若以一個月1280元吃到飽計,僅佔最低薪資2萬3100元5.5%。

智利「經濟奇蹟」背後的暗影…

智利是拉丁美洲國家中最富裕、穩定的國家之一,並在軍事獨裁時期因採用「新自由主義」政策,經濟快速成長、繁榮,曾獲諾貝爾獎的美國經濟學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將之譽為「經濟奇蹟」。

民主化後,智利依然擁抱自由主義、擁護自由貿易,如今它是全世界簽訂最多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之一,即便是地球另一端的台灣,也能在超市買到智利生產的水果與海鮮。

然而,地鐵漲價所激起的憤怒,瞬間引爆智利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社會動亂,反映出智利其實對物價高漲、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早就積怨已久,並要求經濟改革。

根據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CEPAL),2017年高居智利頂層1%的富人坐擁全國26.5%的財富,而底層50%的人僅有2.1%。

而智利一半的勞工階級一個月只領562美元(約新台幣1萬7175元)或者更低。這樣的薪資水準,讓示威者無法接受地鐵一而再、再而三調漲,也害怕接下來政府就會拿能源、電力、水的價格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