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總統大選》經濟危機助裴隆派勝選 通貨膨脹壓垮現任執政者馬克里…

國際政治

10月27日阿根廷舉行總統大選,反對黨的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與副手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贏過親商的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這代表阿根廷經濟將再次「左轉」。

阿根廷經濟疲弱多年,馬克里的自由開放改革一度帶來希望。然而在國際局勢與施政失當夾殺下,阿根廷披索2018年暴跌50%、通貨膨脹47.6%創下新高,至今依然處於動盪中,因此使裴隆派(peronist)及其代表人物費南德茲得以敗部復活,重返執政。

急右轉後又左轉?阿根廷政治「左彎十八拐」

艾柏托與費南德茲在第一輪選舉以8%之差勝出,其得票率為48%,而現任總統馬克里為40%。

根據阿根廷選舉法,候選人在第一輪選舉中贏得45%以上選票即勝選,無須進入第二輪選舉。因此,艾柏托與費南德茲將於12月10日正式就職。

「政權再次回到人民手上!」27日晚間艾柏托與支持他的「眾人陣線黨(Frente de Todos)」一同慶祝勝利,敗選的馬克里則保證將有條不紊地進行政權轉移,兩人預計於28日會面討論相關事宜。

BBC分析師帕多(Daniel Pardo)指出,兩名候選人的差距其實並不如預期,阿根廷經濟如此動盪之下,8%之差並非壓倒性勝利,反而反映出阿根廷人民向左、右兩極分化的趨勢。

二戰期間阿根廷大發「戰爭財」,一躍成為世界前六大經濟體之一,且由於該國人口多為歐洲移民及其後裔,它也是歐化及教育程度最高的拉美國家。然而,近年阿根廷經濟危機不斷,貧窮人口及通貨膨脹居高不下,讓「南美巴黎」這個稱號失色不少。

2015年馬克里上台時矢言改善經濟,以親商自由主義政策帶領全國「急右轉」,然而改革並未見效,甚至讓阿根廷陷入更悲慘的境地,為裴隆派創造捲土重來的條件,而裴隆派的代表人物正是前總統暨前第一夫人費南德茲。

阿根廷版《為副不仁》?從第一夫人、總統到副總統...

艾柏托風光當選,擔任副手搭檔的費南德茲功不可沒,甚至有人直批艾柏托只不過是一個棋子或幌子,費南德茲才是真正的幕後總統,彷彿將要上演阿根廷版的《為副不仁》

繼丈夫基西納(Nestor Kirchner)之後,第一夫人費南德茲在2007至2015年間擔任阿根廷總統。然而,執政後期她多起貪汙案纏身,下台時被認為政治生命氣數已盡,裴隆派也一蹶不振,孰料她竟能在2019年大選敗部復活。

就算放眼全球,費南德茲大概也是少數曾擔任總統、副總統和第一夫人「三冠王」的政治人物。(圖片來源/Twitter@CFKArgentina)

這次她聰明地退居為艾柏托的副手,低調輔選,不搶走他的鋒頭。如此一來,她的復出不僅能號召死忠裴隆份子「歸位」,由溫和且無貪腐紀錄的艾柏托出馬競選總統,也有助恢復裴隆派的形象與團結,並拉攏中間選民。

事實證明費南德茲打艾柏托這張牌是對的,裴隆派將強勢回歸,再次主掌阿根廷。

「費南德茲掌握著裴隆派團結的關鍵,因為她自己就是導致分裂的因子。」《法國世界外交論衡月刊(Le Monde Diplomatique)》評論南美事務的政治學家納塔森(José Natanson)表示。

費南德茲手腕之微妙,連新科總統艾柏托都曾這麼評價,「和她共事成事不足,但沒有她你也做不了任何事。」

艾柏托曾在基西納與費南德茲夫婦底下擔任總統府幕僚長,然於2008年辭職,後常重砲批評費南德茲的施政。因此兩人本次搭檔競選,頗有摒棄成見攜手合作的大氣之意,也讓選民感到新鮮。

阿根廷大危機!披索狂貶50%、通貨膨脹狂飆47.6%... 

話說回來,馬克里的失敗追根究柢,在於經濟危機。

「馬克里無力穩定阿根廷宏觀經濟的基本變數。」政治分析師卡蘇約(María Esperanza Casullo)表示若非如此,馬克里連任的機會相當高,證據是兩年前國會選舉馬克里派依然大獲全勝。

2018年阿根廷披索狂貶50%,2019年仍不見起色,而幣值暴跌帶來災難性的影響,阿根廷通貨膨脹狂飆47.6%,創下27年來新高,此外還有10%人口掉到貧窮線下。

阿根廷披索兌美元圖,2015、2018年披索都經歷了雪崩式暴跌,至今仍然每下愈況。(圖片來源/XE.com截圖)

諷刺的是,這簡直與馬克里當初開的競選支票完全相反,當時他還承諾要「消除貧窮和通貨膨脹」。

「民眾是根據口袋投票的。」政治學教授克魯茲(Facundo Cruz)總結,「艾柏托和費南德茲的勝利,反映馬克里無力實踐自己的諾言。」

當阿根廷想擁抱世界時,世界正在關上大門…

對於馬克里「過度樂觀」的膨風諾言,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社會科學系教授杜佛(Gustavo Dufour)將之歸因於缺乏政治經驗。

儘管馬克里並非政治素人,但他過去大半職涯是奉獻給企業經營與足球俱樂部,2001年他才投入政壇。

費南德茲夫婦執政的12年期間(2003-2015),採取社會主義經濟政策的阿根廷與過去盟友疏遠,例如美國和歐盟,因此馬克里誓言讓阿根廷重新與國際(西方)社會接軌。

然而,儘管重拾外交友誼,2018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高峰會也成功落幕,投資卻並未如預期般蜂擁而至,反而吸引投機投資客入場,最終導致2018、2019年阿根廷貨幣危機。

其實馬克里也算是時運不濟,上台時恰逢世界經濟從自由開放轉趨封閉保守的過渡期,其中最代表性的,當然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貿易保護主義。

「馬克里正想擁抱世界時,這個世界卻在關上大門。」克魯茲評論。就是這樣的先天不良,再加上他自己的後天不足,使他選舉失利,阿根廷再次重返左派懷抱。